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心理

每天一點心理學

67%的人都幻想過殺戮,「暴力幻想」是病嗎?

發布於

最近朋友找我聊天,說自己有個難以啟齒的煩惱。她告訴我:



每次跟男朋友吵架沒發揮好,我就會在腦子裡想像“把他的頭打爆”! (字面意思,真有畫面,腦漿四濺的那種)


你知道生怕《致命女人》是個紀錄片的心情不?




這位朋友平時從不暴力,對人對小動物都很溫柔,但現在懷疑自己其實很可怕。萬一哪天真沒忍住下手了,怎麼辦?



你是否和她一樣,常被自己腦中一閃而過的暴力想法嚇一跳?



比如:


幻想自己是殺人魔或者大反派


夢到小時候對自己很嚴厲的老師,在夢裡對其破口大罵拳腳相加


騎車看到有人擋路,想朝他撞過去


心理學研究者將之命名為“暴力幻想(Aggressive Fantasies)”。它很常見,大多數人都有(甚至67%的人都幻想過殺人),且一般不會變成現實。



但在一部分人身上,暴力幻想和未解決的創傷有關,有可能會降低你的幸福感。




暴力幻想指:有關身體侵害、性侵害、情感虐待等傷害性行為的想法(Violent Ideations Scale 等量表對暴力幻想的定義)。有可能嚴重到犯罪(殺人/強姦),也可能是一般的攻擊(羞辱/毆打)。幻想可以是晚上做的夢,也可能是白天出現在腦中的想法。




電影裡也經常出現這類橋段。




比如《白日夢想家》中,膠片洗印經理 Walter 性格內向,但他總是出神地幻想自己的英雄事蹟,其中很多都有點暴力:在電梯裡羞辱自己的上司,像超人一樣衝破建築物和人對打……




《美國精神病人》裡,Bateman 白天是英俊迷人的股票經紀人,晚上卻幻想著攻擊那些和自己有過節的人。



暴力幻想很常見。實際上,當人們被問到“你有沒有以身體傷害等方式傷害他人的想法”時,答案是這樣的(Nagtegaal et al., 2006):



人們出現暴力想法的頻率是:


從沒有過的,佔40.3%;


一年有幾次的,佔29.2%;


一個月有幾次的,佔19.4%;


一周一次或更多的,佔11.2%。




即便是最極端的“殺人幻想”,也常見得令人震驚。比如,針對617名芬蘭大學生的研究表明,67%的人曾有過殺人幻想,7.8%的男性和5.3%的女性每週甚至每天都會有殺人幻想(Lintunen et al., 2015)。



有“暴力幻想”的人,可能會對自己感到困惑和恐懼。



尤其是女性,她們對於攻擊性事件會習慣性地產生防禦反應,體驗到更多的負面情緒(例如,內疚、焦慮、恐懼和感到危險),她們在產生暴力幻想時也會有這些情緒(Lintunen et al., 2015)。



其實,暴力幻想並不危險,它可能和你過去的創傷有關。如果暴力幻想給你造成了情緒困擾,也是有辦法改善的。



生活艱難的人,想沒有暴力幻想都很難



1)研究發現,暴力幻想大多和生活不易有關。



96%的暴力幻想,都是因為令人不快的情景而產生,例如和戀人的爭吵、和朋友或同事的爭吵、家庭衝突、遭到了羞辱、被搶劫等。只有3.2%的暴力幻想因“尋求刺激”而產生(Crabb, 2000)。




2)暴力幻想產生的原因,也有性別差異。



在幻想攻擊對方的原因中,男性更可能因為面子或榮譽問題攻擊對方,女性更可能因為爭吵和伴侶關係問題攻擊對方。



在幻想攻擊的對像上,男性的攻擊對象更多地是陌生人、朋友和公眾人物,女性的攻擊對象更多是家庭成員、前伴侶或騷擾者,且女性更可能針對一個人重複性地產生暴力幻想(Lintunen et al., 2015)。



3)多項研究發現,早年的創傷性經歷和暴力幻想的產生有關,比如:



遭遇過性侵。曾經遭遇過性侵,和有更多的暴力幻想顯著相關,男性和女性都是如此(Barner, 2003)。


遭遇過欺凌或攻擊性養育(父母的不當養育行為,如打孩子或對孩子大喊大叫)。一項研究發現,童年經歷過越多種類的侵害,越有可能產生暴力幻想。遭受過10種不同種類侵害(如欺凌、性侵、攻擊性養育)的男性和女性,過去一個月產生過暴力幻想的可能性為97%和73%(如果沒有受過侵害,產生暴力幻想的可能性只有56%和23%)(Eisner et al., 2021)。


