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斑比

想記錄那些閱讀過後有感觸的笑點與那些其實不知道也無所謂的小事,雁過可能會留影,也可能被拔毛,也可能成為某人眼底映照下的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同,所以形成了各色的風景,就看看我眼底的風景吧。

見景讀詩-陳黎.蝴蝶風

見蝴蝶想起詩

曾聽人說,現代的人很少讀詩,詩詞好像跟我們的日常生活距離越來越遠。

小鹿自己是不太有感覺的...,畢竟鹿媽以前就要她女兒每天背一首詩,小鹿就這樣從五言絕句-七言絕句-五言律詩-七言律詩背到了樂府....。

而且詩在日常中也不是看不到,像過年貼春聯,會想到最常見的: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過七夕時也能搖著團扇念兩句: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到了九九重陽,遊子就像:獨在異鄉為異客, 每逢佳節倍思親。更別說知名度(個人觀點)最高的: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而且牆上的字畫、桌上的杯壺、手帕上的刺繡等等事物上是常見詩詞的,詩詞似遠也似近,端看我們是否與之連結罷了。

但說到新詩,小鹿就陌生許多,只能記得鄭愁予他達達的馬蹄聲與席慕蓉曾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此外就只剩下課文中徐志摩那悄悄的來又悄悄的走。

而昨日在銀行的台階那,看到一隻蝴蝶停歇在落葉的旁邊,突然想起陳黎的一首「蝴蝶風」來。這首詩收錄在貓對鏡這本詩集中,網路上可以找到,小鹿就不放全文了。

會有感觸是因為..,我們應該也有過這種經驗吧,想了解心愛的對方,但對方卻在自己的心房外,圍了牆..,還是緊閉的金屬牆,而我們的情意就像拍動翅膀的蝴蝶,只能在外飛舞卻找不到進入的地方,但我們明明曾經情意相通過,我們在同樣的點上發笑,在談論未來時發現有彼此的位置,我們交織出兩個人共通的軌跡..,但現在就是不得其門而入。

詩的一開始「南半球蝴蝶一萬隻翅膀的拍動,造成北回歸線附近被愛追逐又背棄愛的女子夏日午夢的颱風…」難道要有一萬隻蝴蝶去拍動牠的翅膀,才能讓對方再度想起那些情感嗎?

但就像這隻停歇的蝴蝶一樣,與其想著是不是因為情重所以情傷,不如在停歇後,獨自飛舞自己的風采吧,感情的事,過了就過了。

落葉與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