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翔

亞洲週刊編輯,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畢業,拿過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塵世裡一個迷途小記者。

輿論小陽春乍現 媒體口罩摘不掉

首發在亞洲週刊 2020年34卷06期

黃宇翔

(向所有為新冠病毒疫情真相奮鬥的記者致敬!)

中國傳染病學家鍾南山於一月二十日「出山」,接受中央電視台節目主持人白岩松採訪,揭露「新型冠狀病毒」有高度的傳染性,一瞬之間,中國輿論場似乎活躍起來,財新、《三聯生活週刊》、《新京報》的記者都紛紛在武漢發出具有批判性的報道,反思中國醫療體制、地方官僚瞞報、漏報的問題,美國《紐約時報》、香港的有線中國組記者都能進入到武漢報道。一月二十四日,湖北官媒《楚天都市報》深度報道部主任張歐亞在微博上,公開要求武漢疫情治理「應立即換帥」,甚至以民族主義立場著稱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都在一月二十六日撰文批評「武漢的媒體人沒有發出警告」、「新聞監督功能……被很強勢的部門削弱了」,呼籲開放輿論監督,一時間很有時任中國總理朱鎔基一九九八年對媒體期望「輿論監督,群眾喉舌,政府鏡鑑,改革尖兵」的味道。

但這場「輿論小陽春」持續大概兩週就告結束。亞洲週刊獲悉,大約在二月一日、二日之間,財新、澎湃、界面、《新京報》以及騰訊等多家媒體及資訊平台都收到有關收緊報道的指令,部分媒體更出現大面積刪稿,溯及十二月底的文章,記者也被要求作正面報道、「建設性報道」。據律師陳秋實在武漢的直擊,在一月底,當地的醫護人員已被下令不准接受官媒以外的採訪,甚至部分醫生的手機被上繳。財新四萬字的封面故事「新冠病毒何以至此」在一月二十日於網上發布,但實體雜誌也在二月一日因為「技術原因」而被延遲發布,被懷疑是政治審查原因而下架,反映「肺炎危機」在官方認識改變後,漸漸就收緊輿論管制。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首例武漢肺炎出現,隨後幾天有二十七例病人都一樣是源自華南海鮮市場。十二月三十日,八名武漢醫生在微信等社交平台上指出現「新SARS」,但官方的態度則是鎮壓相關輿論,武漢市衛健委十二月三十日簽發《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各醫療單位就地救治,指「未經授權任何單位,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布救治信息」。

《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

當局隨即對八人的言論進行整頓,一月一日,武漢市公安局就通報八人「散播謠言」,指他們在網上「造謠」:華南海鮮市場確診七例新SARS,並傳喚進行處理,事後證實八人皆是醫生,其中一人是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他在十二月三十日下午五時在大學同學群裏面提醒要小心「新SARS」,但被截圖外傳,翌日的十二月三十一日就被叫去了監察科,要求「寫一份不實消息外傳的反思和自我批評,說要院內處分」,一月三日又簽了訓誡書指他「不屬實的言論違法」、「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及後他亦證實患上武漢肺炎。武漢協和醫院醫生林羽(化名)在一月二十五日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也指疫情剛開始時武漢市的策略都是「冷處理」、「包括院感(醫院感染)、CDC(中國疾控中心)那邊消息就更嚴重,整個就不讓說」。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也表示,曾經在一月六日向中國當局提出願派美國疾控中心(CDC)前往中國,以援助其對抗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不過卻遭中國當局拒絕,當局沒有說明原因。

一月二十日前,輿論一片寂靜的態勢,香港大學新聞系講師錢鋼指出,「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到二零二零年一月要十日,整整二十天,《人民日報》對武漢疫情隻字未提」,反而在強調「『兩個維護』(即『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傳播實況,可以證實當局發動了對領袖宣傳的新攻勢。『脫貧攻堅』和『全面建成小康』」。錢鋼認為,這四個關鍵詞的高頻出現反映當時中央還旨在營造「歡樂祥和」的氣氛。甚至在一月十二日至十七日的六天內、湖北的兩會期間,武漢衞健委通報裏未見新增案例,顯示輿論壓制的情形。

