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說連載 蘭台笑|第三卷 第二章(下)

發布於
嘖嘖,就是這樣了

他二人侃侃而談,將一屋子侍衛視若無物。那姓畢的頭領卻沈默了下來,一雙眼睛上下打量那黑袍人的背影,臉上神色驚疑不定。那失匕侍衛上前半步,小聲問道:「怎麽辦?」

畢頭領低聲道:「且等一等。」

黑袍人聽了那人之言,果然見他腕上鮮血涔涔而下,連忙伸手一抄,已將那人抄起。鎖鏈叮當聲中,那人低低哼了一聲。黑袍人眉頭一皺,低聲說道:「你忍一忍,出去方能打開。」

畢頭領上前一步, 抱拳行禮道:「見過蕭候爺。」他官階雖低,但是於除夕也曾伺候年宴,曾見見過蕭景先。明月公子灼灼風華,自然一見難忘。

蕭景先皺眉道:「你認識我?」

畢頭領低聲道:「不敢隱瞞。回稟候爺,小人們在大理寺已細細查過,未見疑犯,正要去幾處私獄再查。」

蕭景先笑道:「那此人又是何人?」

畢頭領抱拳說道:「小人不知,只是剛才小人摸過此人的脈。並無半分內力,必不是那疑犯。」

蕭景先笑道:「也罷,既然你們還有差事,那就去吧。」說著手指連彈,笑道:「這便是我的玄冥指,你們五人明年除夕前後來找我,自會為你等解了。」那幾人死裏逃生,連忙行了禮,急急而去。

待那幾人去的遠了,蕭景先方問道:「你的內力真的化幹凈了?」那人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說道:「涓滴不剩。」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蕭景先一邊扶著他緩緩而行,一邊奇怪道:「你不難過?」

那人輕輕笑了一聲:「我為何要難過?」

此時二人已經走出了牢房,遠遠看見一個獄卒趴在地上,宋十也倒在旁邊。這走道裏半明半暗,蕭景先趁著火光低頭打量那人,見他果然臉色如常,不由大奇:「辛辛苦苦練成的內力,被一丸藥化掉了,為何會不難過?」

那人嘆了口氣,說道:「我……有沒有內力本來也沒什麽要緊的。是我我騙你在先,你現在氣消了嗎?」蕭景先又皺了皺眉頭:「我傷你囚你,你倒怕我生氣?」

那人低眉說道:「你真心為我取藥才會上當,此事是我對不起你……你要是還帶著氣,再把我關回去也使得的。」

蕭景先沈吟道:「我趁你傷重,偷襲端王,讓你不得不以身相救,你不怪我?」

「這是我技不如人,怪你作甚?」那人懶洋洋地說道:「不過說起來蕭先生費盡心機只留下唐某一人,三十二騎安然南下。這怕這件事上還要算我贏了。」

那人,當然便是唐七。

那日她大鬧平陽,攜了李崇李未和那林道人一行,又帶上了那幾個小家夥,三十三騎縱馬南下。又搶得了了幾十匹戰馬,換馬而行。李崇和林道人所帶衛士也相當彪悍,一行人兩天連過五州,當真是無人能當。

那日到了漢水之北,渡江即到襄陽。眼看就可以平安南歸,卻被蕭景先追上。當時接應船只已到,情勢萬分危急。蕭景先詐攻李崇,唐七無奈之下只得用後背擋了一擋,借著這一掌之力將李崇推上了船。雖然中了一掌,卻也勉力用暗器拖住了蕭景先。

李崇要等他方走,卻被李未和隨從死死拽住,一時小船順風順水而去,隱約聽得李崇咆哮之聲隔江而來。

又鬥了片刻,唐七暗器用盡。那一掌著實厲害,只覺得渾身經脈裏像造了反一樣,就擋不住蕭景先,最後被點了穴道,餵了一粒藥丸。這一粒藥丸非同小可,在十余日裏生生地化盡了她的內力。內力既失,挨不過獄內風寒,舊傷舊毒一起發作,頓時發了高熱。

唐七想了想又說道:「其實你也不必殺那幾人。你拿我回京就是,何必為了保我殺人。」

蕭景先不答,低頭解了宋十的穴道。

過了片刻宋十醒了過來,果然取了鑰匙來與唐七打開鐐銬。他一介文官,自然握不住鐵鏈。玄鐵鏈子砸在地上,發出轟然巨響,聽得蕭景先也是眉毛一跳。

蕭景先說道:「多謝寺正。」

宋十恭恭敬敬行了一禮:「大理寺慣為各位大人,各處衙門暫羈人犯,每月總有幾十人。這些人犯並非本寺職責,全賴各司各衙自行記錄,寺內不留簿記。還望候爺知曉。」

蕭景先微微一笑:「若是有人調寺內人等前去詢問呢?」

宋十笑道:「人犯既多,又大多是刑後襤褸,並看不清面貌。歷年有過幾次,最後還是調人犯所屬衙門的記檔方有定論。不過此事下官也知道的並不詳細,人犯之事歷來不歸下官管轄,如有查問,向來是直接詢問獄掾。候爺若是要日後查問方便,還需與獄掾打個招呼。」

蕭景先一笑:「寺正大才,屈居此處可惜了。」

宋十不答,又是一禮。行禮過後猶豫一下,也沈默地與唐七行了一禮,這才轉身而去。

蕭景先見唐七半靠半坐,眼神散亂,知道他已是強弩之末,雖然鐐銬已去也斷然不能自己行走。想了想,便要去背他。誰知手還未碰到他手腕,唐七雙掌一錯,竟然攻了過來。她十數日血脈不通,既失了內力,又在病中,這幾手擒拿雖然招式巧妙,卻奈何不得高手。

蕭景先一楞,低喝道:「這是何意?」

唐七神智已經亂了,反手攥住蕭景先衣袖,啞聲說道:「莫碰我……」說到一半,已是暈了過去,手指卻緊緊攥著蕭景先衣袖,並未放松。

蕭景先輕輕嘆了口氣,慢慢說道:「傻孩子。」說著慢慢將她的手指撫平,又將她額邊亂發撥開,見她臉色潮紅,修眉緊蹙,想是難受得厲害。一時不知又想起了什麽,呆了半晌才又笑嘆:「小狐貍!果然比她精明百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說連載 蘭台笑| 第三卷 第二章(上)

小說連載 蘭台笑 |第三卷 第一章(下)

兰台笑 第一章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