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說連載 蘭台笑 | 第三卷 第十五章(上)

發布於
小七第一次上陣,唷,小心暗箭啊小朋友。你以為你很厲害嗎?很厲害的人在後面呢。

天色擦黑的時候,全軍結束,留了幾千人守營斷後,大軍精銳盡數趁黑向束州而去。束州雖然不在要道上,但是城高壕深,城內有五十八眼水井,向來是屯糧屯兵的去處。西州誑開束州的時候,束州之糧早已被蕭潛調走,城中只留了兩月之糧,糧倉騰空了,只等新麥。

裴無咎以為取了束州就解了無糧的困境,大失所望。

四更時分,蕭潛前鋒萬余人至束州。

雨又淅淅瀝瀝地下了起來,敲在鐵甲上叮當作響。那聲音開始稀疏,漸漸地急了起來,雨越下越大,風也霍然而至,呼啦啦吹得戰旗招展。蕭家人馬在黑暗裏橫排一線,步兵在前,馬隊在後。風雨聲壓過了呼吸聲,壓過了心砰砰亂跳的聲音,壓過了戰馬的刨蹄之聲。

在一片沈默中,看得見城墻上星星點點的火光。

蕭潛穩坐馬上,眾將作半月型圍在他身邊。老人伸出左手,副將方流將金盔放在他的手中。

「拿下束州,才有一線生機,」蕭潛將金盔戴在頭上,伸手把白纓拂開,緩緩說道:「今夜一戰,不能在正午之前拿下束州就是敗,敗就是死。諸位在長安的家眷,他們的命,也都在今夜一戰。」

鷹一樣的眼睛掃視眾人,虎老雄風在,蕭潛拔刀出鞘,低聲咆哮:「必勝!」

風雨聲中,眾將一起拔刀嘶吼:「必勝!」

刷啦啦刀出鞘,鎧甲的鈍響擊碎了雨聲。一排一排的兵士隨著他們的將軍揮刀高呼:「必勝!」數萬虎狼之師的怒吼,撕破黑夜,撕破雨幕,聲震天際。在這一片高喊中,蕭潛抽刀向前,喝道:「殺!」

一道閃電忽地劈開黑暗,看得到墻上刀戟林立和刀戟之後蒼白的臉,半晌才聽到滾雷自東而來,如擂戰鼓。

眾將和兵士在雷聲中一起怒吼:「殺!」

無數的火把燃起,從城墻上看下去,那遍野的火龍綿延數裏,幾道長線,潮水一樣向著城墻直撲而來。來的竟然是楚軍的精銳大軍!守城的康延向四周看了一眼,年輕的戰士眼睛裏映著一簇一簇的火,蒼白的臉都在看著他。

束州無糧,守軍只有兩千。

他呸了一聲,罵道:「姓裴的王八蛋明天一定會來,想活的,今夜跟我一起死守!」

周圍兵士一起喝道:「遵令!」聲音雖大,但是在這一片風雨裏聽得有點顫顫巍巍。康延擡頭,以刀指著戰旗:「咱們西州就活該掙辛苦錢?咱們的女人和娃娃就活該天天心驚膽戰?」他猛然回頭:「咱們的女人和娃娃也要過好日子!」

年輕的將領嘶吼:「你們要吃麥還是吃沙?你們的女人和娃娃要吃麥還是吃沙?!」

「吃麥!」「吃麥!」

「那束州就不能丟!」康延喝道:「裴無咎明日正午必到,今夜與我死守束州!」

「死守束州!」

「城破了誰也活不了!今夜與我死守束州!」

「死守束州!」

城墻上的吼聲連成了一片,波浪一樣從這一端傳到了那一端。

第一輪火箭從城下飛了過來。無數的火點冒著雨自天而降。長盾簇著雲梯,一尺一丈地往前推。在雲梯之後,是無數北楚將士被戰意燃燒的臉。

攻城,開始了。

唐七立馬蕭潛身旁,橫絕裝了桿棒,掛在馬上。裴三跟在她身後。

這是她第一次親臨戰陣,但是她覺得這一切她無比熟悉,仿佛在夢裏經歷了一萬次。

顧玄的血在她的血管裏汩汩而流,她渾身發熱。她的血在燃燒,她的人在燃燒。她看著旌旗在雨中烈烈飛舞,她聽著鼓聲、殺聲震天。擡眼,漫天箭如飛蝗,低頭,雨打馬蹄,飛冰碎玉。

