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5 篇作品累積創作 28724 
哲儀

〈錄音帶A Tape〉09.

9. 「啊~~~~!」 倏然地從床上彈起身,哲穎睜大著眼,環視四周,眼前卻是矇矇矓矓的不真實感。身上盡是汗溼的冰冷,腦袋裡是一陣又一陣的暈眩感,而這種痛苦的感覺也讓人確切地証明著自己的存在。幾下深呼吸之後,在枕頭旁摸到眼鏡便戴上了,而有鈴響聲仍持續著。

哲儀

〈錄音帶A Tape〉08.

8. 規律的單音節聲音,重覆而單調的「嗶、嗶、嗶」著。睜開眼環視四周,每張病床都是一位安靜的病患躺著,沒有探病看護的家屬,只有這一群同是受傷的人和兩三位白衣的護士。自已的手臂上插著管子,臉上罩著一個吸呼器,全身漫延著無力感,是一種很虛弱的氣息,連眨眼的瞬間都成了停格的慢動作,意...

哲儀

〈錄音帶A Tape〉07.

7. 十點多,哲穎騎車到怡君打工的那間眼鏡行,她已經離開了。裡頭的另一位店員說她提早下班,說是有事情要辦。撥了電話給怡君,卻怎麼也找不到人,手機是關著的。她到那裡去了呢?騎著摩托車在街道上看著人來人往的,雖然心急卻也無可奈何,怎麼也找不著怡君。

哲儀

〈錄音帶A Tape〉06.

6. 天色漸暗,台北的霓虹生活才正開始。林森北路上的巷子裡有許許多多的尋芳客,東區的精品店中盡是打扮時髦的年輕女性,沿著中山北路可以到達熱鬧的士林夜市;一樣的夜,不同的生命際遇,是每個人獨一無二的故事,不論悲喜都無法改變的過去。哲穎在台北市裡漫無目的騎著車,在大街小巷裡穿梭著。

哲儀

〈錄音帶A Tape〉05.

5. 黃色的計程車在諾大的馬路上停住了,眼前看過去的滿滿都是車陣和人潮,遠方的號誌似乎總在亮著紅燈。不過,這種擁塞著的交通情形才是台北市下班時刻的標準街景。「司機,我在這裡下車好了。」 哲穎付了錢,就走出了計程車。看著怡君打工的眼鏡店就在前方一百公尺處,腳步逐漸地飛快了起來,...

哲儀

〈錄音帶A Tape〉04.

4. 三點多,窗外仍是漆黑,只有微弱的遠方路燈閃爍著。兩個人窩在小床上,面對面側著身子躺著。怡君發出規律的呼吸聲,胸口起伏著,該是熟睡了,而哲穎卻是怎麼也睡不著,腦袋裡的問號還是緊緊地綁著懸在空中的那顆心,就是沒法子平靜下來。凝視著怡君的睡臉時,偶爾卻會出現「我眼前這個人到底是誰?

哲儀

〈錄音帶A Tape〉03.

3. 「怎麼了?妳到底怎麼了?」 她沒作聲,只是整個人像軟攤了般靠在哲穎身上。怡君身上的溫度由每寸指尖傳來,哲穎覺得從來沒和她這樣地靠近過,而在夜裡此時的她,每字每句都勾動著內心裡的慾望;不到十度的低溫剌激著肌膚,然而那滾燙的血液卻經由心臟快速地壓縮到身上的每個器官,漲滿著占有的念頭。

哲儀

〈錄音帶A Tape〉02.

2. 下午四點多,怡君在捷運西門站出口的麥當勞裡坐著,隔著玻璃窗外的人來人往,眼神落在自己的倒影雙瞳上,空空洞洞的,是有點不夠真實的世界。而哲穎正在櫃檯前找著零錢替兩杯奶昔結帳。「抱歉。」哲穎從地上撿起另一枚五十元硬幣,手忙腳亂地拿給了櫃檯裡的工讀生。

哲儀

〈錄音帶A Tape〉01

不是說好要永遠陪伴著我嗎?為什麼你要離開呢?別走啊…… 我一個人好孤寂… 我要你…… 1. 沉重的呼吸聲,僵直的四肢,一片的黑暗,被什麼東西追趕似,死命的往前跑,不知道要跑往那裡去。耳邊盡是詭異的高八度撕裂聲,有尖叫、有低吼、有訕笑,卻一點也不覺得這些聲音是由人類所發出的;心被...

13
哲儀

〈詛咒的哨所〉5.

5. 過了幾天,連長為了連隊的訓練任務而召集所有的幹部在連長室開會,與會的有連長、輔導長、士官長、我和另一個廖姓排長以及二個上士副排長。「關於下個月的訓練計劃大致上就是如此,大家還有什麼問題要提出來討論的嗎?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