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otagelg

中共体制有一种拔然脱俗的可能,共产党可以带人成神带人飞。

四川政府号召「藏粮于民」,你准备好了吗?

01

9月27日下午(2020年),「四川省粮食安全保障条例」提请审议,官方明确提倡「藏粮于民」,鼓励餐饮企业、食堂和居民家庭储备一定数量的口粮。




封城期间,某些地区曾经出现民众哄抢囤积粮食的情况。尽管主流媒体一再强调粮食充足,国家储备粮很多,大家不需要抢购囤积粮食。


但是今年夏天中国产粮区的大面积水灾,发生在非洲和巴基斯坦等地的蝗灾,意外跑到东北去的几次台风,增加了粮食的忧患。联合国警告说今年是五十年来全球缺粮最严重的年份。


值得庆幸的是,前几年中国的粮食一直没有问题,这得益于18亿亩红线的政策,以及越来越多的进口粮食。中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粮食进口国。


北京、成都做出更切实可行的办法,宣传应急物资推荐清单,要求每个家庭准备至少十五天的应急粮食。


北京、成都官方应急储备清单,你准备好了吗?


如今,四川省政府又再次强调藏粮于民,这或许是因为历史上四川曾是遭受过饥饿苦难的。



 02


三年困难时期,四川饿死一千多万人。


从1959年到1961年,四川粮食连年减产,1961年的粮食产量是231亿斤,比1958年的449亿斤下降了218亿斤,甚至比1949年还少收30亿斤。


当局者为了政绩,不仅没有「藏粮于民」,反而挨家挨户搜查基层私藏的粮食,还大量往省外调粮,1959年至1960年三年就外调157亿斤。


省领导骄傲地宣称四川外调粮食「居全国之冠」。而四川人却饿死无数。1961年初到1962年,全国的形势逐渐有所好转,可是四川饿死人的事却还在继续。


曾任四川省政协主席的廖伯康在回忆文章中谈到当初冒险向中央办公厅主任汇报四川饿死人数的情况。


民政部的报告数字是400万。中央不信这个数字,找公安部。公安部是管户口的,粮票、布票、油票、肥皂、火柴等一切生活用品都同户口挂钩,死一个人就抹掉一个人。


公安部的数据来自四川省公安厅,说是800万。中央依然不相信,觉得还是少报。


但究竟死了多少人,中央不清楚。


廖伯康举起一个指头,说:“死了1000万。四川省委下发的一份文件注释表明,1960年底的四川人口总数是6236万,而国家统计局中国人口统计年鉴上1957年的四川人口是7215.7万,两数相减正好约为一千万。这只是从文件上推算出的数字,实际上恐怕不止。”


廖伯康说:“从1961年到1962年上半年,全国形势都好转了,四川却还在饿死人。1961年底,江北县还有人饿死;涪陵地区先后饿死了200多万;1962年3月省委传达“七千人大会”精神的时候,雅安地区荥经县委书记说他那个县的人饿死了一半,前任县委书记姚青到任不到半年,就因为全县饿死人太多被捕判刑。这份简报刚刚发出就被收回去了,别说中央,就连四川的同志也不完全知道。雅安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刘恩,早在1959年就到荥经调查饿死人的情况,并写成报告上报,结果被打成“三反分子”。根据这些情况估计,四川饿死的人,起码比我推算的还要多出250万!但我正式反映只说死了1000万。”



 03


现在的老人大多数还保留那个时代的饥荒记忆。甚至在接下来几十年富足的年代也一直保持为家庭屯粮的习惯,就是那些年留下来的忧患意识。


回首往事,不忘历史。四川政府做出的「藏粮于民」的决策,是非常正确而有效的。


三年困难时期,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曾经写十万言书,说青藏高原饿死人的事。而历史上的青藏高原,千年历史几乎不会大规模饿死人。因为有一种独特的存粮方式:民众捐献大量土地给寺院,寺院就是大地主。农民租寺院的土地,给寺院交租,寺院储存大量的粮食,足以应对三五年的饥荒。一旦遭遇饥荒,寺院就开仓施舍,避免饥民饿死。


在中国古代,某些地区有民间自治传统,基层互助活动很好,有一种「义仓」,就是用来救急饥民的。




所以,藏粮于民,就是最好的办法。



 04


作为个人,我们践行藏粮于民,不仅让自己的家人有一份安稳,在缺粮的年代还可以为邻里和饥民提供一些援助,这是最好的为国分忧。


在粮食富足的年代,慢慢积累一些可以长期储存的食物,在饥荒年代,就能派上大用处。




有人说,粮食放久了会长虫子,或者发霉。如果你了解一些粮食的正确储存方法,用现代的真空包装袋、脱氧剂之类材料封装粮食,大多数粮食都可以储存十几年。


即便味道不如新米好,在饥荒年代,在饥民嘴里,没有任何粮食会味道不好。


如果你经济条件许可,可以储存更好的成品食物,比如压缩饼干和罐头,这些食物的储存期限都可以远远超过保质期,也就是说,即便过期好几年了,大多少也还是可以吃的,尤其是食物紧缺的年代。


有人说现在城里人房子贵,家里面积小,没地方储存。


如果你计算一下体积,就知道普通人家里一个衣柜就可以储存2000斤粮食。如果存400斤真空包装的粮食,只需要一个大衣柜20%的空间。


再计算一下储存粮食的价格,400斤真空粮也只需要一千元左右的价格,不到大多数地区0.1个平方米房价的价格,就能给一家人带来安心。哪怕换算成压缩饼干和各类肉罐头,也是微不足道的一笔钱。


还有人说他喜欢极简主义,觉得生存主义者提倡的囤积粮食和极简主义理念不符合。我对他说:如果你真心喜欢极简主义,把厨房里的所有东西都去掉,用这些面积放一些压缩饼干和午餐肉,每天吃压缩饼干、午餐肉和方便面,就是对极简主义最好的践行,也是生存主义最好的训练。


或许你有无数的理由拒绝在自己家里存放食物。但是当政府建议藏粮于民的时候,你还不囤一些可以长期保存的食物,那就有点反应迟钝。


即便在四川和重庆,也有年轻人觉得现在在家里存粮有点杞人忧天。他们觉得每天那么多吃不了的食物都倒掉也没啥可惜,何必囤粮。


在食物充足的年代,浪费一些食物甚至是一种美德,因为你的浪费可以提高食物价格,促进产能储备。但是这不是你不囤粮的理由。只要回顾一下1959到1962年,饿死的一千多万四川人,你就会理解四川政府的苦心。


饿死人的1959到1962年,气候不算太恶劣,甚至都没有战争,也没有内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