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

上班族。普通人,不自量力的想探索各種角色。喜歡閱讀和議論。喜歡狗,但頭像都會放貓。部分文章會搬到方格子。沒有其他平台。 Liker ID: vsmile20

疫情,和無法往返的艱難

發布於

換作是今年以前,10月底到11月期間,是我訂好明年過節機票的日子。一來希望是在尚過得去的價格訂下機票,但最重要的是提前請假,無論是公司或我,都能預留操作空間。這是因為我一年累積下來的特休,大半多會銷在這段時間。「根據台灣勞基法,勞工工作1年至2年,特休7日。3至5年,特休14日。5年至10年未滿,15日。」每次在新馬的朋友問起台灣工作環境,我都會重述這段。他們大多難以相信,這樣的天數要如何過活。

如今一趟往返,兩國入境需要各自隔離14天,就耗去28天,實際往返已不可能。

以往請長假回家的日子,最難以回答的是被問「休長假回家是要做些什麼」。我的父輩與原生家庭關係疏遠,過節期間也就只有其中一天,以相敬如賓之姿,說著未來一年內不可能會再見面的「要多聯絡」。我們這輩關係倒不差,但也稱不上好,更多是因為散落在各國各地,以物理空間距離,說明彼此的疏離感。我們家就已經分散的長期居住在澳洲、新加坡和台灣。從家族史看,似乎要再經歷二次移民。

只是畢竟時空背景不同,如今已不是前現代國家的國籍法,衡量移籍的成本不見得划算,尤其我們當初離開並非為了逃離什麼,只是憑著個人選擇(而不是隨著家族或群體遷徙),在生命中尋找某些事物的路上恰好留下。

於是隔離,以及隔離所消耗但難以承擔的時間,重新提醒彼此不僅有物理上的距離,也有名為國界的區隔。國際上每日公佈的確診數字,都在暗示著這是個以國家為單位去計算的疫情。雖然主體經驗不需要被同一個國家和文化所束縛,但也必然的受其所塑。

疫情開始的最初幾個月,恐怕是這十多年來,我和親友聯絡最為頻繁之時。爾後,大家開始習慣使用「新常態」一辭,來說明他們的生活限制。彷彿「新常態」,就像以往我們所說的「日常」,不需要額外解釋。住在台灣並維持疫情前日常的我,有一瞬間,倒像是活在史前,成為他們映照記憶的舊時代。雖然更多時候,我是依照舊時代的記憶理解他們口中的人事。

今早收到遠在他方的朋友互通有無,提到疫情關係,未來幾年可能都要中斷聚會。閒聊下才曉得已經成家的他,已加速作出永久居留抑或移民的選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