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斑比

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服務,因為這是我自己的責任

希望什麼,或者說,覺得哪裡不夠好,那我們就去做什麼讓它變好~

大家有聽過反光鏡阿伯嗎?

這位阿伯叫張秀雄,他住在新北市的中和,本來只是一位單純的;退休後在家含飴弄孫的阿伯,直到他在68歲某次跟家人出遊途中,那次的出遊讓他目睹到一個車禍,當時有一條生命在他眼前逝去,這件事情帶給他很深的感概,他發現車禍現場旁的反光鏡結滿了蜘蛛網,可能是肇事原因之一,他就想…,如果反光鏡是乾淨明亮的,是否就能避免掉車禍的發生?

從此以後他開始在每個沒有下雨的日子,每天在凌晨3點多出發,騎著一台野狼擋車,載著折疊鋁梯、20多條毛巾等物品出門,出門做什麼?
出門擦拭北台灣的反光鏡。
他擦了9年,擦了至少19萬面反光鏡,阿伯說「擦得亮晶晶,心也跟著清」。

擦反光鏡是他自發的行動,期間他被狗咬過,也車禍摔斷過肋骨,也曾被人恐嚇,也被人誤認成小偷過,但這些都沒有讓他停下他的腳步,挫折沒有,那榮耀呢?

交通部曾頒發「金路獎」特殊貢獻獎表揚阿伯,新北市交通局也曾在重陽節前夕登門贈禮,這些張阿伯都婉拒了,他說,他只是做他覺得對的事,而這件事,他會一直做到不能做為止。

張阿伯在今年的6月初離世,享壽78歲,他帶給許多用路人路上的平安,也感動許多人跟他一起加入擦亮反光鏡的行列,小鹿看到他的事蹟時,想著阿伯做的事情是他的責任嗎?其實不是喔,這件事情應該是交通部的責任,而用路人出車禍,會有人怪張阿伯嗎?絕對不可能,因為這真的不是他的份內之事。

但張阿伯把這件事當作自己的事情。

他負起了他認為是他責任的責任,並且持續。

這讓小鹿很慚愧…,小鹿問自己,現在的環境,我滿意嗎?如果我不滿意,那我做了什麼嗎?比如說看到公共空間有人亂丟垃圾,我自己是沒丟,但我有檢嗎?也沒有啊…,那我比起丟的人,又有多少差別呢?當錯誤發生時,沒有阻止與矯正的人,並非是中立,而是站在錯誤的那一方,冷眼旁觀,其是是一種隱性的支持…。

我們對現在的環境,並非沒有責任,這是小鹿從這位張秀雄阿伯身上學習到的事情,今天寫出來跟大家分享,也趁機對自己做一番鼓勵,鼓勵自己承擔,鼓勵自己做下正確的決定,鼓勵自己持續做應該做的事情。

散步看到,好漂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閒聊故事:蝸牛牽我去散步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