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bow logo

性教育社企创业者,关注性与性别、社会创新议题。

惊奇队长不够“惊奇”吗?

文/ S

(本文内含《惊奇队长》&《绿皮书》些许剧透)

 去看《惊奇队长》是一个偶然。

我不是超级英雄电影迷,看过的超级英雄电影一只手就数的过来,所以也无法厘清他们之间的关系,内在的世界观等等一切。但褪去超级英雄的设定,我依然被女主的故事本身感动了,被她所展现的女性力量和女性友谊感动了。

女主卡罗尔像无数的女性一样,从小生活在一个被限制,被歧视的环境里,所有人都习惯性地告诉她,“你不行”、“这不是女人能做的事情”。但她从来不在乎那些言论,只是一次次跌倒站起,经过努力奋斗,成为了飞行员,却还是因为女性身份,不能驾驶战斗机,唯一能做的只有试飞而已。

她是自信而强大的,没有做过“傻白甜”,没有受过因为“很傻很天真”而受到的伤害,她一直是清醒地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在试飞失败摧毁引擎受到撞击失忆之前,就是已经是这样。

而在她失忆之后,她困惑于自己是谁,自己为什么在做这些,变得有一些犹疑不定。 

在电影里,那些在失忆后指导她成为战士的人,总是不断攻击她,提醒她“别太情绪化”,这是非常女性标签的一个词,似乎只有丢掉这个女性标签,她才能成为一个战士。

但事实上,电影里的卡罗尔并不是一个所谓“太情绪化”的人,她的情绪只是来源于困惑,对于自己是谁的困惑。那些人也并不是在提醒她,而是在刺激她,让她变得情绪化,让她展现得像一个疯狂的女性,让她更加无法找回记忆,好受制于他们。 

所以当她找回了她的记忆,不再困惑于自己是谁时,她很快就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可以说,她的女性意识是天生来的,而不是被后天唤起的,唤醒女性意识从来不是这部电影的主要工作,这也是我看到不少影评人所诟病的地方,为什么一个超级英雄,不需要经历什么轰动事件来觉醒,就有了这样的意识呢?她的经历似乎太平淡了一些。甚至也没有经历过什么刻骨铭心的情伤,爱情线在这部以女性为主角电影里是不存在的。

我却非常喜欢这个设定。女性的人生里也不只是要处理爱情的部分,没有它,依然可以让故事,让成长很完整。而女性意识的觉醒也不应该成为超级英雄的关键,女人所面临的议题不应该只是如何成为女人,也是如何成为更好的人类。像其他(为数不多我看过)的超级英雄一样,寻求正义、自由、和平,才是英雄们奋斗的目标,这些目标都是为了全人类,当然包括女性,却不只是女性。

卡罗尔是个不断倒下,不断站起来的超级英雄,性别女不是她最重要的事情。她成为超级英雄的目标是更加宏大的,就像她在电影结尾说的那样,她不是来参与战争,而是来结束战争。为全人类。

战争大多数情况都是不义的,在电影里设置的反转其实也说明了这个问题,最开始我们以为克里人是正义的,为了驱赶四处占领别人家园的斯克鲁人,他们战斗。但后来我们又发现,原来克里人才是不正义的。

可是,正义又到底是什么呢?战争持续存在,是否真的会有正义的一方呢?电影反复讨论的为何战争,强调的结束战争,也许才是这部电影的主旨,可是对更多人(当然也包括我)而言,却只陷入了英雄性别女的议论中。

这部电影向我展示了一个生活在歧视中的女性,当她不在乎歧视,不在乎审视的目光,一心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时,她可以有多强大。当她的目光从女人应该如何移动到世界应该如何,人类应该如何时,她可以多有力量。所以电影不需要太多讨论女性意识如何觉醒。她本身就是一个已经觉醒的人,在展示觉醒后的力量。

其实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脑子里想到的并不是其他的超级英雄(当然,主要也是我不认识多少),而想到的是同期的另一部电影《绿皮书》。

在我看来,卡罗尔和《绿皮书》里的雪利博士所面对的是相同的问题,生活在一个被歧视的环境里,仅仅因为性别和肤色就被质疑,被剥夺权利的环境里,因为女性,不被准许驾驶战斗机,因为黑人,不被准许住某些酒店,在某些地方就餐。面对这让人气愤的一切,要如何才能挣脱那些目光,如何才能自在而舒服的生活。

卡罗尔和雪利博士选择的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

雪利博士克制自己,他避免做一切刻板印象中的黑人爱做的事情,比如不吃炸鸡,明明他也吃的很开心。他当然不是想和黑人身份决裂,只是他不知道怎么处理自己“不够黑,不够白”的状态,他只是想要向世人证明,黑人也可以优雅,可以弹奏肖邦,可以做很多事情,也应该拥有许多权利。

他让我想到自己有时候也会这样,不想做一切被期待女性会做的事情,但明明自己也是喜欢的。符合期待本身就会痛苦,克制自己不要符合期待也会痛苦。这就是被标签裹挟后的悲哀。当雪利博士开车经过一片农庄,田里忙碌的都是黑人,而他靠在车上,静静看着他们的那一刻,雪利博士在想什么呢?我想他心里一定是落泪的。

而卡罗尔则是不在乎审视的。

《惊奇队长》里有一幕很经典的片段,罗尔要和她单挑,那时候他已经知道自己对抗不了她了,他突然丢掉武器,说要双方放弃超能力,作为普通人战斗,要卡罗尔向他证明,证明她可以。 

女主只是一炮轰过去,然后霸气地说“我不需要向你证明什么”。这一幕看得我特别爽。因为罗尔的嘴脸让我理解想起那些挑剔的人:你是一个职场女性,你工作做得很好,好的,那请向我证明你也可以把家也照顾的很好,你是一个家庭妇女,家照顾的很好,那你为什么不出去工作,你数学很好,这绝对是偶尔,有本事你证明一下你体力也ok……

但为什么要证明呢?卡罗尔不需要向男性证明自己,也不需要向其他任何人证明什么。偏见和歧视总是存在的,对卡罗尔而言,她要的是她能做到她想做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在她总是闪回的记忆里,她想到成长过程,总是被说你无法做到,你跳不过去,你骑不好,她不是立刻就做好,但也从不因为那些言论就停止努力,她只是一遍遍做。

而做这些,是因为她想做,她想成为一个飞行员,想驾驶战斗机,想做这一切,不是为了向谁证明什么,她不需要做一个完美的人。就像在电影里,当女主被至高智慧威尔用讽刺的口吻说“你永远只是个凡人”时,女主只是平静地回复:“我就是个凡人”。

做一个凡人,做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一个黑人,一个白人,这多好。

看完电影出来,和男性同伴聊到剧情,我说起自己如何喜欢它对歧视的处理。他一脸天真的问题:“啊?里面有歧视吗?她不是超级厉害的嘛?”

我只好笑笑说:“是啊,她超级厉害的。”


关注公众号“一颗青杏”“青杏熟了”阅读更多好文。


10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