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說連載 蘭台笑| 第四卷 第六章(下)

發布於
並不吃驚,但是還是很令人遺憾

蘇遲再無疑惑,顫聲說道:「你是……阿離?你是阿離!」

唐七微微一笑,隨手將橫絕遞給顏峻,轉身面向臺下,高聲說道:「顧帥之事,我心中一直有疑。去歲我北上幽州,便是要探一探含章劍的下落。顧帥隕落,含章劍曾歸入宮中,大夥兒只道這劍是在山上拾得的。康元三年,陛下親祭陣亡將士的時候,所用的便是含章。此事天下皆知,我請問少林、崆峒、昆侖、羅浮各派尊長,是也不是?」這幾個門派的掌門紛紛點頭,說道:「正是。」

唐七點了點頭,續道:「我輾轉得知宮中失了此劍,心中便起了疑。含章劍乃是蔡彥所贈,若非蔡彥,我實在不知天下還有何人,幹冒大險也要盜得此劍。天下皆以為蔡彥已死,他若還在大雍,以他四絕的名頭,斷不能這許多年毫無消息。恰巧聽聞軍師秦炎接了一趟鏢,要押去幽州。因此我便改了形貌,偷偷跟隨他去了北楚。」

聽到這裏,不少人紛紛點頭。唐七突然北上刺蔡,眾人猜測已久,都不知他因何而往。這樣一說,倒也合情合理。也有人心中暗暗想道:他怎知宮中失劍?又是如何得知含章劍的來歷?這樣一想,可知唐七與宮中恐怕也有聯系,不由心中生了敬畏之意。

唐七續道:「秦炎一入北楚,便被趙哲那廝盯上,一路派了不少人前來試探。我二人行至保州城外,遇到了宇文敬德與喬南豐攔路。當日,宇文敬德說了一句話……」

——王爺還沒有宰他,老子還沒有宰他,他憑什麽就死了?等日後老子下去了倒要好好問問他,死在那幾個窩囊廢手裏,他丟人不丟人?

「宇文敬德雖然打仗不行,」少年人唇邊漾起一絲笑意,仿佛想起了什麽,頓了一頓方說道:「但是為人磊落,從無虛言。陳先鋒,此言是也不是?」

陳鳳眠自剛才便被謝城製住,掙紮半晌,卻覺得胸口仿佛壓了一塊大石一樣,連話也說不出來。此時忽然覺得胸口一松,脫口而出:「正是!」

唐七點了點頭:「他既然說不是他,那便不是他。陳先鋒上山的時候,行兇之人已經走了,宇文敬德與喬南豐是後來殺到而已。宇文敬德顯然知道是誰下的手,下手的人必非趙哲屬下。」

「後來,我到得幽州,又跟著秦炎混進了趙哲府中。便在那裏見到了蔡彥,他果然未死!我言語挑撥,問出了一件事,」唐七驟然轉身,兩眼緊盯蘇遲,緩緩說道:「當日,蔡彥也在山上。顧帥是見了他,不由才心灰意冷,當著他的面橫劍自刎。將含章劍取回宮中的,正是蔡彥!諸位請想,若是當真是宇文敬德害了顧帥,奪了他的遺體,又怎麽會單單漏下含章?」

「我當日問他他可在山上,可是他逼死顧帥。他親口承認,我這才出手,比武殺了他。此事當日廳中數十人親眼所見,親耳聽聞。他所用之劍便是含章,唐某不才,中了他十三劍方才殺了他。他臨死之際說……」

——我……自去,與他賠罪……

「蔡彥才是逼死顧帥的真兇,此事板上釘釘,再無疑惑。唐某殺他,一是殺此叛國之賊,二來還有此一樁公案。此人偷生十三年,此時去死,已經晚了。」

陳鳳眠大聲說道:「萬萬沒有料到,蔡賊那時便已投靠北楚!宇文敬德定是知曉此事!這姓蘇的也必然是與他勾結……大帥這才刺他一劍!必然如此!」他轉頭向著謝城怒喝道:「放開我,我要去宰了這賊子!」

「若是顧帥要取他性命,何必毀他容貌?」唐七搖了搖頭:「蘇軍師,你十四年來對這一劍耿耿於懷,莫非你當日不知蔡彥上山?你二人,到底為何爭吵?」

蘇遲低頭遲疑說道:「我實不知蔡彥上山。爭吵之事,我不能說……」又擡頭細看唐七:「你殺了蔡彥?你傷勢如何?你……可是還帶傷?可要緊?」

他隱居已久,唐七殺得蔡彥之事他竟然不知。此時得知顾玄後人竟有如此本事,又見她瘦弱蒼白,顯然是帶傷未愈。心中一時欣喜,一時擔心,倒是擔心更多了些,便在心裏盤算如何尋人給她治傷方好。

