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斑比

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世上多痴人,節選《笑林廣記》/《殊稟部》

約略選一些而已,這部內容比較多

週二~已經上班一天過後的周二,天氣微熱...,此時正適合看笑話輕鬆一下啊(不管天氣怎樣都會被我扯到這邊吧)!
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笑林廣記》的《殊稟部》吧~
(殊稟的意思是,這人有特殊的天賦異稟,真的是異稟...,沒在跟你客氣那種...)

《笑林廣記》/《殊稟部》
善忘
一人持刀往園砍竹,偶腹急,乃置刀於地,就園中出恭。
忽抬頭曰:「家中想要竹用,此處倒有許多好竹,惜未帶得刀來。」
解畢,見刀在地,喜曰:「天隨人願,不知那個遺失這刀在此。」
方擇竹要斫,見所遺糞,便罵曰:「是誰狗肏的,屙此膿血,幾乎屣了我的腳。」
須臾抵家,徘徊門外曰:「此何人居?」妻適見,知其又忘也,罵之。
其人悵然曰:「娘子頗有些面善,不曾得罪,如何開口便罵?」
(....這人一定不會有什麼煩惱,他忘得太快了...,但他身邊的人應該每天都好氣又好笑...)

爇衣
一最性急、一最性緩,冬日圍爐聚飲。
性急者衣墜爐中,為火所燃,性緩者見之從容謂曰:「適有一事,見之已久,欲言恐君性急,不言又恐不利於君,然則言之是耶,不言是耶?」
性急者問以何事,曰:「火燒君裳。」
其人遽曳衣而起,怒曰:「既然如此,何不早說!」
性緩者曰:「外人道君性急,不料果然。」
(.....這次我站性子急的那邊,這種事情你要快點說啊!)

剛執
有父子性剛,平素不肯讓人。
一日,父留客飯,命子入城買肉。
子買訖,將出城門,值一人對面而來,各不相讓,遂挺立良久。
父尋至見之,謂子曰:「汝快持肉回去,待我與他對立看。」
(....這有意思嗎?就像上次小鹿騎機車遇到兩車在巷子交會,巷子窄,需要其中一車倒退出去,結果兩台車都不動.....,最後小鹿自己換條路走,走時他們兩台還卡在那,很想問他們...你們到底哪一台不擅長倒退,直接說,我們可以幫忙的...)

槌碎夜壺
有病其妻之吃醋,而相訴於友,謂:「凡買一婢,即不能容,必至別賣而後已。」
一友曰:「賤荊更甚,豈但婢不能容,並不許置一美僕,必至逐去而後已。」
傍又一友曰:「兩位老兄,勸你罷,像你老嫂還算賢慧。只看我房下,不但不容婢僕,且不許擅買夜壺,必至捶碎而後已。」
(.....這部中有許多夫妻間的懼內笑談,個人覺得大部分大家都看過了,小鹿便沒有節選,但這則...,不選不行,這位太太吃醋的程度實在太讓人驚訝.....。)

本次選的笑話比較多,先放一張昨天看到的貓貓,昨天剛好在疑惑下雨天時,貓咪到底躲在哪,結果一抬頭就看到牠。

本來在睡覺的貓貓,被拍照的聲音吵醒

莫說是我
夫婦正行房事,忽丈母闖入,夫即倉皇躲避。
囑其妻曰:「丈母若問,千萬莫說是我。」
(....有兩件事情想問:一、為什麼這位老公這麼熟悉被捉姦的處理流程?二、女婿不在女兒床上,但剛有人,這問題不是更大嗎?)

只說是我
一丈人晝寢,以被蒙頭。
婿過床前,忽以手伸入被中,潛解其褲。
丈人大驚,乃揭被視之,乃其婿也,訶責不已。
丈母來勸曰:「你莫怪他,他不曾看得分明,只認是我了。」
(....最好丈母娘只是不會說話,越解釋越糟喔...,不然你們這一家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丈母不該
女婿見丈人拜揖,遂將屁股一挖。丈人大怒,婿云:「我只道是丈母囉。」
隔了一夜,丈人將婿責之曰:「畜生,我昨晚整整思量了一夜,就是丈母,你也不該。」
(.....你搞清楚重點啊!!!另,結合上一則的話,原來是可以收場的!)

望孫出氣
一不肖子常毆其父,父抱孫不離手,愛惜愈甚。
人間之曰:「令郎不孝,你卻鍾愛令孫,何也?」
答曰:「不為別的,要抱他大來,好替我出氣。」
(這是真的...,通常父親不孝順,孩子也不會孝順到哪去)

《殊稟部》有許多讓人又氣又嘆的笑話,大家有興趣可以在網路上搜尋看一下~

最後附上小鹿在拍上面那隻貓咪時,從小鹿身前走過的另一隻貓咪,最近牠們好像習慣我了,比較不會一見到就跑。

默默通過的貓咪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與身體有關的老笑話節錄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