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岫先生

身在台灣,心繫神州,兩岸必須各退一步,才有可能和平統一,若認同理念,敬請轉發文章,謝謝!

中篇小说《2035,弃共从儒》1/4

(edited)
放弃共产,参考「新加坡模式」;改从儒道,和平解决两岸纷争。如果赞同理念,敬请转发文章。

《目录》

自序

第一章:重返文明

第二章:软革命

第三章:弃共

第四章:从儒

第五章:新混合制

第六章:民主殿堂

第七章:法治中国

第八章:不信任投票

第九章:选举学分

第十章:台湾问题

第十一章:迁都

第十二章:缩省

第十三章:睦邻

第十四章:世界共同语言

第十五章:汗青山

后记

【自序】

对于两岸人民来说,无论是武统或是台独,都将是个灾

难,因为两者都避不开战争。至于灾难有多大,范围有多

广,这恐怕无法评估,因为打起仗来变量太多,没人说得

准。对中国而言,台湾的战略地位异常重要,台弯就像一把

门闩,打开门中国才能走向世界,如果再加上民族情感与历

史文化,那台独所要面对的战争,绝对不会是一次性的独立

战争,而是永无止境,甚至毁灭性的战争,这绝对不是危言

耸听。如果幸运没爆发核战,那无论风雨有多大,应该都会

慢慢平息。灾难过后,也许我们会回过头来看看,代价这么

大,牺牲这么多,这战争有必要吗?灾难真的无法避免?除

了这两条绝路,难道就没有第三种选择吗?