「他做得,你們倒說不得?天下哪裏有這樣的道理!」唐七臉上神色莫測,負手而立,黑色的衣襟與黑發在夜風中亂舞,看上去像一柄出鞘的利劍:「顧帥刺你,便是要你向死而生。他並非是要保全李氏,也並非要保全自己,他要保全的是你!若是無此一劍,若是你面貌不毀,你焉能活著下山?」

「崔扈,當日可是你救了他?出事之時你並不在山上,顧帥卻料定你不久便回,是也不是?」

崔扈乃是顧玄中軍大將,十四年來杳無消息,國人只道他已在鳳凰山殉國。

唐七在臺上所說之事雖然匪夷所思,卻也自成道理。尤其是陳鳳眠、蘇遲等人都未反駁,蔡彥又的的確確為他在幽州所殺,可見此事十有八九便如他所言。眾人正聽得如醉如癡,忽聽唐七高聲呼喚,年長的心中疑惑,年少的還有的相互打聽:「誰是崔扈?」

「不錯,」有一人高聲說道:「當日天子聽聞顧帥大捷,賜下禦酒。大帥帳下人人有份,只有我因在喪中不能飲酒。大帥怕我唐突了天使,便命我出去略躲一躲,待晚間再回。誰料等我回來,山上早已成了一片血海。我在大帳之後找到了蘇軍師,幸得有人緊緊束住他的傷口,血流已緩,才留得了一條性命。我將他背下山去,連夜過江尋了大夫,十數日才救回來他這條命!我問他是何人傷他,他卻搖頭不言。我事後左思右想,做得這樣的大事,天下還有何人……」

他還待再說,蘇遲爆喝道:「崔扈!你住口!」

月亮滑過中天,幾只孤鴻在月下振翅而過,呀呀哀鳴。那人長身而起,緩緩在臉上一抹,已然揭下一張皮革一樣的東西,露出一張眉目凜然的臉:「我為何要住口?!我改名換姓,專與皇帝老兒作對,就是因為我想明白了,要殺大帥的並非別人,正是咱們的那位陛下!」

「大帥劫了趙哲的糧草,眼看便可將趙哲逐回淮北,收復中原指日可待!可是咱們的陛下啊……他擔心的不是趙哲的虎狼之師,他掛念的不是日日盼望王師的江北百姓!他心裏想著的,是大帥已經封無可封,賞無可賞!」

「顧家軍數萬將士被他屠戮殆盡,幼安,他做得,咱們便說不得嗎?你又何必為他隱瞞!」

蘇遲再無疑惑,顫聲說道:「你是……阿離?你是阿離!」

唐七微微一笑,隨手將橫絕遞給顏峻,轉身面向臺下,高聲說道:「顧帥之事,我心中一直有疑。去歲我北上幽州,便是要探一探含章劍的下落。顧帥隕落,含章劍曾歸入宮中,大夥兒只道這劍是在山上拾得的。康元三年,陛下親祭陣亡將士的時候,所用的便是含章。此事天下皆知,我請問少林、崆峒、昆侖、羅浮各派尊長,是也不是?」這幾個門派的掌門紛紛點頭,說道:「正是。」

唐七點了點頭,續道:「我輾轉得知宮中失了此劍,心中便起了疑。含章劍乃是蔡彥所贈,若非蔡彥,我實在不知天下還有何人,幹冒大險也要盜得此劍。天下皆以為蔡彥已死,他若還在大雍,以他四絕的名頭,斷不能這許多年毫無消息。恰巧聽聞軍師秦炎接了一趟鏢,要押去幽州。因此我便改了形貌,偷偷跟隨他去了北楚。」

聽到這裏,不少人紛紛點頭。唐七突然北上刺蔡,眾人猜測已久,都不知他因何而往。這樣一說,倒也合情合理。也有人心中暗暗想道:他怎知宮中失劍?又是如何得知含章劍的來歷?這樣一想,可知唐七與宮中恐怕也有聯系,不由心中生了敬畏之意。

唐七續道:「秦炎一入北楚,便被趙哲那廝盯上,一路派了不少人前來試探。我二人行至保州城外,遇到了宇文敬德與喬南豐攔路。當日,宇文敬德說了一句話……」

——王爺還沒有宰他,老子還沒有宰他,他憑什麽就死了?等日後老子下去了倒要好好問問他,死在那幾個窩囊廢手裏,他丟人不丟人?

