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一

人生中年,寫作少年。

重温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初衷

[編按:此文原於去年十二月中發表。現今肺炎疫情全球爆發,外間對香港人的民主運動可能關心稍卻。但其實當地的政治情況不但未見好轉,警暴的問題更是每況愈下。筆者希望藉此文為大家重温反送中運動的初衷。]

香港的「反送中」示威已經進行了六個月,外間對抗爭者一個基本的批評是:儘管他們自以為目標正確,但暴力行為說到底都是錯。如果真的是為了民主公義,那他們又怎可能對香港做出如斯龐大的破壞,並對異見者施以暴力?他們是喊着漂亮的口號,不過實際上只是把不滿發洩在別人身上。這班人是暴徒,他們對香港的前途幸福毫無幫助。

問這些問題的,不少是愛好和平和講道理的人。他們不明白港共政府的蠻不講理,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提問。

香港政府和它背後的中國共產黨,想要的是香港和大陸的盡快融合。回歸之後,港府最重視的兩個基本建設是港珠澳大橋和廣州至香港的高速鐵路,都是將香港和國內聯繫起來的龐大交通項目。另外每日150個由國內到港的新移民,提倡普通話教學等等,都是盡快把香港融入大陸的措施。這個盡快融合的目標,是從未經過香港人的討論和同意的。

香港的市民又想要什麼?其實大多數的人都不過是想港人治港,香港事由香港人作主。這是鄧小平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本意,也是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基石。

港人抗拒和大陸盡快融合並不是因為歧視大陸人,或留戀英國殖民時期,而是因為看到香港和大陸政府的管治手段橫蠻無理,打壓異見分子的那一套尤其令人反感。鄧小平所說的五十年不變,走不到一半就已經變得面目全非。

例如,在三個星期前的香港區域選舉中,親中派大敗。之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竟然要向落敗的親中候選人道歉,並承諾給予這些人公職。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香港人已經通過選舉明顯的表示,這批人不代表我,但香港政府竟然可以用港人納的稅金去酬庸這些人,這就是完全漠視民意的表現。

又例如,數月前美國一隊職業籃球隊的主管在個人Twitter寫了支持香港示威者的語句,中國政府為了封別人的嘴,就竟然動員全國人民去杯葛美國職業籃球賽,並要求美國職藍把這名總管開除。這種逼人劃清界線,以生意利潤去要挾別人就範的行為,只可以用橫蠻無理去形容。

這些例子,過去二十年香港人已經經歷了無數次:商人王維基被無理拒絶電視牌照;大學學者如陳文敏和鍾庭耀因言論或研究不合政府心意而受到打壓;立法會選擧中反政府候選人可以隨便被取消資格,當選之後亦可以找個理由被褫奪議席。港共政府對反對聲音的斬盡殺絶,在今次的反送中運動裏更是體現無遺:警察濫打濫捕濫權,至今已拘捕了逾六千人,四成屬十八歲以下,最小的只有十一歲。

香港人和平遊行試過了,五十萬、一百萬、二百萬人出來也沒有用。選擧也選過了,不過許多港人支持的候選人不是被取消資格就是被取消議席。告上法院也告過了,但得出來的結果中國政府不合意就可以來個人大釋法,喜歡怎釋就怎釋。

面對這樣一個控制著龐大資源,橫蠻無理又不擇手段的政權,香港市民用什麼手法抗爭才算是合理呢?

香港人的選擇其實很簡單:要嗎就乖乖做順民,放棄自已的生活方式和家園,投入中共的懷抱;要嗎就用盡所有的方法去抗爭,去保衛自已的生活和城市。

我在香港長大,成長期是七八十年代。那時候的香港人從來沒有展現過這種不屈的氣質,大家都是埋頭在找生活,拼經濟。現在的韓國朋友也很驚奇[編按:筆者現在定居韓國],他們原以為香港只是個飲食購物天堂,不知道香港人有這樣的勇氣。香港人現在的反應,其實是很正常,被人欺負得太利害了,還有什麼其他的方法呢?

我也喜歡講道理,也反對傷害別人身體。抗爭者的手法不是不可以批評,但更逼切和重要的是指出當權者不法的行為和責任。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