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說連載 蘭台笑| 第三卷 第十六章(下)

發布於
能管的住小七的人,終於來了!我們要和第一卷裏出現的不少人物重逢一下了。

唐七又咳一聲。

「唐七俠這是又傷了?」一個柔美的聲音帶笑說道:「傷哪裏了?我聽說七俠前陣子傷得起不來床,剛能坐起來就又跟人打了幾架,又把自己打回床上去了……不知是真是假?」

蕭冶發現懷裏的人一僵。

「別人受了傷,都是趕快回家。咱們唐七俠受了傷……」長長的聲音拖著尾巴,帶著余音頓了頓,就像羽毛在人皮膚上掃了一掃,激起了一片芒粟:「倒是跑得比耗子還快。老娘從十月找到六月,江南江北翻了個遍,上千弟兄出馬,硬是追不上七俠……」那人又頓了一頓,帶著笑說道:「七俠這本事見長啊!逃得這麽出色,莫不是,不想見什麽人?」

唐七吸一口氣,諂笑道:「南姨,南姨,我想死你了!」說著就要往鬥篷外頭蹦。蕭冶一把按住:「風大,穿好了。」唐七怒道:「放手!」蕭冶瞟她一眼:「穿著鐵甲淋了一夜雨,你掙一個試試?」

「喲?這小子上路!」謝圖南鼓了鼓掌,慢悠悠帶著老閻走上了山坡。她臉上不見喜怒,老閻跟在後頭,殺雞抹脖子一樣的打手勢。謝圖南突然立定,回頭笑道:「閻老這是怎麽了?這是手抽筋了?」老閻哈腰道:「是,是,淋了雨,手就有點不太得勁。」

蕭冶趁機低聲問道:「是敵是友?」唐七哭喪著臉:「我阿姨。」說完了一咬牙,顧不得地上骯臟泥濘,搶步而出,一把抱住了謝圖南的腿,大哭起來。

這一哭,開始還有點裝模作樣的意思,哭了幾聲突然傷心得不能自已。這半年多實在是憋得狠了,所遇之人,所行之事,所受之傷,一件件都是一言難盡。謝圖南原本滿腔怒氣,打定了主意要好好修理她一番,見她這一哭,哭得聲嘶力竭,瘦弱的肩膀不停顫抖,忍不住也掉下眼淚來。哆嗦著手撫著她頭發,嘆道:「怎麽瘦成這樣了?別哭了,別哭了,好孩子,南姨這不是來了嗎?」說著就要拽她起來。唐七埋頭大哭,抽噎不停,哪裏拽得動?把個謝圖南揉搓得心都碎了。

蕭冶的的心也亂了。這片刻之間,他聽懂了顧離是誰,也就想通了剛才的刀客是誰。他想通了刀客是誰,也就猜到了是誰要他老子的命。

一顆心已經揉搓成了一團皺皺巴巴的破抹布,被唐七的眼淚一砸,頓時碎成了渣。

他吸一口氣,他想摸摸唐七伶仃的手腕,想把他按在懷裏,為他擋住風,擋住雨,擋住痛。為他擦幹凈血,擦幹凈淚。他想摸摸他的手腕,摸摸他的頭發,他恨不得把這個人揉到自己的身體裏,永不分離。他的拳頭捏緊了,又張開,又捏緊。

明明一絲內力不剩,他竟敢!

蕭冶看了看老閻,老閻看了看蕭冶,下巴一擡。蕭冶福至心靈,搶步而上行了個大禮:「晚輩蕭冶,見過南姨。」謝圖南擡頭細看,見這年輕人面容剛毅,一雙眼睛湛然有神。她遠遠見到此人以身擋住唐七,心中已經有了幾分贊賞,又見這年輕人為唐七加衣時霸氣無雙,看人眼神清正,就又多了幾分喜歡。

略一點頭,謝圖南拽下身上玉佩,笑道:「好孩子,今日在外,沒什麽好東西給你,你莫要嫌棄。」蕭冶雙手接過,小心翼翼地揣入懷內,這才說道:「南姨,阿離身上有傷,咱們入城說話吧。」說著走上前來一手抄腿一手摟肩,略一使勁已將唐七抱了起來。

喲霍!

