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0097

住在台灣,曾去北京交換。

【個人隨筆】舉報翻牆小粉紅?

發布於

大約是前幾週,波特王的粉紅月報系列出了一個影片,教台灣人如果看到翻牆而來的小粉紅,可以不用費心爭辯,舉報他違法翻牆就好,影片說這是「幫他們找到回家的路」。


這讓我想起一件事,之前香港的事情衝突越發激烈的時候,有一些人截圖微博上的發言,前幾天還在為祖國對香港的鐵腕手段叫好,但是隔沒幾天自己家的房子就被拆了,求助無門,只能po上網看看能不能得到協助,按知乎的話來說就是「社會主義的鐵拳挨到自己身上」。


原本我看這些截圖轉發都是覺得好笑、幸災樂禍的,看你為獨裁政體辯護,讓你自己嚐嚐你自己所擁護的政權專制的力量,活該。


我想幸災樂禍大概是香港、台灣網友多數人的反應,不過我在一篇討論看到的一個說法,卻讓我開始有點懷疑這樣好嗎,原文我不記得了,大意就是「香港、台灣的人反對的就是中國這種獨裁政體的做法,為什麼要去笑這個手段的受害者呢?這樣豈不是和小粉紅原本的邏輯很像嗎?」


當中國與香港、台灣的衝突開始加深的時候,很多時候人是很難將對方當成獨立的個體,而會當成一個群體。更何況,類似小粉紅這個群體,他並不是一個消極不作為、只是愛國的人而已,他不但沒有袖手旁觀,他是真的去擁護獨裁政權對於其他人的迫害,覺得這是正當的,有無數人受害的時候,不僅不反抗,反倒是為獨裁政權唱讚歌。讓香港、台灣在對抗中共強權(不只是心理,還有真實的)的時候,還得面對小粉紅無數的騷擾。


有一些台灣的網友(特別是某兩個新興政黨的粉)會很愛說台灣的一些捍衛主權者說法和小粉紅很像,譬如「出征」譚德賽、新加坡總理夫人。我不否認「愛國」到了極致,不用腦的程度確實會蠻像的。但是台灣捍衛主權的人,去攻擊的對象很多時候還是一些有權勢的人,這和小粉紅很多時候都拿普通人開刀不太一樣。WHO可不是什麼小白兔,新加坡總理夫人也不是無辜的白蓮花,可是小粉紅每次出征的,不都是一些賺錢的明星、YouTuber,甚至還管到外國的去?(中泰大戰)明星是很有錢、也是靠觀眾吃飯的,但是也沒必要什麼立場都被管。


我必須說自己不是聖人,很難沒有情緒。當小粉紅為壓迫者的政權唱讚歌的時候,很抱歉,我看到他被他曾經那麼熱烈擁護的政權痛揍的時候,當然會想笑,彷彿就是蘇聯政治笑話的現場。


所以我承認,當小粉紅作為受害者的時候,大部分時候我都是幸災樂禍的,譬如最近中國百萬留學生被中國五個一政策困在海外,開始哭喊自己平時愛國卻被祖國拋棄,當下真的是心中毫無同情,只覺得活該,甚至巴不得五個一政策更狠一點。



那說回舉報,看到這些小粉紅討人厭的言論,是否該舉報,讓他「找回回家的路」?


我認為不該,不是因為我這時候又聖母了。


我日常也很討厭在各種影片留言看到各種五毛、小粉紅的上竄下跳,覺得煩死了,恨不得眼不見為淨。如果有可以讓他們消失的按鍵,真的會很想按下去。


但是,前面幸災樂禍的情緒,說到底也只是情緒而已,我完全沒有做出實際舉動去迫害他,也沒有為中共這樣的行為點讚,他的受害,來自中共,與我無關。


可是,一旦我也去舉報了,我也就變成了運用舉報的手段讓看不順眼的人閉嘴之人,如果我反對的正是這種舉報的文化,雖然好像只是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但我就不應該去付諸行動,否則我也會成為其中一員,這和單純只有情緒是不一樣的。


AO3因為舉報在牆內被封,現在要發篇肉文給中國網友看文字版的,真的是想破頭也沒有方法。白色恐怖時期,親人舉報被抓是一種人性的沉淪。中國的大學裡充斥舉報,很多大學老師因為這樣開始不敢談一些事情,有時候我也會在想,我以前遇過的那些老師會不會哪一天也被舉報了,無法繼續站在講台?


如果我也利用舉報,讓看不順眼的人閉嘴,那這種恐怖的社會文化氛圍,我豈不是也添了一份?


情緒是很難用理性去決定的,理性上我當然也知道自己不該幸災樂禍,但就是會;但行動是人可以思考後再做的,所以我不會去舉報小粉紅,只是會試著無視他們,這是我目前的想法。不是很理性,只是寫下做為一個紀錄。

圖為綠島人權園區,可以看見白色恐怖前期的監獄新生訓導處、後期的綠洲山莊等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