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5月新書《黑咖啡》+ 閱讀悅甜計畫

Viner
回覆
過客收藏家@icompack1294

還有那麼多經典好書沒讀,我感覺都沒時間去讀新出版的書,沒有經過時間的洗滌,新書踩雷概率太大了,我讀到爛書都會生自己的氣,畢竟讀書不是看電影,花的時間更多,在爛書上浪費時間的感覺很不爽....... 除了讀技術類的書,以前讀書都沒什麼太大的目的性,最近有想按照一定主題去集中閱讀相關作品。

Viner
回覆
過客收藏家@icompack1294

可以想象不能自由寫評論的壓力,不知道其他報名者都是因為什麼原因參加的,獎勵也沒什麼吸引力,還要自己承擔讀到爛書的時間成本。

Viner
回覆
過客收藏家@icompack1294

試讀本也是完整的書嗎?活動的獎勵就是寫讀後感然後獲得正式出版的書?從來沒見過這類活動,所以蠻好奇的,妳是怎麼想到參與這類活動的呢?

Viner

妳真的會按待讀書目的順序閱讀嗎?我覺得好難做到啊。好多書我都是看了開頭,然後就放著,計劃讀的反而老不想讀,總是看著碗裡的惦記鍋裡的。

注視下的書寫

Viner

哇哦,你這評價極大地滿足了我的虛榮心。矛盾的路上,與你共勉。

Viner
回覆
黑眼圈女孩@yosiko910440

我也很膽小的,那些什麼n個中國,我話我鄉,之類的活動我明明有話都不敢說,更別提時事了。最多和身邊熟悉立場的人說說,也就是所謂的「同溫層取暖」吧。一方面覺得爭論有益,一方面又覺得不過是浪費口舌,我的觀點也是一陣一陣的左右搖擺,煩起來就乾脆想「算了算了,地球早晚爆炸,人類真是好吵!」

Viner
回覆
過客收藏家@icompack1294

你說的對,這種心路歷程很多人經歷過,我們有,前人也有,一點也不孤單。我有時想,這就是讀書讀史的意義,在混沌迷茫之時,發現前人早已道盡人生思考之苦樂,不由驚嘆一聲「咦,原來你也曾這樣」,便沒了理由繼續困在泥潭中不起。

與你共勉!

Viner
回覆
Fishear@Fishear

真的可以嗎?我現在在國內的站裡連正常發言都別扭,和父母說方言都無法避免微信視頻通話時的克制和壓抑,雖然這其中也有和父母立場不同的原因。

Viner
回覆
黑眼圈女孩@yosiko910440

我也是到matters才慢慢會給作者留言,雖然也不太多,特別是面對陌生的作者時。有些是因為實在喜歡反而覺得留言有煞風景,有些是因為有爭議,怕自己的喜歡帶來爭吵,哪怕是理性的爭吵,我還是不太適應筆戰,自知肚裡沒有多少墨水。

我也很喜歡和你於@過客收藏家 聊天啊!

Viner

是的呢,真的是很矛盾啊!我把這種矛盾歸因於自己還不夠好,至少在自己的評判標準裡還不夠好,沒有好到經得起批評,沒有好到自己也敢為自己辯護。

藏了一會兒又會有聲音說:沒有你想的那麼糟,不要無限度自我貶低呀。又悄悄會探出頭來,換個馬甲,再招搖一陣子,直到馬甲被發現,像被扒了殼的烏龜,趕緊找個洞又躲進去。

或許真如你說,克服這個矛盾會是畢生的課題(不要啊!)。

Viner

顧忌老大哥也是一個原因,我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擺脫不由自主寫暗語的習慣,至少是在寫中文時。被扭曲太久了,扳回來不易,在matters上想儘力不受影響,但是還是會很怕一些曾經的學生發現我,據我觀察他們大部分都是無理由愛國愛黨的人,有些還在海外,「愛國」起來比誰都激昂。我自然從未在他們面前暴露過政治立場,才會格外擔心被發現。現在雖然已經不再教了,還是會被這種壓抑影響,也挺煩的。

Viner

謝謝小桐,創作(或者說「製造些什麼」好了)不能停,我偷偷摸摸裡進行。待我調整好心態來發matters :)

Viner

我以往因為暴露過多註銷過好幾個社交賬號。在網路上,沒人理我的時候我總是很興奮地去發掘和自己趣味相同的人,到真的有人注意到我了,便怕起來了。我這樣反反復複就跟家常便飯一樣,跑出來又藏起來,悶不住了又跑出來,來matters前悶了很長一段時間,幾乎丟掉了表達欲。

畫畫和讀書都不會停,除了這些我也不知自己還能幹什麼,已經把曾經有過的選項都一個個否定掉了。待我再找回一點不懼注視的勇氣 :)

謝謝你一直的喜歡和鼓勵 ❤

【渴BOOK_好書小推手_小說03】《時間裁縫師》_正常的生活

Viner
回覆
過客收藏家@icompack1294

我也偏好用原文讀書,不過可以接受法文譯的英文著作,或者中文譯的日韓著作,這樣的翻譯目標語言和原語言相對接近的譯著。港台的作家我都接觸好少,希望以後可以多讀一點,我有買一堆白先勇的書,在待讀清單裡。

Viner

我現在好像都沒法看得進從西方語言翻譯成中文的譯著了。怕有翻譯腔,又老擔心有誤譯,遇到幾次後就對譯著失去了信心,抱著懷疑的心就沒法全身心投入到閱讀裡去了。有機會找影片看一看,謝謝的推薦喔!

母语的纹理

Viner

我來證實你的話。我覺得自己說一門語言就變換一次人格,說方言的我,說普通話的我,說法語的我,說英語的我,有時感覺自己很分裂,哈哈。

一本正式的約稿手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