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0097

住在台灣,曾去北京交換。

我的不知道真假中國

各位好,初次在這裡發文。

看到梁先生發起「我的N個中國」活動,並且讀了許多人的文章以後,我想起我曾經寫過的一篇文章,文章中困惑中國消息不知道如何判斷真假,真的很魔幻,假的很現實,雖然時間已過去兩年,然而困惑依舊未解,在這次的疫情當中也是。

所以想要發上來,和各位一起討論。

文章中當然有許多不是很妥當的地方,許多說法沒有依據,請各位見諒,僅個人道聽塗說聽來的,還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希望大家如果有什麼想法也可以提出。

這篇文章我曾於2018發表在臉書,經過修改也在今年初疫情爆發的時候放上Medium,在此放上1月底放上Medium的版本,文章原名〈什麼是真實,什麼是假新聞〉:


(以下為在Medium對文章的說明)

此文原先發布於2018年10月14日的個人臉書,當時的我上半年從北京交換回來,發生了關西機場導致駐外人員自殺的事件,假新聞在那時候才真正進入許多人關注的視野。2018年底選舉結果出現以後,有關於假新聞的討論開始熱絡,直至今年初的大選為止,一直都是許多人強烈譴責的問題,某一陣營的支持者幾乎等於接收假新聞的代表者。

不過這篇文主要想談的並不是這個,而是我身在中國又回到臺灣以後,對於如何看待中國的新聞而產生的困惑,究竟該如何判斷中國的新聞真假、中國境內的媒體(包含微信公眾號的自媒體)與外媒之間的巨大差異等問題,是我至今仍無法很好理清的問題。

這幾日官方正式承認了武漢肺炎的嚴重性,今日湖北省已有幾座城市封鎖,可見武漢肺炎來勢洶洶。可以想像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又即將要面臨來自中國的消息之情況,因此將這篇文貼來Medium,算是拋出一點自己的困惑與思考。


除了用字修改以外,其餘內容都沒有更改,原文如下:

在關西機場而導致駐外人員自殺事件以後,假新聞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假新聞似乎成了擾亂台灣民主的代名詞之一。這個事件以後,中國傳出前往新疆的火車票停售的消息,又再度讓新疆的集中營傳聞被討論,這兩個事件讓我想起我之前一直很想寫的這篇文章,就來稍微談談吧。

這篇文章的起源是三月中時,恰逢中國修憲,北京罕見的下起了雪,當時人在北京並沒有多想,只是很興奮地看著雪,畢竟我也知道北京是很少下雪的。當天晚上翻牆,看到牆外有消息傳出北京這場雪是人造雪,為的是讓修憲是「下瑞雪」,當然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可是這件事後,結合了我在北京的一些所見所聞,我有一個很深的困惑,那就是在中國,到底什麼消息是真的?

譬如去年的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的消息,我翻了中國的媒體,沒有一家是有報導的,估計不是自己迴避就是也被刪除了,知乎一開始有一些小討論,可是後來也幾乎被刪光。牆外媒體包含台灣媒體,都非常關注這個事件,每天幾乎都有即時性的一些消息傳出,同時照片也有許多,所以即便中國官方封鎖這個消息,我還是可以判斷這個消息應該是真的,而不是傳聞而已。當然牆內也會有一些重大消息,在官方來不及封鎖之前就被廣泛地流傳,所以要封鎖起來不是那麼容易,像是北京的紅黃藍幼稚園事件,偶爾微博知乎的一些熱搜也會有,像是前幾個月的疫苗事件,但基本上都是比較屬於公民個人權利的問題。

可是有一些情況就很麻煩了,特別是政治非常敏感的問題,像是新疆(抱歉,因我目前個人習慣仍稱之為新疆,如果有冒犯敬請見諒),牽涉到的是中國隱約的民族問題、新疆獨立問題,完完全全踩在紅線之上,這個可就麻煩了。中國不要說封鎖,根本諱莫如深,外國記者也幾乎進不去(北京還是有不少國際媒體在),在法令修改的官方新聞出來以前,大部分也只有一些空拍圖和被匿名過的訪問,可信度相對低很多,那要怎麼判斷中國的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

在我以往被建立的認知之中,我會認為最準確的消息是官方所發,而官方一般不會或沒辦法拒絕承認它的作為。雖然官方不會主動承認一些問題(特別是作惡時),可是記者是有能力去挖出真相的。在中國,這兩個條件都不存在。官方不只不會被動承認,還會主動掩蓋消息,而在政府控制的情況之下,特別是這幾年加緊了對於媒體的管束,記者也失去了調查的能力,不只是本地記者,連外國記者現在也被拔掉這個能力。

如果是中國內部自己一些上熱搜的新聞,雖然可以上熱搜,可是到後來往往也會被避重就輕,一開始指控非常嚴重的說法最後都會「被無憑無據」,又會被一些人說他們就是造謠。以紅黃藍幼稚園的事件為例,一開始指控孩童輪流被挑選性侵,調查以後監視器壞了,也沒有其他好的證據,官方也不承認,只剩先前的家長指控。但真的是這樣嗎?監視器就那麼恰好的壞了?但又真的有嚴重到被挑選性侵嗎?中國的新聞,到底有那些可信?中國官方的說法,可信度到哪?

