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北

从道人生都是梦,梦中欢笑亦胜愁。初来乍到,想找一个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写字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关照。 ​​​​

俠義

發布於
退隱林泉,花月相對是每一個江湖老兵的願望,但是讓他們放棄這個願望的,大約也只有“俠義”二字而已

2021年,才赫然發現已經大概十年沒有怎麼寫字了。或因結婚生子生活忙碌,或因方便的平台一個一個的停止運營。舊文零落,無處可尋,想起來也有點悵然。

說到底,不過是升斗小民,所言之事所發之嘆,也不過是柴米油鹽,男歡女愛,求之不得,輾轉反側,之類之類。並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文章,也沒有什麼石破天驚的觀點。那也就拖下去了,一年兩年,三年五年。個人不斷變老,筆頭漸漸生澀,生澀到不但寫不出,簡直想不出了。

直到這個四月。

新冠已經一年,“居家辦公”也已經一年。世界,似乎正在加速的崩壞。東方西方,南方北方,大家爭先恐後地向著最低的地方出溜下去,想必不久之後就可以齊匯在我們這個物種有史以來的最低處。正直和愚蠢,狡詐和聰明,相互糾纏,讓人疑惑。

還有人記得“雖千萬人,吾往矣”嗎?還有人記得“生命誠可貴”嗎?我們長大的時候看的是郭靖講“為國為民,俠之大者”,是洪七公義正嚴辭說“老叫花一生殺了二百三十一人”。這樣的俠義道過時了嗎?

看新聞,令人瞠目結舌。前所未有之事,鬼斧神工之人,令人嘖嘖稱奇。現在的人要的是“萌”,追的是“酷”,服的是“富”。

俠義道,好像,是有點過時了呀。

但是,不由地令人想要說“我不服”。俠之大者,上可以安朝堂,下可以掃奸佞。若無俠義道,布衣之怒不過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誰都可以不要俠義道,唯獨小民不可以不要。

然而作為小民,又能如何?前幾日和朋友聊起來,說索性寫文洩憤吧。寫文大約是普通人唯一可以一手遮天的路啦。

寫,就要寫一個俠義道的故事。寫死守俠義的人一個一個的死去,他們被人嘲笑,被人咒罵,被人遺忘。但是最終俠義不死,年輕的一代會一代一代的成長起來,他們所守之本心,也是俠義二字而已。

退隱林泉,花月相對是每一個江湖老兵的願望,但是讓他們放棄這個願望的,大約也只有“俠義”二字而已。這二字貫穿了中華五千年之歷史,不應死也不會死去。

希望能夠寫完這個故事吧。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兰台笑 第一章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