   天无绝人之路,只要大家共同努力,当然还有选择。在

台湾,如果你还认同中华民国,就表示你还是中华儿女,凡

是中华儿女都有责任为两岸找出最佳的路,而不是像政客们

那样开口闭口爱台湾。喊喊口号他就能获得选票,但是我们

小老百姓能得到甚么?我们只求安定生活,要和平不要战

争。如果两岸能够冷静下来各退一步,互设底线给对方,大

家心平气和坐下来谈。台湾要求的底线可能是要大陆放弃共

产独裁(因为与独裁政权一起,生活没有保障);大陆要求

的底线应该会是要台湾放弃独立(因为你都要独立,那就没

甚么好谈了)。如果两岸可以走到这一步,那两条线的中间

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发挥,相信以两岸人民高超的智慧,绝

对可以找出最合适的路,和平共处,两岸双赢。

   经国先生曾主张,「立足台湾,胸怀大陆,放眼天

下」。两岸血浓于水,无论政治经济或是历史文化,都不可

能完全切割,台湾更不可能偏安一隅,唯有敦促大陆走向民

主安定,台湾才有未来;因此,胸怀大陆是绝对必要的。大

陆的民主与现代化,台湾不能置身度外;若胸无大陆,则台

湾将只是欧美国家的一颗棋子,任由摆布、抛弃,不只唯唯

诺诺,还得朝觐进贡,永远抬不起头。

   也许安逸的生活过太久,忠告少有人喜欢听,出版这书

本意就像打水漂,希望能够激起一些水花;但也有可能扑通

一下就没了。其实只要两岸人民齐心,敦促两方政府各退一

步,就能海阔天空;但是老实说,要退这一步真的很难。也

许这是历史洪流,不是几个人的力量就能改变,螳臂安能挡

车?但是尽人事,听天命,至少我们可以跟子孙们说——

「为了两岸的和平,我们曾经努力过。」

【第一章】 重返文明

2035 年 9 月 5 日清晨六点,木兰特区新首都医院 8F-2801

室。

   清晨的阳光窜过窗户边缘的空隙,停留在奕书脸上,奕

书使劲地张开眼睛,蒙胧中看见了熟悉背影;他惊讶地大叫

着:「博士!真的是博士吗?」奕书不敢相信他眼前的一切。

   12 年前,他和博士正在喜马拉雅山区追踪野人时,不慎

跌入溪谷,顺着湍急的溪流载浮载沉,所幸被冲上一处浅滩,

后来竟被野人救起,从此与野人为伍并长达 12 年之久。「博

士」是他所看见的最后一个人类,也是他 12 年来第一次见到

的人。

   「老天保佑,你终于醒了。你失踪后,我带着搜救队搜遍

了整个山区,就是找不到你,原以为凶多吉少,想不到昨天看

到电视的新闻报导,说于喜马拉雅山区救起了两个野人,其

中一个脖子上还挂有「奕书」字样的项链,我赶紧赶了过来,

没想到真的是你。」博士湿红了眼眶,哽咽地述说着一切。

   「那次掉入溪谷后,不知被冲到多远的岸上,恍惚中一

双毛茸茸的手摇醒了我。野人夫妇很友善地找来草药,替我

治好了脚伤,又提供我食物。脚伤痊愈以后,我试图找出回家

的路,找了好几年了,但都徒劳无功,后来索性放弃,从此与

野人夫妇在深山里面过着没有文明的生活。直到最近野人夫

妇相继过世,我才带着小野人,试图重返文明。然而终因体力

不支,又没有食物,我们相继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

在这里了。对了,小野人呢,他在那里?他还好吧!」奕书问

道。

   博士:「他很好,他正在检验室里接受检查,等你好一点

我再带你去看他。你好好休息,总统先生昨天还亲自打电话

过来询问你的状况,要你好好调养身体呢!」

   奕书:总统先生!总统先生慰问我?中国已经实施民主,

改行「总统制」了吗?真是「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我

到底离开文明多久了?彷佛可以感觉到,现在的中国好像有

很大的变化。

   博士:现在已经是 2035 年,你失踪整整有 12 年了,这

12 年中国的确有很大的改变。

   奕书:是什么重大的改变,可以说给我听吗?

【第二章】 软革命

   博士:2023 年,就在你失踪那年的 6 月 4 日,一群学生

在人来人往的天安门广场上,拉开预藏在胸前的白布条,上

面有红色鲜血染印的八个大字「国会精简,议员直选」;

   学生们还来不及发表言论,马上就被现场的维安武警连

拉带拖的带走,并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起诉。

原来这是一群来自北京大学的学生,他们平日就热衷于中国

民主与政治改革,并常在学校及网站上公开鼓吹:「中国必须

实行民主改革,开放党禁,国会议员直选,实行类似德国、新

加坡的内阁体制……」,然而,当时的中央领导阶层是不允许

的,因为这就直接挑战了「中国要由共产党一党领导」的坚

持。

   在公开审判中,学生领袖慷慨激昂的答复:「我们到天安

门不是要为六四翻案的,而是在为中国民主与国会改革做和

平的请求。从前秦桧要杀岳飞,就给他冠了一个罪名,叫做

『莫须有』;什么叫『莫须有』,就是大概有吧!说他大概有

叛国的罪嫌。我告诉你,就算是岳飞自己当了皇帝,他也没有

背叛国家,更没有背叛民族,他背叛 的只是一个昏君,一个

奸臣。我们有没有错,全国十四亿同胞知道;我们有没有错,

历史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你没有资格定我们的罪。」

   在拘留所里,他们开始绝食,并以鲜血在墙壁上写下四

行大字「行之浩浩荡荡,为之轰轰烈烈;力求自由平等,恢愎

中华自尊」,以行动展现以身殉道的决心。而就是这四行字与

成仁取义的决心,感动了全国同胞……。

   奕书:后来就演变成全国性的大暴动,造成中国共产党

垮台?

   博士:不,那时候的中国需要的是一场「软革命」,而不

是硬碰硬。香港以暴力手段争取民主,严重伤害经济与法治,

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其殷鉴不远,因此全国学生联盟与民

主社会团体,决定仿效印度圣雄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在中国的民主圣地「武汉」,发起中国第三共和革命(第一共

和为推翻满清帝制,第二共和为推翻袁世凯称帝,第三共和

则是要终结中国共产党的一党独裁)。果然一呼百应,各省立

即热烈响应,全国各地不约而同地发起和平请愿、联署、示威

游行,甚至罢工、罢课、绝食、拒绝纳税等等,用尽了各种非

暴力手段。

   最后中央政府妥协了,政治局接下了学生的请愿书,答

应了和平示威者的请求,因为他们深知中国已经到了民主改

革的时候,没有人可以阻挡这股历史洪流,有了六四的惨痛

教训,就算动员军队包围武汉,谁敢下令开枪,而就算是下了

命令,解放军也不会照着去执行,因为时空已经全然不同,学

生们的请求是合情合理的,政治局高层同意与请愿代表展开

对话,并在会后发表四项共同声明:

   一、放弃「马列主义」,改奉行「中国传统儒家思想」。

   二、「中国共产党」改制为「中国社会党」,继续为推动

新中国社会主义而努力。

   三、开放人民组党参政,各区议员直选,改行「内阁体

制」。

   四、「中国人民解放军」改制为「中国国军」,不再是党

军,并听令于合法之国家领导人。

   奕书:这里我有些不明白,仅凭这「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就可以让中国共产党放弃既得利益,放弃一党独裁,做出如

此重大的改革?