一開始我在北京看到新疆的新聞,坦白說,當時的我是不信的。因為有很多家媒體報導是沒錯,可是多半是抄來抄去,最後發現就是抄一開始的消息來源自由亞洲。這樣的消息,特別是內容太嚴重了,我不相信。當然現在的我相信了,是因為現在陸續有一些媒體也做出報導,加上也有中國官方的法律出台是實錘,不過我也幾乎是到實錘才開始完全相信這件事。北京的紅黃藍幼稚園事件,我相信有疑似虐待的事件,可是最先的性侵指控,我就完全不知道到底該不該信,可能有性侵,但是不是一個非常有組織性的事情?又或者是有一小群人的事?還是真的就像家長說的,孩童被挑選出來去性侵?被餵吃安眠藥?

如果以往被建立的認知在中國並不適用,那應該怎麼辦呢?特別是中國的事件,往往還會帶有所謂的「中國特色」,我不是要附和中共的說法,而是中國在中共特殊的體制之下,發展出特有的政治文化與環境,不可完全用我們所認知的那一套去理解(說來說去,新聞也是這個邏輯阿),往往可能會不小心就誇大甚至扭曲事實,又需要境外媒體作為介紹者稍微講解一下中國一些內部的邏輯才能懂。有些社會事件當然有相對可靠的媒體,像是端傳媒。可是到新疆這種問題上,我想在真的官方實錘以前,沒有哪家媒體敢說消息百分之百正確。北京紅黃藍幼稚園的事件,最終也沒有結論。

目前來看,中國人民自己針對這樣的現象做出的回應是: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不相信所謂無憑實據的東西。要說中國人真的就相信他們官方的說法吧,我個人看也是不盡然,起碼嘲諷的也一堆。然而有能力翻牆或是可以看到外媒的中國人,好像也不會相信外媒的報導(起碼相信的是少數),這我也算是可以理解,因為外媒的報導也經常有誇大的成分在,而且以一種獵奇的心態寫成,基於一種本能性的民族主義反應(?),很容易就會覺得這是外媒在抹黑(好吧寫起來又落入刻板印象了)。

可是這樣的缺點是,一旦事件超出個人所能看到的以後,就很容易會不相信,偏偏每個人所能看到的又非常有限,在社會的發展之下人是越來越容易活在同溫層的,中國也是。我在去北京以後,看到《低端人口:中國,是地下這幫鼠族撐起來的》這本書,當時刻意留意了一下,我在北京也沒看過鼠族。拋開制度民不民主、訊息透不透明的問題,我在台灣生活的環境,我也很少看到窮人。當然其實一些小的新聞還是會有微信公眾號的相關小文章,可一旦事情的嚴重性提高,微信公眾號也做不了新聞的。

所以到底中國的新聞那些可信?我現在採取比較謹慎的做法是,外媒的報導,如果不是特定那幾家(像是大x元),通常都是真有其事。可是事情的嚴重度到哪?這就得要持續觀望了,事情的嚴重程度恐怕會被誇大化,得要一些中國官方比較隱晦的說法來確認。以新疆的事情為例,我大概相信有集中營,但集中營內部的遭遇是什麼?目前比較可信的說法好像就是被迫政治教育、讀漢語。

當然我個人也覺得我這樣的作法很有可能有問題,想當年,很少人相信納粹德國集中營裡那些駭人聽聞的事情,大部分的人是冷漠而袖手旁觀的,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幫兇。今天我這樣的做法,會不會也是一種冷漠或袖手旁觀,而沒有在該阻止的時候能夠盡到一個世界公民(?)的義務去阻止呢?或是不要把自己說的那麼高尚好了,我又如何看這些中國的新聞,去對中國的現況做出一個相對客觀的判斷呢?(以現實的角度來看,臺灣客觀的判斷中國現況是非常必要的)我真的沒有結論。

寫這篇寫到這裡,我自己都覺得非常的混亂,原因是我個人完全沒有傳播領域的基礎知識,對於一些現象難以用精確的語言去表達。同時又牽涉到中國複雜的政治狀況等等問題,我對中國的了解也不是那麼深入,中國政府與人民之間的關係,與中國人心中的想法,我也還是會落入刻板印象的想像。所以寫下來非常混亂,只是作為一篇想法的紀錄。

最後來回應一下標題吧,相當有趣的是,對於中國的新聞我們難以判斷真假,可是我們卻被它用假新聞來干擾我們的生活。




附圖是2018年3月中旬下著雪的北京。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