「宇文敬德雖然打仗不行,」少年人唇邊漾起一絲笑意,仿佛想起了什麽,頓了一頓方說道:「但是為人磊落,從無虛言。陳先鋒,此言是也不是?」

陳鳳眠自剛才便被謝城製住,掙紮半晌,卻覺得胸口仿佛壓了一塊大石一樣,連話也說不出來。此時忽然覺得胸口一松,脫口而出:「正是!」

唐七點了點頭:「他既然說不是他,那便不是他。陳先鋒上山的時候,行兇之人已經走了,宇文敬德與喬南豐是後來殺到而已。宇文敬德顯然知道是誰下的手,下手的人必非趙哲屬下。」

「後來,我到得幽州,又跟著秦炎混進了趙哲府中。便在那裏見到了蔡彥,他果然未死!我言語挑撥,問出了一件事,」唐七驟然轉身,兩眼緊盯蘇遲,緩緩說道:「當日,蔡彥也在山上。顧帥是見了他,不由才心灰意冷,當著他的面橫劍自刎。將含章劍取回宮中的,正是蔡彥!諸位請想,若是當真是宇文敬德害了顧帥,奪了他的遺體,又怎麽會單單漏下含章?」

「我當日問他他可在山上,可是他逼死顧帥。他親口承認,我這才出手,比武殺了他。此事當日廳中數十人親眼所見,親耳聽聞。他所用之劍便是含章,唐某不才,中了他十三劍方才殺了他。他臨死之際說……」

——我……自去,與他賠罪……

「蔡彥才是逼死顧帥的真兇,此事板上釘釘,再無疑惑。唐某殺他,一是殺此叛國之賊,二來還有此一樁公案。此人偷生十三年,此時去死,已經晚了。」

陳鳳眠大聲說道:「萬萬沒有料到,蔡賊那時便已投靠北楚!宇文敬德定是知曉此事!這姓蘇的也必然是與他勾結……大帥這才刺他一劍!必然如此!」他轉頭向著謝城怒喝道:「放開我,我要去宰了這賊子!」

「若是顧帥要取他性命,何必毀他容貌?」唐七搖了搖頭:「蘇軍師,你十四年來對這一劍耿耿於懷,莫非你當日不知蔡彥上山?你二人,到底為何爭吵?」

蘇遲低頭遲疑說道:「我實不知蔡彥上山。爭吵之事,我不能說……」又擡頭細看唐七:「你殺了蔡彥?你傷勢如何?你……可是還帶傷?可要緊?」他隱居已久,唐七殺得蔡彥之事他竟然不知。此時得知故人後人竟有如此本事,又見她瘦弱蒼白,顯然是帶傷未愈。心中一時欣喜,一時擔心,倒是擔心更多了些,便在心裏盤算如何尋人給她治傷方好。

「他做得,你們倒說不得?天下哪裏有這樣的道理!」唐七臉上神色莫測,負手而立,黑色的衣襟與黑發在夜風中亂舞,看上去像一柄出鞘的利劍:「顧帥刺你,便是要你向死而生。他並非是要保全李氏,也並非要保全自己,他要保全的是你!若是無此一劍,若是你面貌不毀,你焉能活著下山?」

「崔扈,當日可是你救了他?出事之時你並不在山上,顧帥卻料定你不久便回,是也不是?」

崔扈乃是顧玄中軍大將,十四年來杳無消息,國人只道他已在鳳凰山殉國。

唐七在臺上所說之事雖然匪夷所思,卻也自成道理。尤其是陳鳳眠、蘇遲等人都未反駁,蔡彥又的的確確為他在幽州所殺,可見此事十有八九便如他所言。眾人正聽得如醉如癡,忽聽唐七高聲呼喚,年長的心中疑惑,年少的還有的相互打聽:「誰是崔扈?」

「不錯,」有一人高聲說道:「當日天子聽聞顧帥大捷,賜下禦酒。大帥帳下人人有份,只有我因在喪中不能飲酒。大帥怕我唐突了天使,便命我出去略躲一躲,待晚間再回。誰料等我回來,山上早已成了一片血海。我在大帳之後找到了蘇軍師,幸得有人緊緊束住他的傷口,血流已緩,才留得了一條性命。我將他背下山去,連夜過江尋了大夫,十數日才救回來他這條命!我問他是何人傷他,他卻搖頭不言。我事後左思右想,做得這樣的大事,天下還有何人……」

他還待再說,蘇遲爆喝道:「崔扈!你住口!」

月亮滑過中天,幾只孤鴻在月下振翅而過,呀呀哀鳴。那人長身而起,緩緩在臉上一抹,已然揭下一張皮革一樣的東西,露出一張眉目凜然的臉:「我為何要住口?!我改名換姓,專與皇帝老兒作對,就是因為我想明白了,要殺大帥的並非別人,正是咱們的那位陛下!」

「大帥劫了趙哲的糧草,眼看便可將趙哲逐回淮北,收復中原指日可待!可是咱們的陛下啊……他擔心的不是趙哲的虎狼之師,他掛念的不是日日盼望王師的江北百姓!他心裏想著的,是大帥已經封無可封,賞無可賞!」

「顧家軍數萬將士被他屠戮殆盡,幼安,他做得,咱們便說不得嗎?你又何必為他隱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説連載 蘭台笑| 第四卷 第六章

小說連載 蘭台笑| 第四卷 第五章(下)

兰台笑 第一章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