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郭先生

一个普通人

今天本来是应该是被“释放的”日子

發布於

现在是2021年2月1日15:22,距离之前社区人员告诉我解除集中隔离的时间还有8分钟。

可就在大约一个小时前,送我过来的亲属告知我,社区方面说解除隔离的前一天会有“医生”通知,等到电话中的人“发话了”,我才能离开这个地方。而那个时候我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将自己吃过的泡面碗冲洗干净放进袋子,不能说欢欢喜喜吧,但确实有一种“刑满释放”的快感,虽然等待着我还有在亲属家一个人的居家隔离,虽然只是从小地方换到稍大的地方,但是从隔离酒店回去的短暂时间也足够使我我期待。

可是

因为各方的混乱

我回去日子又变成明天,也就是2月2日

社区说:我们不是决定你能不能出来的的,具体会有人告诉你。

酒店说:先收你11天住宿钱,多退少补。其他不清楚。

后来我自己和“电话里的医生”联系,她告诉我:你算错了,今天到明天算一天。明天你能解除隔离。

那么,防疫规定是什么呢?

说好的法治社会呢?

咱们也别装外宾了,所谓“法治”,连“法制”都不健全,谈何“法治”?

相关防疫规定混乱、不透明、基层层层加码等等暴露的不仅仅是这个国家在疾控方面的缺点,更是一个体制性问题,事关地方利益,关系到地方官的乌纱帽就对中央言听计从,与民众利益有关的东西则是心不在焉,不管不顾。有学者形容这是“压力型体制”、这种地方不听中央的叫做“行为联邦制”,实际上只是现代制度壳子下的古代衙门罢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