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

上班族。普通人,不自量力的想探索各種角色。喜歡閱讀和議論。喜歡狗,但頭像都會放貓。部分文章會搬到方格子。沒有其他平台。 Liker ID: vsmile20

新加坡選舉VI:執政黨61%得票率、反對黨10席的意義

發布於

新加坡選舉投票終於在10日,以95.63%投票率結束。一般報導焦點是執政黨繼續執政/一黨獨大/維持三分之二議席,或是只拿下61%得票率。對新加坡相對熟悉的媒體,則會將反對黨拿下10席放在主要報導位置。

反對黨成功拿下的史上第二個集選區議席,即是我在系列IV提到的Jamus Lin與系列V提到的Raeesah Khan共同競選的盛港區。(據說是公佈sample count後的現場臉書影片

本篇預設讀者已看過前幾篇,或是對新加坡政治有基本暸解,背景不再重複。

PAP(人民行動黨)的61%

61% 得票率雖然很糟,但也不是最糟。

雖然從69.9%跌至61%看似很差,但考量2015年的特殊因素(李光耀逝世和建國50週年),就不會覺得差距很大。還有一點常被忽略的,是PAP得票數並沒有流失太多,只比上屆減少約3%。比例差異,也受到本屆新增2%的投票率(95.63%)影響。

面對新選民,PAP可以說是節節敗退中。

本屆成為主戰區的東海岸集選區(預定為下任總理王瑞杰競選)和西海岸集選區(前PAP資深議員陳清木率領新的反對黨PSP),則出現另一種現象。PAP的具體得票數較2015年增多,但反對黨增幅遠比PAP高。於是出現選票增加,得票比例嚴重下滑的現象。

有趣的是,如果只做簡單的加減法,會發現2020年東海岸新增的兩萬選民和西海岸新增的近四萬選民,幾乎全加在反對黨的選票上。

與2011年的風暴相比,PAP在2015年以後建立的票數成長,在2020年得到穩固,但也只穩固了票源。對政黨來說,基本盤雖然能確保最低得票率,但這個基本盤支持的政見,卻無法吸引新選民,反而會成為自身進步改革的累贅。PAP可能已經陷入這個泥沼中。

反對黨

我在系列一提到,今年重新劃分選區後,3個PAP勝選票率最低的選區重新組合,而其中兩個就被組合成剛被工人黨拿下的盛港集選區。

在系列一做的圖表。工人黨拿下的新選區,其範圍包括舊有的 Punggol East 和 Sengkang West。PAP想要稀釋對手選票,反而讓對手以簡單多數,拿下選區。

雖說得票率低,但也不是岌岌可危。不過新結合的盛港集選區,變成有6成年輕選民,加上打壓Raeesah Khan(反對黨/少數族群)出現反效果,最後讓工人黨以52.13%險勝。

PAP過去以6成整體得票卻贏得2/3議席,有賴於選區劃分和簡單多數制。當選區不管怎麼畫,都讓反對黨有機會以簡單多數獲勝時,反而成了對手利器。盛港集選區就是這樣的例子,而這也是本屆大選結果的最大亮點。

與工人黨對照的,是新加坡民主黨(SDP)秘書長徐順全競選武吉巴督單選區(Bukit Batok SMC)。2016年因PAP議員涉及婚外情而離職,產生補選。徐順全轉到該選區。

我在系列IV提到,徐順全並不受中間選民喜愛。與工人黨的Jamus Lin相比,則是相反的反對黨模樣。他的措辭不溫和,也缺乏典型高級知識分子的說話方式(雖然學歷是)。如果說工人黨是對PAP的政策提出改良,民主黨就像是給出替代方案。這當然很「激進」。

從該選區得票數看,他的支持者也在攀升。不知是反風使然,還是選民對他的認可。可惜的是民主黨整體得票增加,卻依然毫無收穫。

這次選舉可以說是全面反風:PAP在絕大多數選區得票率都在下滑。

由於反對黨採1vs.1競爭模式,代表上陣的反對黨也直接收穫懲罰PAP的選票。但也出現選民投不下去的情況,例如人民力量黨和人民之聲。這兩個反對黨以新加坡人優先為口號,但因缺乏政見、口號式反對而為人詬病。人民力量黨的吳明盛堅稱自己見過外星人,就常被調侃。於是在他們的選區,反而出現廢票增加,或少數PAP選票增長的狀況(也與相關PAP議員深耕在地有關)。

What’s next?

雖然前面說選舉結果很糟但也不是太糟,但觀感不是數字。PAP的確是可被打敗的對手,尤其能被工人黨接替。PAP在工人黨勝選區的得票率,都出現進一步滑落,證明有更多選民認可兩黨的接替。新加坡畢竟是民主選舉國家,不可能始終一黨獨大。工人黨雖有政治改革議程,但經濟上有著「PAP式的務實」,可以達到不離開大方向的多元聲音。

PAP敗選盛港集選區,損失黨內第四代領袖黃志明和Amrin Amin。該黨習慣將有民望的政治人物,放到可能會敗選的選區與反對黨硬碰,例如2011年時任外交部長楊榮文就到阿裕尼集選區競選。當年,該選區成為反對黨史上首個拿下的集選區。楊榮文也不再參與選舉。

不少評論認為總理接班人王瑞杰無法大勝對手,是選民對他的不信任票。這可能有點苛責,因為東海岸集選區本就岌岌可危。雖然贏得危險,但說不定已是加分後的結果。

2006年以前,PAP一直是以無競爭的情況下,自動當選。工人黨在2016年嘗試參與,赫然發現可以拿下近四成選票,遂開始每一屆參選。

選前PAP也不訴求大勝,最終順利以危險的得票率拿下。就結果看,可能不會影響第四代接班人計劃。至少不是這個原因。

60%得票率可能成為PAP的新常態,但也取決於日後表現。抱持懲罰心理或是想改變一黨獨大的選民,未必想讓PAP覆滅,而可能覺得情況危急,在下一屆回到PAP。「想要有民選反對黨」的心理,不見得是因為執政黨做得太差。

如今反對黨拿下3區10席(雖然都集中在工人黨),就無法再如過去以哀兵政策,向選民訴求「至少讓國會有反對黨」。對工人黨而言,可能不是太大問題,但對其他反對黨的生存則可能受影響。

與其他選舉國家一樣,許多重要民生議題都未能在選舉開啟。PAP放棄自己的政策優勢,改為人身攻擊和打壓(這個被稱為80年代的選舉策略),也是錯誤盤算。

藉由特殊選舉氣氛,在2015年改變得票比例。等到事態氣氛已過,選民仍會展示其不滿。這也是從政者應警惕之事。

主要是想找封面圖 ...

最後放一張勝選者Jamus Lim的臉書截圖。

政府組屋(HDB Flat)是新加坡極具象徵之物。選舉期間,候選人會強調自己出生於此,或是常做拜訪,證明自己接近民情。新建組屋的購房者多是年輕人,根據密集程度,又可以猜測政治傾向,劃分選區。

新加坡選舉:有哪些背景以及可看些什麼

新加坡選舉 II:退選風波、網路輿論與政治現實

新加坡選舉III:再一次全面開打,打什麼和怎麼打

6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