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說連載 蘭台笑|第三卷 第二十二章(下)

發布於
打起来!就先要有个根据地呗

良久,付沛文叹道:「这几年九姓不但没有拨来钱粮,税反而重了两成。凭他谁来吧,咱们府兵不过三万,又如何敌得过。」花望舒一翻手饮尽了杯中酒,叹气道:「就是这话。此事顺势而为,都督莫忧。三万府兵虽然敌不过,有此三万兵马,裴无咎却也不敢小看肃州。」

若是说起来,花望舒也曾是裴无忌帐下的虎将。却不知为何不知为何,与裴无咎八字不合。二人并肩进了阳关,却当着众人杯酒断了义。此后十余年二人并无来往,裴无咎一路高升,花望舒却留在了肃州,做了一名小小的守备将军。

高昌和北楚多年征战,裴无咎带兵过肃州数次,二人若是见面,都是面色铁青谁也不肯开口。但看这样子,哪里像曾经共事多年的同僚,简直就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的意思。这次裴无咎出征之时,花望舒恰巧在外,两人倒是不曾照面。

三人门不作声又吃了几杯酒,吴荣忽然笑了:「來來去去都是他人事,咱们何必忧心?九姓式微已是定局,是裴无咎总好过是赵哲。若是裴无咎,这就是他立足的根本,总要用心。换成了赵哲,咱们就是远在天边的蛮夷之地,捐税银粮的出处罢了。过得三五年,人跑了,田荒了,什么都没了。」

付沛文吃饱了。他从容地用帕子擦了擦嘴,看了看天上几团飘来飘去的云,淡淡说道:「谁来都行,快一点,」他扔下帕子说:「要来就快一点,再晚,今年的菊花就过去了。」

伺候的仆役垫着脚弓着腰从院门口跑进来,手里攥着名刺:「都督,有客。」吴荣接过来一看,两条眉毛挑上了天:「苏兰溪……」他突然叫了起来:「长安的苏十一郎!」

付沛文的眉毛又皱到了一起:「来了几个人?」

「一个车夫,一个小厮,」仆役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似乎还有一位女郎。」

肃州的庭院与幽州不同,大门可以直接跑马而入。付沛文吩咐了开门迎接,三个人也一起快步走到前院。苏泽恰好从马车上下来,一身白衫,果然人品风流俊秀得紧。苏泽见这庭院布置雅致,花木扶疏,心里也有积分佩服。

付沛文迎了他入内,这时还未进七月,几株桂花已经开了,桂香扑面而来。此时已过晌午,付沛文一边迎着苏泽往里走,一边有点惊疑不定地看了看他身后佩剑的女郎。仆役都被遣开,吴荣亲自点茶待客。

苏泽净了手,这才向几人郑重引荐了唐伊人。听说这位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女郎便是威震天下的唐门长老,花望舒眼睛微眯,还了礼方才说道:「苏先生因何与南雍的唐门相熟?」

「苏某听闻花将军曾是顾帅帐下的大将,」苏泽笑了起来:「不知是也不是?」花望舒眼睛里精光闪烁,缓缓说道:「十余年前事了。苏郎君想必听说了,花某早与裴无咎义绝。裴家也好,顾氏也罢,旧时事,花某早记不得了。」

「花将军既然已经忘了旧时事,那我可不知怎么讲了,」唐伊人眼光一转,嫣然笑道:「都是顾家旧时事,不提也罢。」

这三人语不投机,三言两语就说僵了,吴荣只得咳嗽一声,将茶盏奉给了唐伊人和苏泽:「肃州商道绝了半年多,还是去年的陈茶,两位莫怪简慢。」

苏泽双手接了茶盏,且不忙着吃茶,反而端起来细细看了看,这才笑道:「吴大人不必自谦,这茶便是现在拿到了高昌去,也是一等一的品相。肃州商路一断,断的何止是一地的茶丝银粮,阳关之外诸城诸郡,又有哪个吃得上今年的新茶?」

他见三人变色,又微微笑道:「苏某上个月才刚过了长安,东西两市商队成群,都急得上火。两市的香料珠玉等物也都是天价,这样下去,便是香煎茶放的脑麝等物也要短起来啦。」说话间,他将茶饮了,挡住了吴荣添茶,又笑道:「吴先生何必客气,大家一起坐地说话方好。」

他这一顿夹枪带棒,听得付沛文心里一动。再看唐伊人嘴角噙笑,仿佛漫不经心地吃茶,心里又是一动,索性提壶自斟了半碗水,微微笑道:「我原以为先生是为萧氏而来,难不成先生竟然是为了裴氏而来?」

苏泽微微一笑:「苏某此来,既是为了萧氏,也是为了裴氏,更是为了顾氏。西州九姓气数已尽,幽州赵氏倒行逆施,金陵李氏不仁不义。天下即将大乱,萧氏、裴氏为主君所忌,与其束手待毙,不如放手一搏。诸位在肃州多年,着力农桑,又支持商路,乃是爱民如子的好官。如今之势,与其俯首九姓,何不与顾氏、萧氏、裴氏联手,给肃州军民挣出一条活路?」

「你口口声声说给肃州一条活路,我肃州只有三万兵丁,内无粮草,外无高墙深壕。若是跟着裴氏反了,九姓发兵来讨,我等如何应对?」吴荣睁大了眼睛,嗓音发抖:「萧氏一反,赵氏必然讨伐。到时候裴氏萧氏自顾不暇,若是不能来救,岂不是陷肃州于死地!」

「显德先生所言不错,」苏泽轻轻鼓了鼓掌:「赵哲势大,必定来讨。所以我们才必须先解了后顾之忧。九姓东进伐楚,自肃州向西,每郡不过万余兵马。就是高昌也只剩了五万守军。若肃州与我等联手,月余便可拿下高昌。到时候东遏函谷,南靠大江,岂不快哉?」

「此时此刻,裴帅已取了长安。萧帅兵马离肃州不过两百里,」年轻的谋士眼光在三人身上一扫,又带笑说道:「三位,肃州若放我等过境,肃州至长安的商道,便可重开。」

「萧氏、裴氏联手也就罢了,此事关顾氏何事?」花望舒冷笑道:「顾玄死时顾氏竖子不过六岁,长于妇人之手,到了八九岁还手不能握剑。顾氏早亡了,又来蹚得哪门子浑水?裴无咎在西州十余年经营,难道要拱手让给一个一无所长的竖子?」

「若如此,裴氏必败,萧氏必败,何必还要来拖累我等?」

「你所说的顾氏竖子比剑杀了蔡彦,」唐伊人带着一丝笑意缓缓说道:「大雍端王是她的手下败将,就在这数月之间,她反出幽州,大闹平阳,前几日还阵前取了束州,单刀挡住了程淮安。」

「说她一无所长,」唐门的长老笑得露出了虎牙:「花将军,你好大的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說連載 蘭台笑| 第三卷 第二十二章(上)

小説連載 蘭台笑|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下)

兰台笑 第一章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