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

上班族。普通人,不自量力的想探索各種角色。喜歡閱讀和議論。喜歡狗,但頭像都會放貓。部分文章會搬到方格子。沒有其他平台。 Liker ID: vsmile20

(有點遲到的)歲末紀事

「跟各位見面彷彿是昨日之事,實際上已過一年。我根本記不起來自己在這一年做過什麼。」

在馬來西亞的朋友,年前發了一則訊息在群組。雖然中學畢業多年,平日也不多話,但群組內分散各國的朋友還是固定每年聚會一次,十餘年來如此。今年成了唯一例外。或許數年後回看,會成為不再相聚的第一年也未可知。

和許多亞洲國家一樣,馬來西亞是自一月底,由經新加坡入境的武漢遊客開始第一例。主要傳播,卻是三月由各國進入的宗教聚會開始。幾個月後稍緩,持續以康復數高於確診數邁進,最終又再次因內閣制的議員跳槽,發生州執政聯盟瓦解,而步入重選。直到最近,都維持在單日新增3,000 - 4,000例確診。

疫情對身居台灣的我,雖然造成一些生活上的變化,例如長時間戴口罩,和更頻繁的洗手與清理居家,但一直到最後幾個月,才遲來的影響工作。很實際的影響薪水,並進一步影響生活。首次從東南亞線轉到更多接觸中國企業,發現準時上下班也不在少數,則又是後話。

2020年原本是我計畫中休息和自省的一年,是2019年,甚至2018年就計畫中的事。

由於工作關係,過去幾年常到新加坡,印尼和香港。從不善言辭變得更社會化。看著市場上的各種商品,可以大概理解背後的市場邏輯,經過哪些環節,穩定,以及更為重要的——當中的非理性不穩定因素。

職場環境講求的利益,奉為座右銘的可以多賺就不要少賺,和自己人文學科背景也有不少衝突,尤其在life saving的醫療產業。在與昔日同學對話時感受更為強烈。大家多是選擇公職,轉入非政府組織,出版媒體事業,甚至黨政工作。那是不一樣的社會化過程。

管顧公司的朋友,總是先梳理企業的上下游,理解賺錢與花錢的方式,客製化一套企業難題解決方案。有時我不禁尋思,自己在整個脈絡裡,又處於什麼位置?不是那種想要揚名的位置,而是缺乏這點,會感到莫名的無所適從。彷彿連一點立錐之地也找不著。

有時回看過去的生活,會覺得無所適從。研究所期間,幾次論文被迫重新開始,都萌生不如將行李打包,買張機票離開的念頭。直到幾年前,生活不順遂時,也會發個牢騷,而家人也總以隨時歡迎的態度回應。去年再次和家人提起,倒是得到「目前工作不好找,還是先在台灣多待一陣再說」的回覆。

各種疑惑,在時間較為寬裕的2020年,都沒有得到解答。也許再過幾年回看,這即是答案亦未可知。

幾天前,重新打開闊別數月的臉書,發現不算熟絡的緬甸朋友寫下的一則狀態:「網路被斷整晚,早上才恢復微弱訊號」。不禁為自己的牢騷感到羞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