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

热爱好奇心

金恒镳:台风的生态效果

金恒镳先生在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7/11/11

根据近百年来的统计,登陆台湾的台风每年平均有四到五回,其中每隔几年会有一回强烈台风。


强烈台风期间的豪雨丶强风会刮落树林里大量的枝叶丶吹断或吹倒许多乔木丶冲刷表土丶泛滥溪流丶输送沙石与漂流物到海边,这些都是生态上台风的带来的扰动。


当大乔木被刮倒或吹断并横置于林地后,待台风过后,天空便开了。原本被大树冠占领了多年的天空,现在大树倒了,只好交出制空权。原来处于树冠下较阴暗角落的弱势小树苗,现在阳光乍现,终于能接受到太阳的照顾。它们捉紧天赐的良机,急忙地进行光合作用,尽快地往上拔高,要抢先占领现在无主的天窗。台风维持了树林内植物物种的多样性。


当植物物种数量增加了,让许多只靠植物为生的昆虫(如蝶、蛾)多了生存与繁殖的机会。台风便能增加昆虫的物种多样性。这样子,大台风带来的生态改变,如涟漪般扩大,难以在此尽书。


倒在地面截断的树干成为许多昆虫(蛀木虫、天牛、树蜂、叩头虫、吉丁虫,多不胜数)的新资源。在此新天地里,树干成为许多生物的产卵温床丶育婴摇篮丶育幼房与粮仓。这些生态过程,短者一年半载,长者上百年,倒树终究被完全分解。它把生前从土壤吸收的各种营养物奉还给土壤,成为上方树木的营养,完成树林营养物的回收与循环利用。树林因台风光临更盎然了。森林生态系统真得感谢每年依约到来的自然之服务。


台风吹落的新鲜树叶有丰富的各种营养物,是许多利用落叶的细菌、真菌、昆虫、蚯蚓、蜗牛、蛞蝓等等生物的粮食。因此,大台风带来满地厚厚的枯枝落叶之际,便是这些生物的丰年节庆。枯枝落叶被分解后,土壤生物变得活跃,土壤变得更为肥沃,林地的所有植物因而得利。


土壤动物繁殖多了,许多鸟类便过来收获地表下的这些动物。一个树林的食物网变得为更繁密。


一条溪流内的许多生物也盼望台风的大驾。风雨把林地表面的断枝落叶,甚至粗大树干,外加表土冲到溪流里,一方面增加了溪流里的有机营养量,提供水中生物的粮食;另一方面,横在溪流里的断裂树干,可改变溪水的流速与溪床的物理结构,让鱼有地方躲避大水的冲击,也可成为产卵的好环境。


几个礼拜过去了,林地上被台风吹落枝叶的光秃枝条,因为根群没有受害,照常吸收水与营养,因此纷纷冒出新芽。这些嫩叶就招引了昆虫,嫩芽是它们的美食,昆虫的种群数量增加了。


台风夹带豪雨的能量冲刷着地表,把泥沙石块逐年输送到下游河道,终于抵达海边沿岸。这个过程的终点,维持住台湾的海岸线。如果河段筑了拦砂坝丶水库,或大量砂石被取走做为建筑材料,台湾的海岸会变形,海岸线会后退。这也会改变海岸生态系统,影响海洋生物的生存。


台风登陆是许许多常见的自然扰动之一,它对整个自然生态系的功能,就我们所知已多得数不尽,何况尚有更多的功能,有待人类去发现。如果树林被人类愚昧的破坏了,台风就白来一趟,没有树林覆盖的地表,表土便失去保护层而被雨水冲走,成为溪流的污泥。鱼虾螺贝也失去生存栖所。


自然就像一部百科天书,包含46亿年累积的地球知识,其内更记载着丰富的生态知识。如果人类看不懂其内记载的某些知识,也要保留其记载,勿使其脱页或流失,否则人类就没有福份享受自然带来的好处。如果我们破坏自然的某些过程,就像撕毁书中的某些页数,生态知识便不完整与失去连贯性。若撕毁的页数过多,生态系统的知识更加晦涩。可以想见,如果让本天书成为断简残篇,人类如何能够理解自然系统的运作,如此会将人类的命运置于达摩克利斯剑下。


当前,我们已感受到对人类生存非常重要的自然现象与过程,正在变形、瓦解、甚至消失。


人类的演化步伐正要跨过难以走回头的紧急关头。人类往前走的这个时候,谁能知道会有任何闪失?没有了这部天书,有何根据去挽救人类?


2020-03-15初草




金恒镳(1942 —),浙江瑞安人,森林学家、作家、翻译家。台湾大学森林系学士,在加拿大获森林土壤学硕士与地球科学博士,专攻森林生态学。曾任台湾省林业试验所所长、国际长期生态学研究网主席、亚热带生态学学会理事长。现已退休,从事自然写作,推广生态保育、生态伦理及生态艺术等理念著作有《山中的一钟头》、《让地球活下去》等5本,译著有《种树的男人》、《缤纷的生命》、《种子的信仰》等20本。并制作数部生态纪录片,如《蓝鹊飞过》。联系邮箱:henbiau.king@gmail.com


金恒镳先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