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體工程師,就讀北科大專一,喜好軟體開發、音樂創作、寫作,經營部落格 WANcatServer 網貓伺服器。 website: wancat.cc

我在技藝班所見所聞

先前的文章提到過,我高中計畫就讀北科大五專精英班,由於這個班不好考,所以我在國三參加技藝班,用來在超額比序中加分。

我選擇的是電機電子群,學習內容大致是 焊接、佈線,以及計算電壓

焊接

我在加入技藝班之前已經有焊接的經驗,當初為了做 Arduino,有時需要自己焊零件,當時沒有觀念,買了烙鐵沒買海綿和烙鐵架,烙鐵頭第一天就黑了。也不知道要在電路板上焊,焊得又髒又醜,有時還把零件弄壞。

上了技藝班之後我才第一次使用了整套的焊接工具,烙鐵、烙鐵架、海綿、吸錫器、尖嘴鉗、斜口鉗、剝線鉗,技藝班的工具還不錯,至少設備完整、錫的品質還算優。

技藝班的課程基本上都是自己實做,老師會指定今天要做的東西,然後就讓同學開始做,第一天從焊三角錐開始,把六根電線兩端剝掉,焊成一個立體的正三角錐。後來還有練習拉線、做跳線、做電路,我認為這些都很好,在上了技藝班後我的焊接技巧的確提昇了不少,至少可以準確掌握烙鐵溫度與習性,可以讓手中的錫乖乖聽話。

當然班上有些同學對此沒有興趣,有些還會在旁邊亂,這不稀奇,不管是什麼課程總會有人沒興趣。只要對我而言,這是很有用的,這就夠了。

可惜並非如此

計算

技藝班的課程還有一環是練習「計算」,主要計算的內容是一個電路圖指定位置的電壓和電流。大概在第四堂課開始,老師給我們上計算的課程,老師直接告訴我們公式怎麼算,沒有多做解釋為什麼要這樣算。

對於這個我可以理解,畢竟大部分上技藝班的學生並不一定能吸收,就像是現在的國中教育,許多老師也是直接教公式,沒辦法,你就算教了原理學生也聽不懂。只是從中我發現我並不那麼適合技職教育,我的骨子裡還是希望追根究底想明白,我無法接受自己搞不懂的公式。

但這不是最糟的

所有的計算都是「用手算」,電壓的計算基本上數字不會給你太好看,不用想約分什麼的,常常有那種 50.9 V、51 K 的缺德數字,常常你要處理的是四位數除上三位數的除法,而且要算到小數第四位四捨五入到第三位

我真的無法理解,我們是未來要操作電腦的人,為什麼要做電腦完全可以取代的事?我們應該學習的是如何善用電腦,怎麼會是把人當電腦用?

在這個 AI 的時代,教的卻是計算機就能取代的事?

不為什麼,比賽就是這樣考。技藝競賽的選手就是要面對這種無腦四則運算,然而你完全無法從中得到任何有用的能力,算這個有什麼用?變人體計算機嗎?醒醒吧你永遠算不贏電腦的。

從這裡我開始看出台灣技職教育的落伍,為什麼那麼多人看不起技職?為什麼師長不願我們選擇技職?

面對桌上的一盤盤大便

過去我往往認為是因為社會「唯有讀書高」的觀念,保守家長不願意讓孩子成為一個「做工的人」,但現在我發覺政府自己就將技職教育辦的一團糟!

我只敢說電機電子群的範圍,我曾經訪問過一些讀過高職的學長,大概了解到現在的高職教學內容實在非常落伍,就像是上面舉的例子,以及各式各樣的遠古程式語言、無法跟上時代的課程,甚至據說某間高職還規定要使用 Windows XP。

我有位朋友就毫不客氣的說了高職資訊科全部都是 shit,他就是進去念之後才發現教的跟想像中完全不同,於是休學去工作了。

我知道資訊領域是社會變遷較快的領域,同樣的技術,可能五年、十年過後就變得完全不同,但台灣的技職教育沒有進步,還是在使用 20 年前的課本,還是在教著 20 年前的技術,還是在考學生如何用手算電壓。

我認同技職教育的價值,但如果政府端不出像樣點的課程,就莫怪學生不願意、企業不稀罕、家長不認同。

台灣的學生就像是要在一桌大便中選擇比較不臭的吃下去一樣,面對一樣爛的高中、高職、五專中,挑一個對自己最沒傷害的,忍痛吞下去,期望熬過去就有比較好的食物吃。

可悲台灣小孩,有未來嗎?

