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

上班族。普通人,不自量力的想探索各種角色。喜歡閱讀和議論。喜歡狗,但頭像都會放貓。部分文章會搬到方格子。沒有其他平台。 Liker ID: vsmile20

2020/2/24-2020/3/1:馬來西亞發生了什麼?

2018年,馬來西亞在和平轉移的情況下,完成史上首次政黨輪替。這次選舉屬於反對黨陣營在經歷不同結盟後,結合民意對納吉政府的憤怒而實現。2013年,人們一度相信可實現政黨輪替,最後只能以突破1/3議席的成績收尾。由於期待過高與耗費太大的動員能量,選後曾經歷一段低潮。反對黨陣營在伊斯蘭黨脫離後,經歷一次解體,最後很冒險地與馬哈迪新成立的土團黨結盟。馬哈迪擔任第四任首相期間,對法制破壞與人權壓迫鮮明,反對黨領袖本身多數也是受害對象(包括反對黨領袖安華),但仍為了贏得種族/宗教保守派支持,接受結盟,唯提出勝選後由安華出任首相。雖然如此,但對大眾而言,對納吉/國陣的憤怒仍是投反對票的最主要因素。

截自Wikipedia: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Malaysian_general_election

進入正題前,需要先補充政黨背景。有上色的4個政黨,為主要左右局面者。

主要人物:

2020/2/24:謠傳已久的政黨密謀終於實現。慕尤丁宣布土團黨退出希盟、公正黨其中11人退出,並與國陣和伊斯蘭黨結盟,組織新政府。在馬來西亞這樣的內閣制國家,取得過半議員支持的人選可擔任首相,並由首相組織內閣。馬哈迪同時辭任首相與土團黨總裁身份。馬哈迪任命爲過渡時期首相,慕尤丁轉爲土團黨實權領袖。

2020/2/25:最高元首在聯邦憲法(43)(2)(a)條文下,裁決首相人選。

the Yang di-Pertuan Agong shall first appoint as Perdana Menteri (Prime Minister) to preside over the Cabinet a member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who in his judgment is likely to command the confidence of the majority of the members of that House;

最高元首需就其判斷下,任命獲得國會大部分議員支持者爲首相。此條文過去未經歷釋憲,主要在於以往爲單一聯盟取得無異議的絕大多數議席(大於三分之二),且君主立憲制下,一般默認最高元首爲虛位,任命只是形式。如今陷入懸峙議會(hung parliament),就其判斷究竟是君王心證、議員支持信/宣誓書,或是以政黨爲單位?由於君王心證會陷入絕對君主制,因此最高元首宣佈連續兩日讓222名國會議員分批入宮,說明支持對象。無論如何,不少人提醒最終結果未必依據議席數量。

巫統與伊斯蘭黨以拒絕與行動黨合組政府爲由,轉爲要求解散國會。GPS宣佈支持馬哈迪擔任首相。

2020/2/26:馬哈迪傍晚發佈電視演說,表明可接受巫統黨員,但拒絕與巫統合作,但是願意組織包含所有政黨的大聯盟政府。原希盟政黨宣佈遭馬哈迪背叛,改爲支持安華擔任,共92席。

2020/2/27:馬哈迪放話若必須與巫統合作,可接受慕尤丁擔任首相。一般認爲着是用於威脅原希盟成員接受其聯合政府提案。巫統與伊斯蘭黨仍然放話要求解散國會。

2020/2/28:最高元首本日召開王室會議,邀各州蘇丹共商。土團黨、巫統與伊斯蘭黨宣佈支持慕尤丁擔任首相。原希盟政黨仍支持安華出任首相。從共政黨脫黨的11人中,10人加入土團黨。土著團結黨規定入黨資格需爲土著,其中一人爲印度裔,不符資格。

2020/2/29:最高元首召見黨魁說明支持對象。與之前以國會議員爲單位不同,此時以集體的黨爲單位。除了就此拒絕議員跑票行爲,以後見之名來看,也排除已非黨魁的馬哈迪代表土團黨。更滑稽的是,以這樣的計算方式,同黨的馬哈迪議席將被計入到慕尤丁的支持數量中。本日,原希盟成員宣佈改爲支持馬哈迪。GPS宣佈支持慕尤丁。最高元首宣佈慕尤丁爲第八任首相。馬哈迪表示自己遭到背叛,晚間公開自己獲得113名國會議員支持名單。

全國議席:222,超過111即過半。

2020/3/1:慕尤丁宣誓成爲第八任首相。新增四宗COVID-19確診病例,兩起為院內感染。

特別補充:名單未完整填入,原因包括過於遊離、未表態,以及是我缺漏。此爲公開表態數字,但實際上是否如此宣誓,又是另一回事。

當初希望聯盟接受馬哈迪擔任首相,是基於他能拉攏保守派支持,作爲勝選方程式的元素。執政後,雖然在不觸碰種族與宗教的前提下,仍然可以推進社會福利(去政治化、去種族、去宗教地談),但大部分推進最終都可能面臨阻擾,例如多元語言教育推廣(是否威脅馬來語?)、禁止童婚(是否影響馬來習俗?),都很容易觸怒保守分子。土團黨與另外三黨實際上是消長關係,改革或許會增加/鞏固另外三黨的選票,但一定會讓土團黨流失選票。如此看來,即便馬哈迪當初遵守承諾,將相位交給安華,土團黨議員仍可能反叛。

讓政治娛樂化的方式,是讓人們相信政治已經娛樂化。事情剛發生時,不少人抱着看戲的態度,尤其當政黨不斷更換支持對象時,紛紛嘲笑是U-turn (迴轉)。人們就結果來看,以爲決定反覆兒戲,但從政客的位置,卻是一次次斡旋下的推進。

保守派也並非只有一個模樣。他們在互相競爭時,會把社會推向更保守(彼此爭奪對方選票),但是在合作時,卻不會有人想走得那麼盡。當他們已經是光譜中的保守代表時,需要爭奪的反而是中產馬來人和其他種族的支持。

政變當然糟糕,經濟衰退、體制崩壞、武漢肺炎,都是迫在眉睫的事。只是與保守派合作的快捷方程式,可不是每次都能維持兩年的。我當初也是毫不猶豫地畫下憤怒一票,但現實局面不由我的本意決定。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民主已死:人民投票选出来的政府,竟然隔夜成了反对党

政變下的菜單:肯德基、麥當勞與美祿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