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杏酱

性教育社企创业者,关注性与性别、社会创新议题。

开学第一课:这世界和你不一样的人,其实很多。

發布於

开学了,作为一个年龄太大,小时候没有经历过“开学第一课”的人,昨天,其实是我第一次听说这这个栏目。但是,没想到是以“少年娘,则中国娘”这样的方式。(由于评论社会新闻风险高,具体事件就不交代了,搜索一下即可了解)

原本我不想再写,最近关于男性气质的文章,也写了很多,可是这件事让我想起了我小学时的好朋友,他也被认为是“娘”的,想起他,也想到很多。

所以今天这篇不想说那些青杏已经说过几千万次的关于性别刻板印象的大道理,也不想讨论那些男性女性,权力地位的事情,只想作为一个,曾经有一个“娘”的好朋友的人,分享一些我的想法

1

小学时,我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朋友,因为家住得近,我们经常一起上下学,他和我玩的很好,他有点像港星林峰的mini版本,不同于大多数鼻涕抹在脸上化不开的小男孩,他很爱干净,说话也很轻声细语。也许是因为在一群男孩子里,他显得太不同,太扎眼,所以总是被排挤

我不得不承认,小孩的世界有时候是很残忍的。他们的爱与不爱表达得太直接,到现在我都记得有时候他会被人打,有时候是被人骂,分配小组游戏的时候总是落单。虽然我是他的朋友,却并没能帮到他什么,反而让他因为只和女生玩,总是被嘲笑。

那时候我太小了,想不明白这样的孤立到底是什么原因,唯一能做的事情无非是对他更友善一点,但有时候,这样的友善都成了负累。我有时候甚至希望他也能“刚强”一点,打回去算了。可是又怎么打的回来呢,那么多的人,他只能躲。

后来,他转学了,转学之后我们失去了联系。但我想他如今,很大可能会长成那些“小鲜肉”的模样吧。我想着他可能正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因为这样的言论而受到伤害,网络上那些言论变得更扎眼了

2

所以,我其实在某种程度上,理解家长的担忧,毕竟如果孩子真的成了那样,他所面临的,并不是性别气质上所谓的女性化而已,随之而来的,是大到社会、小到班级里的排斥。这比所谓的性别气质的“娘”化,要难以承受的多。

与其说害怕孩子“娘”,也许有一部分是,害怕孩子不一样,害怕孩子不是一个标准的男人或者女人,进而会害怕孩子不是一个标准的学生、标准的白领、不在标准的年龄结婚、不在标准的年龄生子,害怕孩子这一生,会因为不同,而被排挤,被摘出群体之外。

一个“不一样”的孩子,在一个“标准化”的社会里,只怕是每一步都会更艰难。我自己也亲身经历过,比起当事人来说,旁观者的无能为力,有时候更加难受。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人会标准化的长大。如果孩子有一天真的选择了那个不标准的选项,作为家长,都不能坚定地站在他们身边的话,他们受到的排挤,只会加倍的难受吧?

3

可是在某种程度上,我又是不理解的。

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一个性别,只可能是一种模样?

在反对“娘”的公众人物出现在孩子面前这件事上,许多人爱问的一句是:“难道你希望看到男人都变成那样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的是,“不,我当然不希望所有男人都变成那样”,但这不等于,我不接受有男人是那样。

事实上,我不希望男人成为任何一种规定的模样。他们不该都“变成”“娘”的,也不该都是所谓的“男人味十足”的。我希望的是,这世界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男人可以是刚强的,也可以是柔弱的,男人可以是粗枝大叶的,也可以心思细腻的

就是现在,男人也并不都是一样的。或者说,人类也不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4

我还不能理解的是,这一生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仅仅会因为喜欢过某个人,甚至只是看过而决定吗?

中学的时候,我喜欢的组合是SHE,三个女孩各有自己的个性,Ella大大咧咧的,Selina甜甜美美,Hebe个性十足,三个人各有各的模样,和而不同,是我心中女团最好的样子。

那时候,我有时候想要学Selina,梳着长长的头发,还要烫一点卷,说话慢慢的、甜甜的,有时候,我又想学Ella,想剪一头短发,变成一个酷女孩。

可是后来,我并没有成为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哪怕我听了整个青春期他们的歌,啊,不只是他们,还有周杰伦,陈绮贞,这些都是我青春期喜欢过的人,可我甚至连弹吉他都没有学会。

我也记得小学的时候,《薰衣草》《流星花园》风靡学校,那时候很多人都爱学女主角梁以薰,把头发歪歪扎起来,可是后来,甚至没到长大,只不过是电视剧结束罢了,大多数人又把辫子梳正了。

人最终成为什么样的人,除了与生俱来的基因,是太多事情综合作用的结果。那些小偶像也许有影响,却始终不可能是本质的影响。

就像我现在,每天都在写公众号,我越来越发现,我是不可能说服不同意我的人的,这世界原本也不可能,所有人都抱持相似的想法的,可是我能让那些也抱着相同想法、却困惑于是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人,发现这世界还是有和他相似的人。我从来没有改变过谁,最多是让一些人发现了另一部分的自己。

我想明星偶像也是相同的道理吧(并没有碰瓷明星的意思),我们在人群中找到那个自己认同的人,那么在这个备选项里,有更多更丰富的形象,又有什么不好吗?

文|青杏酱

图|《面具之内》

阅读更多:

要怎样做好一个娘炮?

娘炮没有担当吗?

我希望他的生活里没人称他“娘炮”

“找女朋友的好处就是可以夏天打伞” | 男生为什么不能自由打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声音matters:当你谈论“娘炮”时,你在仇恨什么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