我寫這篇文章是希望,政府能重新制定真正有品質的技職教育課程,在推廣技職教育的同時,把技職教育的品質做好,教授與時俱進的課程,而不是算電壓這種荒謬的內容。甚至在給準技職學生上的技藝班中,就讓學生看出其之落伍。

「一屆不如一屆」,據說在十幾年前的高職,仍是十分重視實作。然而到了今天,高職卻越來越考試取向。
我相信台灣是辦得到的,我相信。

延伸閱讀

當老師對我們說:「可悲台灣小孩」 — 一個國中生,是如何變得不聞不問?

十五歲的生涯選擇,我為何拒讀高中? — 父子對於升學、技職教育的看法

1 篇關聯作品
教育114技職教育7
72
72

回應11

只看衍生作品
  • 想請問一下,若是小孩們本身已經被功利主義、分數至上制約了,該如何突破心防?(處在相對少數的老師留)(雖然這個問題很鳥但是我還是要問啊)

  • 說到技職不能愈來愈考試傾向,我覺得以台灣的情境談到後來好像還是會從升學制度下手。除此之外,自己感覺有一陣子(也許 10 到 15 年前?)取得專業「證照」被塑造成一件很重要的事,不曉得那個時候技職的學習環境是不是也自然會比較重視實作?

  • 我總覺得這個現象在很多領域都有類似的問題,被關注的焦點改進的速度快、幅度大。而那些不被關注的部分往往會彷彿時間不存在一樣停留在某個過去的時代。而仔細想想,大多數資源也都是投入在熱門的領域。

    這幾年技職教育的討論隨著較早的專科學校升等科大以及近幾年的大學招生不足面臨退場稍微有點點熱度,也有不少關於德國技職教育體系或是日本職人的報導,不知道能不能夠影響政府在預算分配上有些改變。如果要從下而上出現改變,可能需要結合一些社會力量?

    剛剛在搜尋一些技職相關的消息,發現這個網站 http://www.tvet3.info/ 一個專門關注技職訊息的網站。不知道原PO有沒有看過。又或許@Matty 會有興趣邀請網站主人來進行更多關於技職教育的討論XDD

  • 也来分享一点故事。我的母亲是在中国大陆的技校教书的老师,她之前带的班刚好就是电工班。在他们的电工课上,教的都是焊接、修理等实用技能,“算电压”是不会出现在电工课上的,原因很简单,这些学生毕业之后是要直接成为合格电工去就业的,在现实工作里,“算电压”也就用不上了。但是,如果这些学生中,有人不想直接毕业工作,而是想去考大学,那么他们就一定要学会计算电压。这些数学课,是阻挠他们升学的一大门槛。

    • 想起我高中的時候,學校組織到技術學校去學習交流,我在電工課上製作線路圖得了全年級第一(人生高光)。

  • 講一點大陸小孩的故事。

    20多年前,大陸小學生上課要學習「珠算」,就是用算盤來算數。那時候,尤其在一些小城市,有些企業機構的資深會計還會有一手飛速打算盤的絕活,儘管電子計算器早已普及。我當時也覺得學校的珠算課沒有意義,完全是教育改革落後於時代的產物,最大影響就是每年開學季,文具店能準時賣出一大批算盤。老師上課出題,我也是先心算,然後在算盤上直接把結果撥出來,坐等老師檢查,基本不理會算盤的操作邏輯;很多同學也是一樣,畢竟這門課不考試。

    上中學時,需要計算的內容越來越多,甚至有時過多投入到算數環節反而浪費時間,同學們也就都隨身帶着計算器了。但考試是禁止使用計算器的,這個工具被認為與「投機取巧」甚至「作弊」有關。於是,為了規避繁瑣的計算,出題老師往往會對題目數字做出精巧的設計,如果你在解題過程中需要計算 50.9/37.2,那基本可以確定你已經做錯了。。。

    上大學時,我讀機械工程,第一年要學習手動畫機械圖紙。當然,我們也會學習用計算機畫圖,而且實際工作也都是用計算機畫圖,再打印出來。不過老師還是強調,手動畫圖是「基本功」,「不會用手畫就不會用機械畫」——這當然不合邏輯。

    再後來,我又到法國讀研究生,我發現法國學生沒有學習過用手來畫圖,他們考試時也允許帶計算器,甚至還允許外國留學生帶辭典進考場——怕我們看不懂題目。。。

    時至今日,我依然不會打算盤;心算能力也退步到「外國人」水平,需要計算的第一反應常常是下意識抓起手機;手動畫圖也自從考完那門科目之後就再也不需要了。我唯一通過大量訓練留下的技能,就是被你批判的筆算~我甚至還會筆算開平方根,然而,的確,並沒有什麼用。。。

    • 这样的吗?哈哈哈我们好不一样。我是上幼儿园的时候学的珠算,当时很喜欢这种计算方式,下课之后还会自己算着玩。

    • @柯之林 可能跟年龄有关?我回想下,大概小学三年级左右才插进来珠算课,已经会算数的我最大感受就是多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