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兰台笑 第二章

發布於
阿姐,师傅说天下即将大乱,你相信吗?要是天下真的大乱,这些弟子怎么办?天下人……又怎么办?

第二章 旧欢如梦

惆怅旧欢如梦。

这六个字仿佛带了一种魔力,瞬间连江流都似乎为之一静。传 说中唐门的惆怅旧欢如梦“初遇散功,再遇散神,三遇散魂”,说的是第一次中毒功力尽失,第二次神智糊涂,要是中了第三次,那就无药可救一命呜呼。此毒乃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阴毒之物,出自唐门第一女魔头唐红药之手,当年残害了不少江湖豪杰。

十年前忘川崖一战,唐红药破门出教,最终为群雄所迫投崖自尽,这毒也就此绝迹江湖。而今夜,在这小小的万州,在这个不知名的少年身上,竟然重见惆怅旧欢如梦!

三人一时都觉得心头大震。

唐伊人久在唐门,唐丹青宋晚照二人近年却常在江湖走动。唐丹青最先回过神来,忙掩住唐伊人的口,以目视意。宋晚照不待她嘱咐,早已拔身而起,拎着那被窝跃回船去。唐伊人也有些懊悔,和唐丹青一起四下探看一遭。好在残月在天,这一片江滩甚是平坦,只有一两块大石,并藏不住人。两人探了一回,不见动静,当下将那胡太岁的尸身踢入江中,也连忙回到小船上。

宋晚照已经挑亮灯火,让那少年横卧榻上。唐伊人细看了一回那少年的脸色,又伸手去脉门上摸了半晌,只觉那少年经脉甚是窄涩,气息四散,全然不像身负内力的样子。她正要再探一回,唐丹青已经忍耐不住,低声问道:“阿姐?”

唐伊人摇摇头,又将那少年的手翻过来细看一回,指尖手掌并无老茧,手脚纤弱如女子。宋晚照低声说:“我刚刚看过,身上没有伤疤,也无甚力气。一看就娇生惯养,应该没有武功。” 唐丹青也啧了一声:“你看他面色就知,只怕常年不出房门的,比大姑娘还白呢。”

唐伊人喃喃说道:“这不对。这样一个没有武功的少年人,何必用旧欢如梦来对付他?” 唐丹青问道:“会不会是已经散功了?” 唐伊人摇头道:“不会。一来他还未醒,未到散功之时,二来他的气海空虚,再说……”她顿了顿,苦笑道:“他这呼吸时快时慢,也不像凝神打坐过的。”

唐丹青抬眼看了看宋晚照,却恰好宋晚照也正看过来。二人自幼一起练功,自然心有灵犀。此时四目相对,已知心意如一。唐丹青转头低声道:“阿姐,咱们船头去说。” 唐伊人知道她必有机密之事,也就跟了出来。

唐丹青面朝大江,低声道:“阿姐,我和师哥这次过万州,是师傅传书召唤。师傅没有细说,但是提到……那位……的儿子,入益州了。”

唐伊人喃喃道:“那位的儿子?” 她呆了半晌,忽然脱口而出:“会不会?”

唐丹青摇头道:“他怎么会没有武功?” 唐伊人喃喃道:“也是,也是。” 她向大船看去,此刻更漏已阑,船上的人早已歇息,那是唐门二三十名小弟子。周围的六七条小船上有几位师叔,几个大弟子和十几个男弟子。这上上下下五十多口,老的老小的小。"我把他们带出唐门,能把他们平安的带回去吗?"江风吹起她的衣角,这位江湖上叱咤风云的女子,一时竟然心乱如麻。

唐丹青伸手出去握住她的手,只觉得唐伊人手心一片冰凉,她待要开口,唐伊人已苦笑道:“要是只有我一个人倒也不怕,这些弟子……如何是好。” 唐丹青道:“阿姐,你们这次去襄阳,只是为了拜寿吗?” 唐伊人轻轻摇了摇头道:“陈大侠说门中有事,请咱们去做个见证。我和几位师叔商议,最近江湖平静,也就带弟子们出来历练历练。要是早知有此事……”

唐丹青叹道:“我们昨日接到师傅的传书,只怕这会儿传书也到了唐门。” 唐伊人似要说什么,终于只是叹了口气:“造化弄人。”

此时只听得江水滔滔,如佛音阵阵。唐伊人心里盘算几回,暗暗向天祝祷:“老天保佑,让这群孩子能平平安安回到唐门。” 却听唐丹青沉吟道:“那位只留此一脉。天下英雄固然皆愿舍死相护,只怕……也会引得邪魔外道竞相入益州。这么看,阿姐将他们带到襄阳去,倒也是好事。这人交给我和师哥就是。”