人吼,馬嘶,盔甲碰撞,馬蹄擂得地都在震動。腳步聲,輪轂聲,弓弦聲,投石聲,各種聲音混在一起,都是烈烈鮮血潑灑之聲。

年輕的戰士們在向前沖,她要用盡力氣,才能勒馬站在原地。她看著眼前的一切,她奇異地知道戰場上發生的一切,瞬息之間的強弱交換,隱藏在城墻後的悄然調動,她能看得到,她能聽得到,她能感覺到。她的手握緊了韁,忍了又忍,攥了又松,松了又攥,終於忍不住喝道:「弓來。」

裴三提韁而上,將蕭冶的弓遞到了她的手中。

蕭潛眼睛裏帶著一絲老狐貍得逞的笑意,溫和地說:「技癢了?多加小心。」唐七眼睛微瞇,嘴唇抿成一線:「敵將,一人耳。願為蕭帥殺之。」

下一刻,少年人縱馬而出,裴三毫不遲疑,策馬緊緊跟隨。方流正要派人去跟,蕭潛微笑道:「無妨,今日讓你等見一見顧玄手段。他這一去必殺康延,你等正可趁機攻城。」說著喝道:「擂鼓!」

方流放眼望去,只這二人匹馬入陣,如寶刀入水,輕輕松松地便劈開一條路,略不停留,直到陣前。方流喝道:「好騎術!」城上飛蝗如雨,那少年人一把刀使得潑水不入,城上射下的箭與他刀氣一碰,早不知道飛到何處去了。裴三緊緊跟住,也抽出一把刀撥打飛箭,驍勇非常。

他二人兩匹馬在盾陣中格外鮮明。隨著馬到陣前,兩軍各發一聲喊,墻上不少箭矢都向他們射來。這少年人以刀擋箭,竟是越戰越勇,不斷向前逼去,眼看離城只有一百五六十步。蕭冶看得著急,也催馬前去,高聲喝道:「放箭!」陣前弓箭手聽了這一聲,萬箭齊發,頓時阻得墻上的的箭緩了一緩。火光中只見唐七忽地擰身開弓,向城北角樓處急發數箭。眾人正不知何意,他又拈了幾支箭,手上不停,一支箭一盞燈,竟然射滅了城樓上幾盞毫不起眼的風燈。這幾盞燈一滅,城上頓時慌亂起來,不似先前齊整。

忽聽那少年暴喝:「爾等主將已死,還不開城投降嗎?」

那角樓又高又遠,便是一等一的神箭手也須射不到墻上。更何況並無旗幟,又怎麽知道主將在此?眾人只道他是信口開河,角樓上卻突然傳來驚叫之聲,竟然是真的射死了康延。

周圍楚兵聽了頓時一齊大叫起來,叫聲越傳越遠,不多時楚軍中人人大吼,隨著戰鼓聲個個向前。那城上的兵士見充作信號的幾盞風燈已滅,四面又都是叫聲,越發慌亂起來,連箭也停了。幾員楚將趁機帶兵一起向前,弓箭齊發,直沖到墻下。再過片時,雲梯架了起來,撞門的巨木也運到陣前。中軍長號再次吹響,所發正是攻城急令。三軍聽令,一齊前沖。到此地步,眾人皆知此城之破,只在須臾之間。

雨勢愈大,唐七回馬。

蕭冶已飛馳而至。戰場上刀劍無眼,他自己浴血被矢毫不在乎,剛剛看到唐七裴三在箭雨裏並馬而出,心裏卻一陣砰砰亂跳,恨不得將此人拎回方好。

也就在此時,城墻上突然飛下一支長箭,如閃電一樣直射唐七的後心。蕭冶大喝一聲,自馬上一躍而起,一劍將那箭劈為兩截。唐七返身一箭,一個人一聲哀叫,自城上落了下來,噗的一聲砸在地上。

血湧了出來,又極速地被雨水沖淡。那人擡了擡頭,喉間發出了幾聲模糊的聲音,幾把刀一起砍在了他的背上。

後來才知道,那是康延的副將史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說連載 蘭台笑 | 第三卷 第十四章(下)

小說連載 蘭台笑| 第三卷 第十四章(上)

兰台笑 第一章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