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小說連載 蘭台笑 | 第三卷 第九章(下)

發布於
撒潑打滾趙六郎,嘖嘖

這一夜酒好,菜豐,雜戲也熱鬧,眾人皆盡興。連全喜也謝了幾次蕭帥照顧,遙祝他旗開得勝。

重明卻不說話,一手托了腮,眼睛不知道看著何處,一會兒又笑了起來。他少年英俊,這一笑眉毛一彎,臉上神色十分柔和。熟知他脾氣的幾個人看著心裏都是一凜,不知道這位殿下又起了什麽心意。

再遲鈍的人,也看出來重明今夜必有所圖,不少人都向門邊看去,心裏暗暗嘆息

只有那白衣人恍若不覺,又吃了一杯,伸手召喚仆役:「添酒。」看來已是將一那壺酒吃盡了。別人也就罷了,蘇澤心裏就有點著急,招手喚了一個仆役過來,如此這番地吩咐了幾句。那仆役聽了果然自去準備,蕭冶說道:「怎麽?他吃不得酒嗎?」

蘇澤說道:「倒也不是吃不得,只不過怕他吃得急了失儀。」郭禮在一旁笑道:「他坐那麽遠作甚,大帥想看看人都看不清。」蕭冶擡頭去看蕭潛的時候,見蕭潛果然微皺著眉頭在看人。這一下心裏一松,笑道:「看不清就明日再看唄,來日方長。」郭禮笑著舉杯:「是啊,來日方長。」

話說回來,這喝酒的架勢倒是個行家。

蕭潛戎馬半生,所好不過一個「酒」字。他酒器多,好酒多,也就愛重酒中的知己。瞇著眼睛看了半日這少年人飲酒之態,只覺得此人當真是個酒中的博士。又看了幾眼,見他果然喝得慢了下來。不似最初豪邁,而是執杯細嘗,拉長了慢品,這就是在細品酒後之酒,味中之味,果然是個行家!今夜人多,這春雲白顯不出味道來,可惜了。

正想著呢,卻見那少年人攜了酒壺緩緩起身,向廳外而去。重明叫道:「且慢,謝郎哪裏去?」那人似乎沒有料到有人註意,只得回首行了一禮,擡頭笑道:「此處人多,辜負了此酒,我要去找個人少之處細飲兩杯。貴人們恕我疏狂。」

「好!這位小友老夫交了!你且莫走,等我一處吃酒。」蕭潛一拍桌子,長身而起:「散了散了,今日百戲也看了,酒也吃了。明日一早列隊出城,送殿下與黃總管回京,都莫要晚了。誰晚了老夫打誰的棍子。」

廳上眾人皆大笑,果然一個個依次上來舉杯說了吉利話,辭了出去。全喜也笑道:「咱家酒也十分了,只恐失態,這便告辭。」蕭潛與他寒暄幾句,蕭冶一路直送回了驛館方回。

夏夜裏的風帶著熱氣,燈籠外繞了一層的飛蛾蚊蟻,不停有蛾子撲上去,發出噗噗之聲。腳步聲被佩刀的聲音割得七零八碎,影子在地上晃來晃去,一會兒長,一會兒短,一會兒豎在墻上。

到了衙口,只見一個抱著刀靠在門邊,正是謝十三郎的馬夫裴三。蕭冶細看了看他抱的刀,笑了一笑:「你主子把刀給了你?」裴三行了個禮,含含糊糊說道:「正是。」蕭冶又問:「你會用刀嗎?」裴三說:「小人幼時學過。」

喲霍!

蕭冶點了點頭,說道:「這是把好刀,你用它護好了你主子。跟我進來吧。」此時不便多問,擡腳就進去了。

一廳的人都散了,幾個人都在後衙的小院子裏。說不上是花園,不過倒有幾棵樹。

一眼就看見蕭潛和唐七在樹下喝酒,重明撐著頜在一邊觀戰。

蕭潛是個成名已久的武將,正是豪飲客,酒中仙。唐七一個病歪歪的少年,喝酒的氣派竟然也沒有輸給他。他喝得不快,喝得也不劍拔弩張,但是看上去豪邁之氣真是天下無雙。尤其是今夜穿了一身白衣,月光似乎都落在了他的身上,風吹袍袖,下一刻仿佛就要禦風而行。

郭禮和蘇澤兩個人一站一坐,郭禮看起來在發愁,蘇澤看上去在走神,一雙眼睛只在唐七身上打轉,顯然是還沒有機會問出當日之事。

重明笑道:「酒經裏定春雲白為七品,十三哥哥以為如何?」

唐七仰頭又盡一杯,這才嘆了口氣說道:「要我說這酒應該在六品,其性過冽是一樁,漂泊無根是一樁,後勁也不能藏而不發,終究不敵醉沾巾。」蕭潛也吃了一杯:「謝郎年少,居然吃過醉沾巾?」唐七一邊低頭把玩酒杯一邊笑道:「機緣巧合吃到過一次。」重明眼睛一亮,笑道:「十三哥哥愛這酒?你隨我回去,我送你兩壇。」

借著酒膽,這人站起來一揖到地,笑著說道:「本王席間所說想向蕭帥討要的人,正是十三哥哥呢。還請蕭帥命他隨我回京去吧。」

轉身向著蕭冶蘇澤笑道:「謝郎非池中物,回京自有他大展才華之處。儉之哥哥,蘭溪,望你們有成人之美的雅量。」目光一轉,又停在蘇澤身上:「蘭溪,你仇家甚多,莫要再連累他。他上次未死,下次還能不死嗎?」

這幾句話說的,竟是噎得人人說不出話來。蘇澤眉尖一抖,顫聲說道:「殿下說什麽?上次未死……」說著轉頭去看蕭冶。

蕭冶轉開頭去。

唐七忽然笑了,這一笑,笑得淩厲凜冽,刺得蕭潛心裏一楞。

她原本就已經膩歪透了這只鳥,打定了主意今晚做個了結。誰知這重明還真不愧是趙家人,這一段話說得冠冕堂皇,大義凜然,著實讓人惡心。蘇澤於她有救命的情分,絕不容此人胡說。

她正要發作,沒想到蕭冶卻開口了:「重明,咱們自小玩在一起,哥哥今天跟你說一句真心話。」他面無表情,聲音平緩,一字一字說得極慢:「上次我蕭儉之當了縮頭烏龜,自那日沒有一天不後悔難過。我聽任你傷他辱他,實非丈夫所為。上次之事你錯了三分,我倒錯了七分。重明,這次哥哥一定要攔住你。」

說完向唐七深深一揖:「望十三郎恕我當日膽小懦弱。」又回頭與蘇澤行禮:「蘭溪恕我欺瞞,實在是沒臉告訴你。」

他就這樣堂堂正正地說了出來,讓重明也是一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説連載 蘭台笑 | 第三卷 第八章(下)

小說連載 蘭台笑|第三卷 第八章(上)

兰台笑 第一章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