感受到自己被不公正對待。不公正感在遭遇過創傷性事件(比如被他人傷害或羞辱)與具有復仇幻想之間的關聯中起中介作用(也就是說,創傷性經歷和人們感受到的不公正感正相關,進而與報復的慾望和報復的想法正相關)(Goldner et al., 2019)。


童年經歷過越多種類的侵害,越有可能產生暴力幻想



4)暴力幻想也有好處:它與“想像力豐富、對經驗更開放”等積極品質有關



一項研究發現,想像力更豐富(具有生動的心理意象,並且容易沉浸在想像的體驗中)的男性,也往往具有更具侵略性的性幻想。作者認為,想像和形成心理意象的能力通常與更豐富的幻想有關,其中包括侵略性的性幻想(Bartels et al., 2017)。


對經驗更開放的人更頻繁出現暴力幻想,他們想像社會規範之外的場景,可能是在表達他們的創造力(McCreery & Krach, 2018)。



暴力幻想一般不危險,但可能讓你不幸福



如果你有暴力幻想,可能會擔心:是不是哪天變成現實?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精神科醫師 Gellerman 博士,審查了有關罪犯和普通人的暴力幻想的研究,並得出結論:暴力幻想並不能預測潛在的暴力行為(Gellerman & Suddath, 2005)。



會讓暴力幻想變得危險的,是幻想者本身的一些思維和行為習慣。



心理學博士 Johnston 指出,如果暴力幻想是對世界感到普遍性憤怒的價值觀的體現,如果暴力幻想者把人們都看成不值得信賴且充滿侵略性的,那麼這種價值觀可能將暴力行為合理化。


在容易產生怨恨和敵對性情緒的人中,暴力幻想可能是暴力行為的一個危險預測因素。與之不同的是,那些只是因想像力豐富而產生暴力幻想的人中,暴力幻想可能只是他們生活中無害的一部分(McCreery & Krach, 2018)。


此外,飲酒會削弱人們對暴力行為的抑制能力。一項研究發現,有暴力幻想且大量飲酒的人,最有可能做出攻擊性行為(Watt et al., 2013)。


儘管暴力幻想一般不會導致暴力行為,但它的存在很可能和心理困擾有關。



有暴力幻想的人與沒有這種幻想的人相比,更有可能出現抑鬱、焦慮、憤怒和創傷後應激障礙症狀(Moeller et al., 2016)。


研究發現,發洩性的行為會增加憤怒,暴力幻想也和發洩性行為一樣,可能會使人的注意力集中在暴力的思想上,並阻止人們建設性地表達自己的憤怒(Martin et al., 2013)。


香港教育大學的研究表明,產生暴力幻想後,人們更可能經歷思維反芻(對生活中的壓力事件進行反复而消極的思考),幸福感也會降低。


如果暴力幻想的確困擾著你,請不要擔心,你也有辦法減少這些幻想。



減少暴力幻想的三種方法



如果暴力幻想到達了困擾你的程度,也有一些通用技巧來減少這些幻想。



比如從這幾個方面入手:



分散注意力。研究表明,通過思想抑制來減少暴力幻想是無效的,但分心可以使人減少暴力幻想(Nagtegaal et al., 2016)。通過嘗試冥想等平和和放鬆的活動,可以將自己的注意力從暴力幻想中分散開。


適當地表達憤怒。通過暴力幻想來發洩憤怒不可取,但壓抑憤怒同樣不可取。減少對憤怒的壓抑,才可以實現自我的療愈。推薦你讀:“我很生氣,但我不說”:如何體面地表達憤怒?


先解決焦慮和強迫的症狀。心理學碩士 Griswold 審核的文章指出,焦慮的情緒可能會讓你增加對暴力幻想的注意,並想把它從腦海中逐出,但越是這樣做越會讓暴力幻想對你造成困擾。此外,如果總是試圖清除自己的暴力幻想,處在和暴力幻想的對抗中,這可能是傷害強迫症(Harm OCD)的體現。這種情況下,解決焦慮和強迫才是更根本的。



危險的從來不是暴力幻想,而是在我們意識之外的東西。是那些過去的傷害,是無法表達的憤怒和焦慮。



當越能意識到自己的情緒時,也就更加接近自我接納。



祝我們都可以與自己和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全世界,我最討厭我自己”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