隨著一月二十日當年抗擊「非典」的專家鍾南山接受央視節目《新聞一加一》主持人白岩松採訪,證實「新型冠狀病毒」能夠人傳人後,輿論漸漸放鬆。香港浸會大學教授閭丘露薇說:「這時候,財新、《三聯生活》、《新京報》、《北京青年報》等媒體都作出對體制反思的報道。」但為甚麼是這些媒體?閭丘露薇認為:「國家宣傳口徑也需要部分有一定公信力的媒體,他們就相對空間大一些,營運上有良性循環,也就能保留一點空間(作報道),《北京青年報》就有些較有經驗的記者。」

官媒起了帶頭作用

鍾南山的訪談一出,一月二十一日,《人民日報》頭版終於出現習近平對疫情的批示,官媒起了帶頭作用,報道開始放開。兩日後的一月二十三日,年廿九臘月的寒冬裏,武漢宣布封城,三日之後的二十六日,整個湖北省除了神農架這樣的自然保護區,都進入了封城狀態,以至是「封省」。行政上的兵荒馬亂,客觀上卻是報道的黃金時間,開始著重疫情的嚴重性。一月二十三日,財新網發表對香港大學病毒學專家管軼的採訪,指「可能會是SARS的十倍起跳」,《三聯生活週刊》同一天也發表武漢醫生的口述,指疫情將會大爆發。

隨著媒體報道、輿論壓力的增加,官員問責、改革制度也被提上了議事日程。一月二十四日,《楚天新聞報》新聞部主任張歐亞在微博上公開要求武漢治理疫情人員「換帥」,「武漢必須當即、立即換帥,必須有當年非典期間臨危受命王副主席(王岐山)這樣雷厲風行的領導」,也抨擊武漢官員「不具這樣的領導指揮力」。但隨後微博上流傳一份由「湖北日報傳媒集團委員會」發出的致歉,指張歐亞「發表了一條錯誤言論」、「給各級領導『添了堵』」,微博也把這條評論刪除,但張及後繼續在微博上批評。

摘自張歐亞的微博

輿論監督發揮效果

事實上,輿論監督仍起到一定作用,一月二十九日,央視直播中央督查組的詢問之下,除武漢外疫情最嚴重的黃崗市衛健委主任唐志紅不知道定點醫院收治能力、具體床位數目,市疾控中心主任陳明星也不知道定點醫院收了那麼多確診患者,隨即唐志紅在一月三十日被免職。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一月二十五日也在微博撰文批評,「比如新聞媒體的監督功能這幾年,被各級和各地方一些與宣傳無關但很強勢的職能部門削弱了,武漢市有那麼多媒體人,但他們沒有在衛生系統之外發出自己的警告」,「當地官方對互聯網上多樣聲音的容忍度也較低…壓制了整個輿論力量就新型病毒風險做進一步探討、持續發出警告的聲音」,少有地批評各級行政部門對輿論壓制,呼籲放鬆輿論管制。

最高人民法院也在一月二十八日為包括李文亮醫生在內的八名市民平反,最高人民法院指他們發布的內容並非完全捏造,且公眾如聽信了「謠言」而戴口罩、嚴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動物市場等措施,能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危機新聞報道黃金時間

危機新聞在中國有不成文的規定,大概在危機爆發的一週內,是報道的黃金時間,之後的報道就漸漸收緊。香港浸會大學教授閭丘露薇就稱這個時間為「窗口期」,她追憶還在鳳凰衛視供職的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剛開始的時候有放開跡象,一開始報道比較多,但過了一個星期就收緊。之後官方定調,將感人事蹟、萬眾一心作為報道主旋律,問責性的報道就漸漸消失。」

