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

上班族。普通人,不自量力的想探索各種角色。喜歡閱讀和議論。喜歡狗,但頭像都會放貓。 Liker ID: vsmile20

去了一場紀念活動

晚上到自由廣場出席六四紀念活動。

紀念活動辦在牌坊外,空間不大,大概有1,000人,間中也有不少偶爾加入或離去。我一直覺得這不是個好的集會地點,偶爾路過的車輛頗為嘈雜,但勝在捷運交通方便和免錢。今年顯然受到香港過去一年抗議活動影響,不少香港人出席,發言主題也和香港脫不了關係。以往在台灣的集會活動,現場很少有人說廣東話。我記得前幾年出現六四紀念活動,並非如此。

不過我從畢業後就很少出席與公共事件有關的集會活動。倒不是因為工作忙碌,但就少了分動力。屈指一數,大概只有去年的某個撐港活動和同婚釋憲(如果這也算)。雖然該關注的還是得關注,但不談政治的工作場合,為了避免過於顯眼而被視為政治狂熱,還得假裝不認識。在某些場合,記得一個歷史事件,就已經算是政治狂熱。

認識一個包含當代香港因素的六四,會不會讓六四紀念活動失真?我想紀念活動雖然是由事件而生,但紀念活動有了自己的生命。他和進行式的事件相互結合,影響紀念的模樣。

大概在七、八年前,我才知道六四事件有另一個敘述版本:學生暴動與攻擊警察,迫使政府不得不鎮壓。雖然拿出武器,但除了少部分情況被迫使用,大多維持秩序。我或我的親人對六四沒有直接記憶,也不就介意把這個版本當成歷史版本之一。去年看著香港抗議活動被宣傳為都只是暴徒,兩者對照,也是頗為感慨。

離開後發現中央社做了個簡單的互動測試你知道的六四是誰的版本?,結果是台灣教科書。雖然我不曉得台灣教科書怎麼寫,但應該是中規中矩的意思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