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idgo

花鸟使、天宝之战和俄乌争端

公元750年二月,长安城正是乍暖还寒的早春时节,宫里新年刚过,一片祥和。

就在人人都以为这又是个平淡的开年之时,玄宗一道旨意,称杨玉环因忌妒而对皇上出言不敬,发配回娘家自省。(妃以妒悍不逊,上怒,命送归。《资治通鉴》)

这时距离杨玉环入宫已经十三年了,十三年里,玄宗对贵妃圣眷日隆,无出其右。突然赶回娘家,不许在宫内思过,而且是以妒悍的“罪名”,实在有些严重。要知道,“妒”和“不孝”、“无子”、“淫”同属“七出”之罪,是什么让两人闹得不欢而散呢?

玄宗朝设有一官职,名“花鸟使”。专司搜刮民间美女,充实掖廷。这些人看上的女子,无论门第身份,也不管是否婚嫁,全部掳走再说。绝大多数人一辈子见不着皇帝,做了洗衣烧饭的婢女,老死宫闱。

杨玉环这时已经31岁了,花鸟使进献的年轻女子自然让她觉得不安。这次终于跟玄宗大吵大闹一番,玄宗也恼羞成怒:妃子竟然管起了皇帝的私生活,实在是不像话。于是,一气之下,下令“撵回去”。


同年,西南小国南诏王阁罗凤率妻女重臣,从大理出发,至姚州拜谒都督李宓。途径云南郡,太守张虔陀设宴招待,将阁罗凤灌醉后,张太守欺侮了南诏王的爱妃------果真有什么样的皇上就有什么样的官员,张虔陀是贵妃哥哥杨国忠的派系,这个时候国忠正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官至西川节度使,权倾一方。作为国舅爷的小弟,玩一个边陲小国的王妃算什么?

阁罗凤醒酒之后,听闻此事,便找太守理论。张虔陀不但毫无愧意,还毒言羞辱。阁罗凤走后,张还恶人先告状,罗织了南诏谋逆的罪名上奏。无奈之下,阁罗凤起兵杀死张虔陀,南诏也结束了与唐帝国十几年的坚固同盟,倒向吐蕃。

从751年到754年,唐帝国向南诏发动了三次征讨战争,史称“天宝之战”。三次派军均惨败,以至于最后“三军溃衄,元帅沉江”。过程中杨国忠却谎报军情,屡报大捷,从长安骗钱骗人,二十万将士葬身云南,以至于战后“咸阳天下枢,累岁人不足。”(李白《赠南陵常赞府》)。

正因为天宝之战对唐帝国影响巨大,一年后,安禄山与史思明趁国力空虚,起兵谋反,开启了长达七年的安史之乱,熠熠生辉的唐王朝,自此风雨飘零,直至陨落。


天宝之战是正统史家极少提及或羞于提及的一场局部战争,二十万大军面对一个蛮荒部落折戟而归,充分显示了唐朝色厉内荏的一面。


两百年来,欧洲各国对贪婪野蛮的俄国有发自内心的厌恶,也同时有发自内心的恐惧,但此次俄乌战争并没有像普京预想的一样速战速决的话,可能会彻底令欧洲列强认清俄罗斯的真实实力,打消对俄军事讹诈的恐惧,从而彻底改变未来与俄的交往方式以及国际政治博弈格局,在俄罗斯内部,再有一场“安史之乱”也未可知。对于普京来说,一项策略真正的考验不是如何开场,而是如何收场(The test of policy is how it ends, not how it begin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