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天

大馬人,現居台北。色彩偏差分辨度弱,愛邏輯推理,行動派,複雜的事簡單做,簡單的事仔細做,喜歡講故事,幻覺現實主義,不愛吃素。 這裡發布的都是我的原創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一場完美的犯罪


策劃,是一種天賦,一種與生俱來的特質,跟貓一樣,懂得伺機而動,稍有異樣就必須當機立斷,而我潛在的策劃因子,也因為一場完美的犯罪而被喚醒.

那年夏天,我依然留著一頭中分飄移的髮型,在單車道上忘形的仰天大笑,因為就在明天,我即將要進行一場盡心策劃的行動.

事情很簡單,巷口有間麵館,老闆為人陰險狡詐,每次跟他點餐,總是露出一臉嫌棄的樣子,也可能是我每次都只單點一個便當,就連湯我都不想加點,純粹是因為我食量不大,但基於私隱,這些生活習慣我就不跟老闆解釋,反正每次當他推薦我加點任何東西時,我都說免了,這樣就好,也可能多次被我婉拒,導致老闆臉上肌肉癱瘓,無法做出微笑之類的表情.

某天,我一如往常坐在麵館外等待便當,等待時間不算久,約莫半個小時,直到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半個小時的等待時間是久的離譜,要不是方圓百里就只有那家麵館,我才不會把標準降到那麼寬,我這個人沒什麼優點,就是適應能力還不錯,接受度大,知人善用,勤儉持家,如果你有耐性,我還算長得耐看那種,意思就是第一眼普普通通,第二眼相當普通,接下去你看到的我依然普通,但習慣了,就覺得還不錯,這種樣子就是耐看.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突然看到我眼前四十五度角的飲料區的鐵欄杆上,少了一根鐵柱!那飲料區裡面堆滿了各式各樣的罐裝飲料,而我幾乎不喝碳酸飲料,原因有兩個,一是不健康,而且不解渴,糖分還很高,不可以喝太快不然氣泡倒灌到喉嚨的瞬間會很難受,不環保,每次喝碳酸飲料都會製造出空瓶子、空罐子之類的;第二個原因,貴.

那少了一根鐵柱就表示,不需要打開鐵門,就可以把飲料從倉庫裡拿出來,只要解決手不夠長的問題就好了!我是天才,但我要低調,就算我解決了手很短的問題,就這樣大剌剌的拿著飲料出去一定會被發現,我轉頭看了店員一眼,確認他正在死盯牆上的電視機,我繼續回頭思考.



麵館外場三個員工,除了那個看電視的,還有一個打雜阿姨和胖大叔,胖大叔很好解決,他雖然是負責外場,但每天都往廚房打轉,走來走去的,難道是在減肥而刻意增加運動量嗎?反正他忙著裝忙,所以胖大叔這一個可以忽略,而打雜阿姨就比較難對付了,先不說她神出鬼沒的步伐,難以估計她的動向,有時候她在擦桌,有時候她又在幫客人結帳,她的任務相當不明確,所以唯一能躲開他們視線的機會,就是,他們上班前或下班後.

下班後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下班後,我已經睡了,我是沒有很喜歡喝汽水到會犧牲睡眠時間的程度. 但上班前,是有可能辦到的. 算了算,他們開店時間是下午一點,吃了早餐再來順道取個飲料豈不是美哉.

就跟每個故事一樣,就算孫悟空也要隊友,所以我找了兩個人來幫忙,他們算是我的好朋友,但我已經忘記他們名字,就連姓什麼都忘記了,很大程度是因為接下來發生的事,讓我之後漸漸對他們的印象越來越陌生. 所以姑且叫他們A和C.

我和他們兩人說了全盤計劃後,他們頻頻點頭,略有所思的模樣,似乎還在消化剛剛的內容:

A負責在前一個路口等我,我會在那邊把飲料轉交給他;C負責在麵店門口坐著,一來可以把風,二來可以掩護我,若有人突然出現,我們假裝約在麵店外就好. 而我則是執行最重要的一環 – 拿飲料.

說起來也沒什麼技術門檻,用旁邊的掃把改裝成一個鉤子,在把柄處用繩子綁了一個圈固定,再系一個大圈牽著繩子的另一端,形成一個可以伸縮拉緊的工具,然後再小心翼翼的把掃把棍伸進倉庫,把大圈套在飲料瓶口上,此時在門外的我只要把繩子用力一拉,就可以把飲料取出。

堪稱完美,結束之後在把掃把復原,神不知鬼不覺.

A和C必須要記得自己的跑位,要假裝我們是不期而遇,還特別安排好大家前往麵館的路線都不一樣,免得一大清早的三個十歲的小朋友在路上鬼鬼祟祟的引人注意.

一切準備就緒,就在約定好的當天,我按照計畫行事,路上沒遇到他們,心想他們果然按照計畫走,我們要假裝沒約好,要一切發生的很自然.

我到了麵館了!人呢!?

他們放了我鴿子,後來我找到機會私下問了他們,A說他家有很多汽水,就不打算偷了;C說他媽媽不允許. 所以就沒來了.

我失望極了,是為了汽水而失望?其實不是,我是因為無法滿足「完成」某些事而失望.

但沒關係,我很快的就找到了另外兩個同學再進行了另外一場計劃,那就是雜貨店的巧克力!

這次我學會了,馬上找馬上執行,就用聲東擊西的方法,我們輕而易舉的得到了很多巧克力,三人開心的在大操場的樹下分裝巧克力.

其中一人開心的說到

「不夠分也,再去多偷一點啊!」

就這一句,恰好被住在雜貨店後面的阿姨聽到,阿姨跟我們眼神四目交接,好像在確認些什麼.

果不其然,阿姨就去跟雜貨店老闆說

「有個長得很耐看的小孩來偷你家東西!」

雜貨店老闆聽到關鍵字便知道那人是我,絕對是我.

最後我也把該付的錢給了雜貨店老闆,而我也從那個時候開始,知道自己做的事情雖小但依然是不對的事. 我痛定思痛,發誓以後絕不再犯.

而同時我也得到了另外一個啟發,就是隊友,要慎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