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九章 (下)

發布於
那青年喏喏道:”我是書生的書童。”

李未湊上來說到:“公子爺,怎麽辦?” 李崇知他之意,低聲道:“外頭雨大,只怕走不脫。” 李未道:“那我去相幫那小子。” 李崇微微搖頭:“這會兒莫要出去。” 又嘆道:“可惜了馬。只怕很快就要動手了,你趕快吃點東西吧。吳媽媽的小兒子,虧你想得出。”

就在此時,只聽外面有人砓砓笑道:“有沒有上京趕考的書生?快快乖乖洗幹凈脖子,等老娘來砍。” 李未大喝:“你是何人?” 那人笑道:“我就是被趕考的書生騙得家破人亡的人。” 她話音未落,只聽周圍一群人哄堂大笑道:“還有我,還有我,趕考的書生騙了我妹子。“ “趕考書生搶了我家的田地。“ 還偷了我家的馬”一時眾人七嘴八舌,只聽東南西北戲虐之音不絕,顯是已將此廟團團圍住。

李未道:“那小子呢?” 李崇道:“看熱鬧呢。” 說著一把推開窗子慘叫道:“殺人啦!七弟救命啊!”

外頭有人顫顫巍巍道:“不會是唐七吧?” 又有人道:“不會不會,上京趕考的書生怎麽會認識唐七。” “我看說不定是張七,李七“。“也說不定是王七,趙七。“ 一群人說得高興起來,嘻嘻哈哈大笑之間不絕。一時一開頭的女人又嬌笑道:“既然不是唐七,那趕快洗脖子,洗得幹凈一點。”

李崇大叫:”唐七,唐七快來救人!”

唐七之名看來頗有驅鬼之用,李崇叫了兩聲之後外頭果然靜了下來。片刻之後就像炸了鍋一樣亂了起來。“哎呀真的是唐七” “這可怎麽辦” “逃吧逃吧” “逃不了吧” “逃不了就拼了吧” “先把進京趕考的書生宰了再說吧”“對對對,殺了也就不虧了” 那開頭之人又笑問:“既然要殺…… 脖子洗好了嗎?”

只聽四面八方幾十個人一起一陣哄堂大笑,嘻嘻哈哈之聲不絕。忽然幾十人一起呼喝:”脖子洗好了嗎?”

還有人哈哈大笑:“真以為咱們怕了唐七。” ”哈哈哈笑死人,乳臭未幹的小子。” ”先殺了這小子,再砍唐七。” “對對對,砍了唐七再回家。” “讓唐七也洗幹凈脖子。”

李未心說,這個什麽唐七看起來也不太好用阿。

話音未絕,一個人聘聘婷婷地走了進來。只見她白衫烏發,滿身滿頭都是簪環釵釧——竟位窈窕女郎。那女郎進門之後深深一福,嫣然笑道:”這位書生,老娘的刀已經磨好啦……你的脖子洗好了嗎?” 她姿態嫻雅,吐字如蘭,所說之話卻如此粗俗不堪,實在令人吃驚。

李未上前一步擋在李崇身前,喝到:”什麽妖魔鬼怪。” 只聽四下裏又是一陣哄笑不絕。那女郎耐心等笑聲平息了,才嬌笑道:”趁著唐七不在,快快把脖子伸出來吧。” 話音未落,這絕美的女郎長袖輕揚,竟然舞了起來。

你見過露水在荷花上滾動嗎?你見過竹枝在月下輕搖嗎?你見過漫天紅霞裏的一抹淡紫的天空嗎?李未手中本已握了一把刀,但是此時只覺得一時之間風聲,雨聲,人聲俱都隱去,天地間仿佛只有這一舞。

李未居然在生死關頭呆住了,所以他並沒有看見那美人也笑了。甜蜜的笑,卻帶了幾分譏誚之意。她的青蔥玉手,掌緣忽然蒙上一層胭脂嫣紅。那美人曼聲道:“我就是一舞傾城李湖衣。”

腰肢回轉,如萬花齊落,李湖衣眼波流轉,暈生雙頰。仔細看去,才能看見她唇邊的一縷冷笑。冷笑中她的一雙手掌緣紅的愈加驚心動魄,一瞬間就轉為落霞一樣的耀眼,襯著白玉一樣的手指,又詭異,又神秘。

如同一片落霞,她的手直切李崇後頸!

李崇突然放聲長歌:“二十四橋明月夜……”唱到一半,忽然咳嗽起來。他咳嗽得可真厲害,咳嗽得腰都彎了下來。破碎的咳嗽聲尚未斷絕,又勉強唱道:“玉人,咳咳咳,何處,教,教,咳咳,吹……咳咳咳”。

這時斷時續的歌聲可真是惱人,李湖衣舞得正急,仿佛突然崴了一下腳,招式已經用老。李未如夢初醒,一手執刀,一手攜著李崇飛身後退幾步,神智已復。

李湖衣一聲冷笑,縱聲長吟:“天長地久,人生幾何?”嘯聲中她的身子驟然拔起,輕輕一個轉折,兩條袖子如飛龍在天,正是湖衣十三舞中的何見罰於黃天。一舞傾城李湖衣,湖衣十三舞招招致人死命,招式卻偏偏如流雲飛散,似百花無言。

李湖衣嘴角的冷笑變作獰笑,她的手已經堪堪碰到李崇的後頸,李崇卻忽然笑了。他大笑道:“生死無覺,不洗脖子……好走不送。” 只聽一聲脆響,一道驚鴻飛起,如蛟龍逐濤,直斬李湖衣的右手。李湖衣急退,再看時卻見那個長隨一樣的青年,手握一把精光四射的短刃,已護在李崇身前。

李湖衣森然道:”你是誰?”

那青年喏喏道:”我是書生的書童。”

那青年喏喏道:”我是書生的書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説連載 | 蘭臺笑 第九章(上)

兰台笑 第一章

小說連載 | 蘭台笑 第八章(上)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