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

上班族。普通人,不自量力的想探索各種角色。喜歡閱讀和議論。喜歡狗,但頭像都會放貓。部分文章會搬到方格子。沒有其他平台。 Liker ID: vsmile20

疫情下(像個外國人一樣)的台灣筆記

發布於
上週末得知新增180例確診時,一度猶豫著是否有必要對居住在單日新增4000例的馬來西亞家人提及。疫情下,一些瑣碎紀事。

上週末得知新增180例確診時,一度猶豫著是否有必要對居住在單日新增4000例的馬來西亞家人提及。180例,不過是馬國去年3月疫情開端才會有的數字。缺乏疫情的共時感,反而有種「你那邊還來得及」的想法。只是「你那邊還來得及」通常是對明知不可逆才講的玩笑。實際面對時,心情也頗為複雜。畢竟人類是不會學習歷史的。

家人還是很快就發現。就如偶爾早晨睡醒,會收到「昨晚地震有影響嗎」之類的Whatsapp信息。有時他們會比我搶先知道發生在台灣的事。晚間,家人又傳來訊息問是否已備託防疫用品。一年前,因父親尚不熟用Whatsapp,總是打國際電話叮嚀之事,又傳回到這。閒聊中講起台灣陷入瘋狂搶購,收到的反而是漫不經心的回覆。「他們很快就會習慣。」某些未知成了已知,換來的不盡然是餘裕。

總是透過中國央視理解台灣的父親,似乎還收到什麼消息,結束時碎念了幾句蔡英文和民進黨。父親知道我不喜歡他將台灣說得太糟,自個說完,打了個哈哈才掛斷。幾天後,當地一些親中媒體開始嘲諷台灣疫情。我不曉得親中,為何一定要伴隨著貶抑台灣。

當各國衡量該用哪種疫苗,台灣依然只有一種AZ疫苗可打。過去(部分)左翼學者以「次帝國」來指責台灣運用帝國語言,形塑自己與東南亞之間的關係。但這裡的「次」,必須被謹慎拿捏。作為不正常的主權國家,台灣必須付出更多努力(其中不少冤枉錢),獲得主權國家/進步國家的感覺。疫苗匱乏正反應這種現象:政府的對外論述只能一再強調國際社會應關注台灣人的生命安全,以便能索取疫苗或加入國際型的醫療衛生組織。就如阿甘本所說的裸命,維持性命生存是他所能唯一且最後主張的權利。

(當然這是誇大。對於人均所得高的台灣,相對有承受的能力。)

原生家庭皆在疫情肆虐的母國(疫情前分散各國),早已從視訊那頭,聽說各種疫情下的日常。可能大家內心演練過無數遍,雖然實際經歷仍不乏慌亂,大抵還在預想範圍。至於總是期待以封城阻斷傳播的聲音,除了想到自己有承受封城的資本,也應考慮眾多以日薪和時薪生活的人們。

1.

週一仍被要求上班。不過是一週前還很熱鬧的捷運,在台灣自主封城下,只剩下三兩人在候車。捷運站固定時段的「現在人潮眾多,請旅客分散到各節車廂」語音廣播持續著。仿佛與日常相同的,就只剩下這則語音。

與公車相比,捷運多車廂的設計,即便人們在同一時段上車,也未必總能相見。人數銳減之時,總算看清了幾個常共乘車的臉孔。

2.

內政部移民署的郵件,呼籲4/21 - 5/14期間到過萬華的外國人做快篩,不處分逾期逗留和無證移工。媒體多以「特赦」二字形容,會讓人以為是指就地合法,但從報導內容看,僅只是採檢不被處分。是否真能讓無證移工出來安心檢疫?

郵件以不修飾的標題寄來(標題:The new measure is being taken to encourage undocumented migrant workers or overstayed foreign natio ),還因過長而被吃掉。政府機關常以友善之名,以官僚的方式製作多語言宣導,但卻是民間組織才能讓聲音被有需要的人聽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