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説連載 |蘭臺笑 第十二章(上)

發布於
又歡快地把唐七揍了一頓哈哈哈,誰説主角不可以被猛砍的

唐七這個人吧,說起來也挺怪的。明明是個唐門子弟,卻絕少用暗器,暗器上也絕不餵毒。江湖上說起唐七,少不得都要違心誇一聲七哥暗器妙絕天下,但是其實真看到過的卻沒幾個人。

此時李未見了唐七的飛刀,只覺得莫名玄妙,心下翻來覆去琢磨半天,只是不敢開口。李崇道:“你是不是覺得這幾把飛刀不應殺了秦二?” 李未搖頭道:“並無半分勁力。” 李崇猶豫道:“我也只看得懂幾分。他應先是以鐵砂誘那秦二反守為攻,再算準了秦二收音的時刻,秦二勁力一收,就如海水漲潮後退潮一般,卷得魚蝦水草回去。是故有幾片碎刀並無破風之聲,瞞過了秦二的耳目。” 李未道:”還有那背後冒出來的一刀呢?” 李崇道:”這我也沒看清楚。似乎是有被幾片碎刀一一激蕩,漸次轉了方向。不過因何同時發刀卻有先有後,為何能算準碎刀的所在,我也琢磨不透。”

李未急推李崇道:“公子爺別琢磨了,趕快救一救七哥。師傅好像發怒了。”

李崇道:“莫慌,再看一會兒。”

李未道:“公子爺,你是不是早知道師傅來了?”

李崇道:“噓”。

那人已發雷霆之怒,唐七卻似有恃無恐,仍是懶洋洋躺在地上,一點起來的意思也沒有:”今日我已重傷,跟你算是打不痛快了。尊駕若是趁今日殺了我,難道心裏不癢癢?日後想起來,會不會覺得暴殄天物?”

那人哈哈一笑:”就算暴殄天物,也好過養虎遺患,日後想起來日夜難眠,坐立不安。”

唐七嘖嘖兩聲,笑道:”這麽看我今天是死定了?”

那人道:”你還有什麽遺言,不妨說來聽聽。看在你相護那兩個小子的份上,若是有什麽放不下的事情,某家便替你做了也無不可。”

唐七想了想,搖頭道:”原本也沒有什麽大事。倒是尊駕這樣一說,倒讓某想起了一件天大的事情。”

那人奇道:”何事?”

唐七笑道:”原以為以後還能打一架,現在看起來是打不上啦。此事尊駕心裏不癢癢,唐某心裏可放不下。不如今日就打上一架如何?打完了唐某就可以放心去死了。”

李未聽得眼睛都紅了,挺身就要沖出去。李崇連忙按住他,小聲說道:”且慢,他這是使壞那。”說著吃吃笑起來:”他這是生怕師傅心不癢癢啊。” 見李未怒目而視,連忙笑道:”你放心,他們打完了我一定拉住師傅。”

李未道:”公子爺,七哥都站不起來了還要打架。你就不怕他打不完?”

卻聽那人也笑道:”我倒是可以不用內勁,用了內勁就算我輸。不過……只怕你起也起不來了吧?”

唐七悶咳幾聲,方續道:“這原也不妨,一提起打架唐某就精神百倍,這點氣力總是有的。” 說著還真是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也不知她從哪裏找了一支枯枝在手,此時左手拄枝而立,明明是一個風吹就倒的人,看上去居然渾身透著一股森然殺意,看得李未汗毛倒豎。

那人半晌無言,似乎是上下打量唐七,又似乎是等他自己跌倒。可惜唐七雖然顫顫巍巍,卻偏偏不倒。那人等了半天,終於笑道:”你待如何打架?”

唐七哈哈一笑,一揮手幾柄飛刀直射過去,口中叫道:”離位,攻你環跳、命門、大椎。” 那人略略側身,已閃過飛刀。也不見他有什麽動作,幾聲尖銳的破風之聲向著唐七而來。那人叫道:“神庭,陽白。” 唐七右手一一翻,手指連彈,那破風之聲已戛然而止。唐七笑道:“坎轉巽,點你湧泉”。

原來這二人一邊手裏較量暗器,一邊口中竟然比劃起招式變化來。這一場相隔數丈的比試,讓李崇李未二人看得心動神馳。倏忽之間二人已過了四五十招,唐七已是搖搖欲墜,那人也越逼越近。忽然聽到唐七低喝一聲:”著“。只見一片極細小的暗器帶著燦爛的銀光,如流星逐月,直奔那人而去。

那人數十招間被唐七暗器逼得不斷前躍,此時唐七所用招數直指他身側數個大穴,背後尚有三枚鉄蒺藜。唐七此人甚是狡猾,若是真的動手,只怕他未必真的能攻到此處。但是此時他隨口一講,卻令人不得不救。無奈之下只得再踏上兩步。二人相距已本已不足一丈,此時見唐七銀針來勢綿密急遽,情勢已甚是凶險。伸手去摸時,身上暗器卻已用光。電光火石之間那人一掌迎出,內勁到處早將那一片銀針盡數震落。

只聽有人大叫:“師傅,手下留情。” 兩條人影竄出。李崇大張雙手攔在那人身前,李未一把扶住了唐七。唐七又嘔出一口鮮血,微微喘道:“承讓。”

那人楞了一下,怒道:“狡猾。”

兩人當時相距甚近,那一掌的勁力到底未能躲開。唐七此時只覺得胸前冰涼一片,四肢卻一片火熱,冷熱交攻之下甚是難過。她忽然想起一事,一时心中略定,嘴裏卻不動聲色地笑道:“不錯,那些招數我未必真的使得出來。就是使出來了以你內力之強,也未必攻得近身。只可惜……你算是猜不出哪些我使得出,哪些我使不出啦。”

那人忽然哈哈大笑起來:“也罷,你帶的暗器到底是比我多,今日就算你贏了一場。” 說著一轉身叫道:“崇兒,阿未,走了。”

李未道:“公子爺,我留下來照顧七哥幾天。”

那人斥道:“留左腿砍左腿,留右腿砍右腿。” 頓一頓又道:“砍他的。”

唉,還真是,狠絕人寰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十一章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十章(下)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十章 (上)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