   博士:其实,这只是借势「顺水推舟」。就像童话世界里

「国王的新衣」,只需要一个诚实的小孩,就可以轻易地戳破

这个谎言。况且中共高层也早有共识,想借镜新加坡的成功

经验来改革中国体制。大家心里也都明白,共产主义只存在

神话世界里,这是一条没有出路的死胡同,刚好藉此次局势,

消弭一些顽固守旧的保守势力。

   此次和平改革若是成功,中国必定脱胎换骨,成为一个

真正民主法治的国家;而领导者必将名留青史,并为全世界

所歌颂,其功勋甚至大于推翻满清专制的孙中山。而美国华

盛顿与中国袁世凯的故事,大家也都耳熟能详,权衡得失,聪

明的人在乎的是流芳千秋万世,而不是短暂生命的利益。

【第三章 】弃共

   奕书:「软革命」后,中国就彻底放弃共产主义了吗?

   博士:共产主义虽然是人类社会的理想境界,但那是美

丽而不切实际的。其实早在 1978 年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

中国就已经抛弃共产主义了,只不过还保留共产主义的外壳,

来维持一党独裁罢了。

   奕书:这里我有些不明白,中国经济能有今天的发展,不

是归功于修正后的共产主义,「对内改革、对外开放」,再加

上共产党的领导吗?

   博士:真正的共产主义是施行「人民公社」,众人共同从

事生产,不允许私有公司、私有财产,而生产所得众人分享,

最终成就「各尽其能、各取所需」的理想社会。这在中国已经

试过了,结果呢?完全的计划经济、完全的公有财产,再加上

闭关锁国,最终导致「十年文革浩劫」,搞的中国一穷二白;

大屠杀、大饥荒,还害死了几千万无辜百姓。其实中国早在邓

小平宣布「改革开放」后,就已经没有共产主义的体质了,逐

步将「计划经济」改向「市场经济」,将「公有制」改为「部

分私有制」,开放利伯维尔场与世界接轨。中国能有现在的进步

与成就,就是因为当初选择放弃马列思想,抛弃不切实际的

共产主义,中国才能迅速发展。你看改革后的那些私有财产、

私有企业、股票证券交易、市场自由经济、自由贸易等等,这

哪一点像马列所主张的共产主义?

   中国可以选择「一党独大」这对政策执行与国家重大建

设能有比较好的成效,政府也可以留住一流人才。在两党制

里,参选必须冒很大的风险,竞选活动会变得非常不文明,甚

至非常卑劣恶毒。但是中国要像新加坡一样容许反对党的存

在,如此才能有效监督政府,但是绝对不能独裁,独裁政府没

有民意基础,政策没有经过众人的讨论,也没有人民的监督,

容易产生错误的决定,也容易形成贪污、腐败的政府。

   奕书:这样解释我明白了,原来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早已

不具备共产主义的本质了,中共为了要维持共产党独裁的领

导,所以不能戳破谎言。但是中国却因此背负了共产国家的

恶名,这样做值得吗?

   博士:当然不值得。共产主义是「德国人」发明的东西,

是「俄国人」把它发扬光大的。但是现在的德、俄两国都已经

不要的东西,中国却还要坚持?中国可以实行社会主义,但

不一定要共产;可以一党独大,但是绝对不能一党独裁;中国

必须正名,切断与共产主义的关系。共产主义是西方诞生的

一个错误,中国无须承担这错误的恶果。唯有如此,才能获得

海内外所有华人的支持,才能与世界融合。

   奕书:据我当年的观察与分析,部分台湾、香港以及海外

华侨之所以对中国大陆地区没有好感,其实他们反对的是「中

共」,并不是「中国」,只是有些人会把它搞混了。「中共不

能代表中国」;相反的,中国与中共必须切割。传统的中国是

具有儒家精神的博爱社会,而共产党讲求的是阶级斗争,「马

列主义」这完全是西方的产物,中国只是其中之一的受害者。

如果能成功分割中国与中共,必定可以凝聚所有华人对中国

的向心力,也可以消弭世界各国对中国的恐惧与戒心。

   博士:的确,就像很多贩卖的商品,购买顾客常常只注重

它的外包装;中国也曾因背负这共产主义的外壳,常被西方

世界所误解。那时候中国推行「一带一路」,出钱出力帮助一

些贫穷国家进行基础建设,建铁路、建公路、盖机场、盖港

口、盖医院、盖学校,但却常被误解成另有所图,怎么做怎么

不对,只因为戴着共产主义的面具。

   奕书:马克斯的共产主义确实不合逻辑、弊病百出;但实

行欧美的资本主义就能使国家兴盛、社会均富吗?