唐伊人急道:“此人来历不明,还有这毒。十年了……太危险了。”

唐丹青回头嫣然一笑:“阿姐你不要担心,无论是什么事情,不会有人料到此人落到咱们手中。再说已经到了万州,再走几日就可以回山了。师傅和师娘都在山上,定能从此人身上找出真相。”

唐伊人少年成名,性子坚毅慎密。虽然多年不在江湖行走,细思此事也的确另无他法。当下凑到唐丹青耳边低低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又握一握唐丹青的手,嘱咐道:“如此,你们就尽快动身。一路小心。”

唐丹青却低低道:“阿姐,师傅说天下即将大乱。你相信吗?要是天下真的大乱,这些弟子怎么办?天下人……又怎么办?” 唐伊人叹口气,微微笑道:“这你可就是瞎操心了。自秦而汉,至魏晋唐宋,天下自来如此。天行有常,天下人也一直绵绵不息。一代有一代的命,咱们唐门虽然不惹事,却也从来不怕事。”

唐丹青正满怀愁绪,听了此言也忍不住扑哧一笑:“算了吧阿姐,你们唐门说不怕事是真的,说不惹事……不用说小虫和蝶衣两位阿姐,单说你家的那只玉狸,啧啧啧,天下十件邋遢事,总有两三件得是她的手笔。” 提起这位大名鼎鼎的惹祸精,想起她干的那些邪门事儿,唐伊人也不禁笑出了声。笑过之后叹口气:“她要是在就好了。让她陪你们回山,我心里也能踏实一些。”

唐伊人问清唐宋二人并未雇船,索性将船送给二人,自己提了个小包袱上大船去了。宋晚照唐丹青二人在船头行礼相送,只见唐伊人衣裙在江风中猎猎飘舞,如一只大鸟几个起落就上了大船。

此时四下里晨曦微明,那些行脚船上也有了动静,想必是要早早去奉节。远远见得唐伊人上船之后有人迎上来,唐伊人吩咐几句,一时船头舟上,弟子们也忙碌起来。

宋晚照道:“你想好了?” 唐丹青嫣然一笑:“阿姐一个人带这么多弟子出门,既然让咱们遇上了决没有不管的道理。等回山了师娘一定会夸咱们的。” 宋晚照略略侧头,见年轻的姑娘说得兴高采烈,仿佛整个人自内而外的发着耀眼的光芒。她的头发在风中飘动,似乎每一丝都晶莹剔透美丽。这样的唐丹青宋晚照无力抵挡,只得苦笑道:“也罢。”

天色尚早,江州的船尚未放到此处。江面平阔,水波横斜,带了亘古以来神秘而从容。朝阳自山巅撒在江上,一片碎金,亮的耀眼。象是一条金色的锦缎,从天边斜挂下来,又流去天边。

宋晚照在舱内照顾那少年,唐丹青斜倚船头看老船夫摇桨。她明亮的眼睛里满是倦意,嘴里叼了一枝叶子,轻轻哼着一首无名的歌。

惆怅旧欢如梦,传说里唐红药的独门秘药,竟然重现江湖!虽然四下里阳光耀眼,江水滔滔,唐丹青还是感到一阵透骨的凉意。

十年前江湖上最闪亮的名字,唐门的第一高手,正是唐红药。忘川崖一战,她一人之力打遍天下高手,五岳剑派长老名宿在那一战中折损殆尽。虽然最后她力尽跳崖而死,但是提起“唐红药”三个字,至今在川西仍可以止小儿夜啼。

而随着唐红药的自尽,惆怅旧欢如梦也绝迹江湖,十年间再无踪影。而今,却出现在一个不会武功的少年人身上。此中深意,令人迷惑。他真的只是一个平凡的少年人吗?唐丹青眼神一肃,向那老船夫笑道:“老丈,还有多久到江州啊?”

那老船夫摇头道:“说不上,说不上,江州远啊。年轻人稍安勿躁,急不得,急不得。”

唐丹青微微一笑:“怎么能不急呢?我不但很着急,简直很害怕。我怕,我们这辈子都到不了江州了。”老船夫一惊,却见宋晚照哈哈一笑也走上船头。他大笑抱拳:“青城宋某在此,不知来的是那条道上的朋友?”

只见上游两条乌篷船顺风顺水疾驰而下,那老船夫也扔了船桨,抄出两把峨眉刺来。更有几个穿水靠的汉子,不知何时爬上了船尾!一个为首的黑衣人磔磔的笑道:“青城双侠,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咱们青龙帮恭送两位上路。”

第一章 万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兰台笑 第一章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