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我梦寐以求的行动最后是香港同胞帮忙完成了

我一直有一个针对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构想,我把它称作“夺命行动”。

这个行动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全国多个大中城市同步发起和平游行;第二个阶段是随着游行队伍和声势的壮大口号逐步升级;最重要的是第三个阶段,第三个阶段是一个视死如归的行动,叫做“占领政府”行动,行动号召勇士们占领城市里的主要政府机构并开始建立民主架构。

如今的中国是中国共产党占了绝对武力优势的热兵器时代的中国,以武力硬碰硬的革命显然不切实际,而和平游行式的革命则有着显而易见的局限性。和平游行多见于自由开放的国家,那是自由开放国家的人们表达诉求寻求政府回应的方式,但要把它放到强大的邪恶政权独裁的国家作为革命手段成功的可能性很小,最终可能只有以下两种结果:自行散去等待秋后算账或是以暴力镇压结束。

如果和平革命以自行散去并被秋后算账结束那将严重的打击人们今后再进行和平革命的信心,而如果以暴力镇压结束虽然同样会打击人们今后进行和平革命的信心但是同时也对独裁政权造成不小的打击,当独裁政权赤裸裸地在广场上屠戮人们,他们那狰狞的面孔只能让人们产生两种反应:退缩或是奋起。哪怕人们选择了退缩,独裁政权也将受到不小的内伤。

和平革命虽然有着这样的局限性,但是在武力极不对称的情况下我们也别无选择。

“夺命行动”的宗旨就是以和平革命方式求得以下两种结果中的一种:要么成功;要么以壮烈牺牲来重伤独裁政权,不能成功夺你整条命也要夺你半条命。而为了确保能得到这两个结果中的一个就要给和平革命加点料,那便是“夺命行动”的第三个阶段:发起“占领政府"行动。前文已经表明了这是一个视死如归的行动,因为当和平手段用尽而依然无法撼动独裁政权的情况下人们可能会因为士气低落而自行散去,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只能直接给独裁政权做二选一选择题:要么看着我们通过“占领政府”行动开始构建民主架构,要么就显露他们那狰狞的面孔以搜刮来的百姓的血汗维持的暴力镇压人们。

回顾历史,我总是很羡慕当年包含革命先辈孙中山在内的那“四大寇”,可以一起畅谈革命,谋划革命,实施革命。

在如今的中国大陆,中国共产党通过长期的洗脑教育加上严密的信息封锁成功地让绝大多数大陆人处于一种愚昧和政治未启蒙地状态,我曾向一些人普及中国共产党的邪恶历史、六四、以及就在眼前地权贵洗劫,收获的多是无动于衷。

虽然通过网络有时也能感受到一些与中国共产党不共戴天的同伴的存在,但回到现实中更多的是觉得自己是一个“独寇”。中国足够大,大到中国共产党无法将信息封锁做到滴水不漏,中国人也足够多,多到中国共产党无法成功驾驭每一个人的大脑。但是如我此般的“寇”们太过零星分散,也无法彼此连接聚合,甚是遗憾。

香港这几个月由返送中演变而来的抗议行动逐步演化,抗议以和平方式开始,之后事态逐步升级,最后演变得到“玉石俱焚”的呼号。这和我的“夺命行动”构想竟如此符合,想不到我梦寐以求的行动最后是香港同胞帮忙完成了。

其实也该想到,维稳费用一度超军费的中国大陆成功实施“夺命行动”的可能性很小,但自由程度较高的香港却有可能。

一个民主的香港无法脱离一个民主的中国而独立存在,一个笼罩中国大陆的邪恶独裁政权也不会容许一个民主的香港存在。所以“夺命行动“的目标是中国大陆人的目标同时也应该是香港同胞的目标。

如今的中国已不是1989年的中国,掠夺式经济发展已到尽头,权贵官员对这片土地已近瓜分并转移完毕正作分赃完毕各自散之状,国内民众更是水深火热,再加上香港是权贵们的洗钱中心,”夺命行动“在此时此地更有可能成功。

面对如今的这个邪恶独裁政权,我们的下十八层地狱有可能只换来他们下一层地狱,但是除此之外,没有更优惠的交易。

完。

0
0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