一月二十六日前後是輿論開始收緊的時間,隨著官方輿論轉向而改變。一月二十八日,新華社也發表了對鍾南山的專訪,指疫情會在一週或十天後達到高峰,之後就不會大規模增加。長期跑醫療新聞的記者余東(化名)說,「在一月二十六日和領導溝通選題時,就說不准做異地監督的文章,只能做全國層面的文章」,不能仔細寫武漢、湖北當地的疫情。《新京報》也有記者在這段時間有幾篇文章被審查、發不出來,鳳凰衛視的《非典十年祭》紀錄片也於一月二十六日在中國視頻網站「嗶哩嗶哩」被下架,但隨後又在一月二十八日被其他網友上傳,反映網信辦的審查漸漸加強,有圈內記者調侃「中宣部、網信辦開始上班了」。

輿論暗流也不斷湍動,一月三十日,央視直播火神山工地建設情況,但卻意外直播了兩批工人(分別是中建三局、武漢市政集團)鬥毆的情形。時隔兩日的二月一日,央視記者張鵬軍在武漢紅十字會的國際博覽會中心直播,但剛交代完現場背景,就被倉庫保安要求離開,即便表明是央視記者,仍被要求離開,旋即信號中斷,一千二百萬人正觀看的直播忽然斷線。

央視直播 意外直播了兩批工人鬥毆


央視記者在紅十字會被驅趕

全面收緊疫情報道

亞洲週刊獲悉,大約在二月二日,中國全面收緊有關新冠病毒的報道,據悉,財新、澎湃、界面、《新京報》以及騰訊等多家媒體及信息平台都有相關的規定。據了解要求有幾方面:一,要求作正面的報道;二,不准作相關的採訪;三是將過去的文章下架。這幾方面的要求在不同媒體有不同情形。財新工作人員透露,約在二月一日下達要求作「建設性報道」,不要只寫「哭、慘」的新聞,要求採訪時除了暴露問題,還要問有甚麼辦法、提出建議。財新雜誌也在二月一日因為「技術原因」延遲發布,被懷疑是因為封面故事要被抽起,但工作人員指是因為印刷廠沒上班,而他也不肯定最後雜誌會不會修改,但相關報道的網上版仍然存在。

財新的封面專題

界面新聞網在二月二日起,下線相關報道,只留下專家對話和其他偏正面建設的報道,據知情人士透露:「科普、解讀類話題可以繼續,但負面的肯定可不行,但實際上正面報道也有需要謹慎,而有關疫情外國專家作傳播模型的文章,也被刪除。」騰訊新聞記者也說,在二月二日「開始不能進行採訪,但作為新聞平台,可以轉載稿子,但不可以寫負面報道」。

直到二月一日,只剩下「財新」孤軍奮戰,發出反思體制的社評《疫情防控務必全過程透明》,要求更加開放輿論報道:「透明不會帶來恐慌,只有真相缺席,才是公眾的恐慌根源。這是十七年前SARS留給我們的啟示,此次疫情再次以慘重的代價證實了這一點。」

查處官員重視正面報道

隨後,官方雖然仍有繼續查處官員,二月二日查處樂清市副市長陳微燕的三個幹部,陳受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另外兩人樂清市疾病控制中心主任倪成劍、市衛生和健康局黨委書記、局長謝明榮被免職,但官方輿論導向也將抗疫宣傳引向「人民戰爭」、「群眾路線」、「團結精神」的宣揚,對於體制的反思告一段落,成為《人民日報》、新華社的報道主軸,微博熱搜榜上,二月五日主要是「李蘭娟每天只睡三小時」之類的好人好事報道。

這一波報道「窗口期」在二月二日結束,大部分中國媒體進入了報道寒冬,不准作負面報道。閭丘露薇說「窗口期可能會有反覆,取決於宣傳部門有沒有最後定調」,二零零三年的「非典報道」就曾經出現過兩次「窗口期」,第一次是二月疫情初起,第二次則是四月醫師蔣彥永站出來對疫情爆料之後。武漢肺炎疫情報道的「窗口期」會否再次開啟,還取決於疫情發展是否如官方所料。■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