   博士:欧美资本主义强调「市场自由竞争」,政府尽量不

要去干涉,那自然发展的结果,贫富差距必定越来越悬殊。有

钱的人相对有实力、有门路、有更多的机会去赚更多的钱;而

穷人呢?根据统计,可能七代也翻不了身。那是个标准「弱肉

强食」的社会。其结果往往是社会财富被财团垄断,造成极大

的贫富悬殊,某些欧美人的一顿餐,非洲人甚至可以吃一年

了。社会上是应该存在贫富差距,因为每个人对社会的贡献

不一样,努力付出也不一样、才华能力更不一样;但是差距要

有限度,并且要在公平的条件下竞争,所以欧美的资本主义

也不是中国所追求的目标。中国追求的是「礼运大同篇」里的

大同世界,也就是带有孔孟精神的「中国儒家社会主义」。马

克思主张用阶级斗争、社会革命来实行公有制度,进而达到

均富的社会;但是事实证明,如果可以达到,那也只是类似北

韩的均贫社会而已,因为「不同功,但同酬」的体制下,社会

缺乏进步的原动力,大家都不努力社会是不可能富裕的。而

孔子并不反对私有财产,也不主张用暴力手段来促成社会财

富平均分配。而是要透过教育礼法与良好的体制,确保国家

领导者与政府官员具备好的道德、好的才能、注重信用并且

和睦爱民。如此国家富裕后,众人因心中有爱,才会「不独亲

其亲,不独子其子」,透过良好的社会福利制度,使的「老有

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最终「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

也,不必为己」,大家愿意去分享财富,最终成就一个和谐、

均富、博爱,就算外出也不必关门的「大同世界」。这就是孔

子的理想,同时也是新中国所追求的「儒家精神社会主义」。

   奕书:所以「共产制度」与「资本主义」都不适用于中国,

中国追求的应该是带有「儒家精神」的社会主义,是吗?

【第四章】 从儒

   博士:共产党执政初期,实施「人民公社」、「完全的计

画经济」,已经把中国搞得一穷二白;紧接着「文化大革命」、

「红卫兵」、「破四旧」,又彻底将中国的固有传统文化消灭

殆尽。好在后来邓小平宣布「改革开放」,财产私有、经济自

由,并开放外资进入中国投资。经济发展后,人民生活突然间

富有了起来,生活也宽裕了许多,但那只是外在的物质富有,

内在心灵却非常匮乏;经济是跟上去了,但人民的素质却没

有提升。那个时候的欧、美、日、韩等国,甚至连台湾、香港、

海外华侨,对于大陆内地的人民都缺乏好感,认为他们自大

自私、冷漠贪婪、不守法又欠缺基本礼仪……。

   奕书:中国人民虽然聪明、勤奋,但是可能长期受到共产

统治的影响,共产主义强调阶级斗争,缺乏关怀与包容,因为

这样才会造成自私、冷漠又贪婪的社会风气。

   博士:有鉴于此,新政府成立后就全力推行中国传统的

「儒家文化」,民间更成立「儒教基金会」,它们在各地方广

设学堂,推广孔孟学说。但是新的儒学传授不在研读两千多

年前精深难懂的文言文,而是只撷取书中的精华,编列成「四

书精华百句精选」以为传授课材,如此浅显易懂,容易背诵及

实际应用。此外儒教还统合善心人士的捐款及人力物力,招

募专业人员,在各地区设立学校、医院并救灾济贫。

   奕书:那「儒教」所传授的,是否就是中国传统的儒家文

化吗?

