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斑比

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為自己讀一首詩-蘇紹連「獸」

讀一首詩,做自己的反省

我們今天一起來看詩人蘇紹連的散文詩:獸吧~
(小鹿很喜歡這位詩人的本名的諧音,少年0.0)
這首詩在網路上也找的到全文,不過為了小鹿講感想方便,還是附上:



我在暗綠的黑板上寫了一隻字「獸」,加上注音「ㄕㄡˋ」,轉身面向全班的小學生,開始教這個字。費盡心血,他們仍然不懂,只是一直瞪著我,我苦惱極了。背後的黑板是暗綠色的叢林,白白的粉筆字「獸」蹲伏在黑板上,向我咆哮,拿起板擦,欲將牠擦掉,牠卻奔入叢林裡,我追進去,四出奔尋,一直到白白的粉筆屑,落滿了講臺上。

我從黑板裏奔出來,站在講臺上,衣服被獸爪撕破,指甲裏有血跡,耳朵裏有蟲聲,低頭一看,令我不能置信,我竟變成四隻腳而全身生毛的脊椎動物,我吼著:「這就是獸!這就是獸!」小學生們都嚇哭了。



關於散文詩,之前在聊秀陶那篇時,小鹿有介紹過這是一種形式像散文,但內容物是詩的作品形式,本質是詩,但它格式像散文。

這首「獸」收錄於詩人的驚心散文詩這本詩集中,有興趣可以看看這本詩集的其他作品,小鹿後面還會聊詩人的睡魚。

至於這篇「獸」,他一開始展示了一個老師在課堂上教學的情景,後面表達出老師對於學生教不會或是說不懂老師所要表達的是什麼的時候,老師的內心情緒,這像不像前陣子流傳的一個影片,有位住在中國江蘇省的爸爸,在白天躺在馬路上哭喊著:「我實在教不了我女兒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這位爸爸痛苦的點是他女兒堅持「800減700是900」!

嗯哼...小鹿其實滿希望記者去問一下為什麼小妹妹覺得八百減去七百是九百...,個人很好奇~

話說今天剛好也發生朋友教小孩教到略為崩潰的事情,小朋友本來前面寫數字都寫得好好的,突然卡住然後一直回不來...

突然就反了~


朋友們的反應是紛紛安慰媽媽:這正常啦,弟弟長大以後就會改過來了。
....除了這樣跟自己講還能怎樣(遠目)。

ㄟ?小鹿本來是要聊什麼來著?

嗯..,總之這首詩除了讓人感受到,老師或說教導者是否會在受教者無法理解或是怎麼努力對方都吸收不了時,因個人的情緒化導致狂暴,進而傷害弱小的那一方,就像我們偶爾會在新聞上看到失去理智的老師或是保母痛毆受教者之類的事故。
還是日常在家庭中看到陪小孩寫作業寫到大人崩潰的情景。

小鹿也自我反省...,我是不是有過不管對方的接受與否,硬是將自己的想法與理解強壓在對方身上?我是否心中也藏著一隻獸,他從未消失,並在自己因為情緒上來時,放開籠門,出而噬人?

是啊....我們本來是出於一番好意,想要讓對方明瞭,但不管是恨鐵不成鋼,或是自己預設要達到成果卻沒有達成,都與對方無關不是嗎?

但我放出了心中的獸。

等到理智回來的自己,衣服被獸爪撕破,指甲裏有血跡,耳朵裏有蟲聲,自己竟變成四隻腳而全身生毛的脊椎動物,我們受傷了,對方也受傷了,討不了好,也沒有收穫成果,又是何苦來哉。

小鹿偶爾會有講課的機會,有時會看到聽眾聽到睡著,這是聽眾的錯還是講者的錯(說不定是小鹿聲音太好聽催眠)?還是根本沒有對錯?就小鹿自己而言,是小鹿的錯...,如果我能講得更讓人容易吸收,或是更言之有物,對方是否就會醒著?
結束後的小鹿,還是獲得了來年再前來的機會,此時只能更加用心準備,再多練講幾次,再多聽試講後對方提供的意見好做修正,至於成效,那真的與講者無關,這是小鹿看這首詩的感想,大家對這首詩的看法又是什麼呢?

最後附上以為是擺飾就要騎車經過,結過咪咪動了一下才發現是真貓!這是在轉角所拍的咪咪唷~

超可愛超端莊的,曬太陽的貓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辛辣的批判-秀陶.掛圖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