叫阿離了!

身手還湊合,力氣有一把,關鍵是小七沒掙紮!

這是神馬情況!

一個一個驚雷在謝圖南耳邊炸響,她不動聲色笑道:「也好。」倒是唐七怒道:「放我下來!」蕭冶面不改色:「你剛剛打鬥脫力,且歇一歇,莫要逞強。」唐七一邊抽噎抹淚,一邊說道:「嘲風。」老閻忙說道:「在這兒呢。」說著把那小狗遞了過來。那小狗一只狗被孤零零塞在馬鞍下半天,委屈得狠了,這會兒見到唐七,先是吱吱叫了兩聲,又伸出粉舌頭舔了舔唐七的下巴。

眾人都笑了起來。

謝圖南白了唐七一眼,一錘定音:「比你乖多了。」

原來謝圖南自從收到白澤傳信,心中就翻起了萬丈波濤。她自然知道唐七所謂的「轉轉」必有他因,卻也沒有料到她竟然膽大包天,竟然是去殺蔡彥的。蔡彥成名已久,他那鬼刃的厲害盡人皆知。唐七這兩年屢屢受傷,原本已經虛虧得厲害,這可如何是好。

白澤並未細說唐七身在何處,她倒也不怕。玲瓏閣中,多的是打探消息的能手,誰知道這一探,竟然個把月毫無頭緒。她知道唐門與丐幫向來交好,丐幫弟子遍布大江南北,索性拜訪了丐幫幫主謝城。謝城聽說此事也甚是焦急,當下發了搖壺令,命丐幫弟子相幫,一起全力追查。他幫中長老顏峻,更是直上幽州。

到了臘月初十,突然打探到恭王府上在大肆找尋南廚,有一味酒釀小丸子最是要緊。她閣中有人日日往王府送菜,過了十幾日輾轉打聽到府中來了一位極年輕的貴客,纏綿病榻已久,這南廚就是供他的。幾下裏一對,此人必是唐七!玲瓏閣和唐門高手盡出,這才有了除夕夜唐丹青宋晚照相助大鬧恭王府的事情。

幽州出事之後,她心知不好,索性放出消息,只盼道上的朋友一起相助,盡快救出唐七。誰知消息不少,真的不多。直到正月十五,唐七又大鬧了平陽!眾人追著唐七跑了個精疲力盡,到了平陽之後卻又失了唐七的蹤跡。謝圖南這幾個月裏從平陽到襄陽,從金陵到長安,來來回回兜了好幾圈,心力交瘁,最後回到平陽坐鎮搜尋。直到六月十三,施八尺揍完了重明,馬不停蹄跑到平陽報信,她與唐伊人、顏峻、秦硯來幾人一商議,這個「謝十三」果然甚是蹊蹺,當下決定前來看看。

因帶著弟子,那幾人行得慢一些。她卻等不得,日夜換馬而來,三天冒雨奔行一千五百余裏,為的就是要搶先揍一頓這個沒良心的小混蛋。

你要送死不能跟大人商量一個?

你到哪裏了不知道跟大人說一聲?

你知道不知道大人有多擔心!

好想打人……

謝圖南欠身從蕭冶手中接過唐七,摟著她坐在馬上,只覺得懷中人極輕,又脆弱又單薄。她把唐七的頭靠在自己酸痛已極的肩上,用磨破了泡爛了的手溫柔地摟住她,輕輕說道:「好孩子,你歇一歇。南姨在。」

八方風雨,世路坎坷,你莫怕。

南姨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說連載 蘭台笑 | 第三卷 第十六章(上)

小說連載 蘭台笑| 第三卷 第十五章(下)

兰台笑 第一章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