   博士:这样解释并不完全正确。「儒教」是中国传统的儒

家思想没错,但是它所遵循、阐述的是正统孔孟思想,以「四

书」做为待人处事的范本。而孔子以后所谓的「儒家学说」,

皆已掺杂其它学派的学说。汉武帝采用当代大儒董仲舒的建

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这里独尊的儒术其实已变了质,

并非儒家的真谛。子不语:「怪、力、乱、神」;孟子言:「民

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而汉代董仲舒为强调帝王威权的

合法性,提出「天人感应」,「皇帝是天子,所有人都必须服

从」。表面上是儒家,骨子里却是「儒、法、道」三派掺杂。

而汉代以后的儒学,更加入「道教」与「佛学」,这都已经偏

离孔孟的中心思想了。在部分人民的以及西方国家眼里,认

为「中国传统儒家思想」并非中国文化的精华,而是中国迈入

现代化与民主的一颗绊脚石。而他们所谓的儒学,其实是融

合「儒、释、道」三教以及中国旧有的传统文化,其中的内涵

并非孔孟本意。但今天所推广的「儒教」,它是有识之士直追

孔孟,以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四书」为经典,特别把它

从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中蒸馏出来的,而且必须强调的是,

儒教是一门「学说」,并非「宗教」,没有天神信仰,没有偶像

崇拜,儒教既然是「无神论」,所以不会去抵触到任何正当宗

教里的「神」,同时也尊重其他宗教的信仰自由;也就是说,

儒教不会去谈论及批评任何正当宗教的神明信仰;其他宗教

信徒,也可以来研讨或学习儒家学说的义理。

   奕书:对,西方国家常把「儒、释、道」三教合一的中国

传统思想,称之为「儒教」,以为它是中国现代化的一个包袱,

其实这是不对的。真正的儒家思想与其他一般的宗教是有很

大的差别,应该予以区分。像是孔子从不谈论「怪、力、乱、

神」,也不去探讨死后的世界。真正的儒家学说是符合现代的

时势潮流,是进步科学的。各种大自然的现象其实都可以用

「科学」予以解释,只是在孔子所处的年代,科学尚未发达,

所以干脆避之不谈。就如同台风、地震、雷击、闪电等等自然

现象,现在不是都可以用科学来加以解释了吗?

   博士:正确。在孔子脑里面的思想,是「无神论」的,但

是孔子为了让人们在心灵上有所寄托,所以创造出「老天爷」

这个名词。孔子相信天上没有天神,死后也没有鬼魂,祭天祭

祖只是对大自然与祖先的一种感恩与追思。而儒家「祭祀」是

一种法统与伦理的行为,是一种慎终追远、维持政治结构的

礼仪,这与宗教「拜神」有很大的差别。而在宗教里所阐扬的

「以德报怨」那种博爱精神,真正的儒家思想也不予苟同。孔

子认为「以德报怨,那何以报德?」应该是「以德报德,以直

报怨」。有过错就应该让他接受合理的惩罚,表现在现代法律

上,就是「法、理、情」的先后顺序。就像新加坡政府力行法

治,对于某些罪犯,甚至采取「鞭刑」,而西方国家常以不符

合人道加以批评,但这就是儒家思想中的「以直报怨」。中国

新政府成立后也采取了这套思惟,但是不采鞭刑,而改采中

国古代衙门所处的「杖刑」,罪犯挨扳后保证一个月坐不了椅

子,足以让那些犯错的人刻骨铭心,永生难忘。同时儒教也反

对某些西方国家废除死刑;认为死刑要谨慎,但不宜废除,罪

大恶极的死刑犯若是真心悔改,社会可以原谅他,但法律还

是要执行,这攸关正义公理的实践。在「以直报怨」执法精神

彻底贯彻后,现在的中国治安良好,犯罪率与回笼率也都下

降了不少。

   奕书:那政治人物可以用「儒教」的名义参加选举,参与

国家政治吗?

   博士:儒教虽然强调「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鼓励有德行、有能力的人要为众人服务,但「儒教」并非政

党,所以任何情况下,可以用个人的名义从政,但不得以儒教

的名义参选或参政。因为儒家思想是老祖宗所传承的精髓,

绝对超然于各党派,各政党可以学习儒家的治国理念,但儒

家思想不能为任一政党背书。

   奕书:那儒家的精髓是甚么?可以用最简单的话说明

吗?

   博士:孔子的中心思想就是「仁」,也就是「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其实要实践儒家的精神很简单,就是「不管做甚

么事,都要先想到别人」,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设身处地的为别

人着想,那世界上就不会再有仇恨与战争了。同时孔子也鼓

励人们要果断力行,也就是「再思即可,三思而后无所行」。

凡事把利害关系想的太多,犹豫不决,将会错过很多良机,有

时候机不可失,错过了时不再来。

   奕书:孔子曾经感叹:「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

之逮也」。大同世界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理想境界,人类世界有

可能达到吗?

   博士:孔子最推崇的是尧舜「禅让制」,中央经由禅让推

举出贤能的领导者;如此天下为公,上行下效,社会众人必彼

此博爱无私,共同达成均富无贫的「大同世界」。但是要达到

如此境界,需要众人都有着高尚的品德,不自私为己,才有可

能。而到了「禹、汤、文、武、成王、周公」此六君子时期,

已经是家天下了,但是他们按照礼仪,制订出法律,大家谨守

法制,诚实守信,故能达到「小康之治」。如今「人心不古」,

今天要谈论「大同世界」可能还过于遥远,眼前所能做的也就

是遵循礼义,制订出好的体制与法律,大家共同遵守,如此应

该就可以达到小康的境界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我们必须阻止这场战争》

《世界共同语言》

《中国最适宜建都的地区》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