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Version

既无故土,也不分南北。

极右翼的幕后资金如何「袭击」堕胎权?

掌握州法院和总检察长是右翼组织的长期目标,废除罗伊不过是他们获得的其中一个短期回报。
6月27日,美国路易斯安那州一名法官阻止了该州禁止堕胎的「触发法」生效。该法禁止在怀孕任何阶段堕胎,包括因强奸、乱伦怀孕。自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堕胎不再受宪法保护以后,已通过「触发法」的13个州中,爱达荷州、肯塔基州、密西西比州和德克萨斯州也正在面临相关诉讼。
本文发表于2022年6月1日的《Truthout》,由Evan Vorpahl, Julia Peck & Alyssa Bowen, Truthout撰稿。Truthout是一家非营利性新闻组织,致力于对各种社会正义问题提供独立报道和评论。

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罗伊诉韦德案判决的袭击是在极右翼多年来努力推翻并在各州禁止堕胎权的背景下发生的。在判决书的第二页,共和党任命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称罗伊案判决推翻了所有州的堕胎权,这是错误的。尽管事实上罗伊案判决禁止完全禁止堕胎,但它仍然允许各州实施不同的堕胎限制。

而在判决书的最后,阿利托努力在判决书中假装自己支持民主,这是一个谎言。阿利托宣称「现在是时候将堕胎问题交还给人民选出的代表」。但阿利托没有提到,他所在的最高法院早已被右翼势力占领,比起法治,他们更在乎少数人的统治。

这部《华盛顿邮报》制作的纪录片讲述了伦纳德·利奥如何推动右翼意识形态先锋进入最高法院的故事 ,© Washitong Post

这是一个长达数十年的行动。行动的中心是极右派律师、联邦党人协会的筹款人伦纳德·利奥。利奥是右翼占领最高法院的重要推动者,他的行动为罗伊案的垮台铺平了道路。他的公关人员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他在20年前就发现保守派输掉了文化战争。舆论里支持堕胎权、同性恋权利和避孕占了上风。保守派必须另辟蹊径。」

十五年前,利奥在阿利托获得最高法院大法官职位的过程发挥了关键作用。十几年后,他成为前总统川普的重要幕僚,亲自挑选了艾米康妮·巴雷特、布雷特·卡瓦诺和尼尔·戈萨奇进入最高法院。在这一过程中,利奥运用联邦党人协会等令人眼花缭乱的非营利组织秘密从富有的捐助者的幕后资金网络中筹集了超过5.8亿美元来推动这一进程。

现在,他们正在各州复制这一做法。幕后资金网络的另一个主要团体「司法危机网络」向共和党州领导委员会和共和党总检察长协会等组织捐赠了大量资金。这些组织专注于控制了两种在各州禁止堕胎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官员:州法官和州总检察长,从而为后罗伊时代全面禁止堕胎做好准备。

反堕胎组织的幕后资金充斥州法院

常常被人忽略的事实是,罗伊案判决被推翻后,州法院将在堕胎争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例如,州最高法院可以裁定州宪法保障堕胎权,正如堪萨斯州、蒙大拿等七个州的最高法院已经做的那样。过去十年内,特殊利益集团一直试图控制各州的法院系统。纽约大学布伦南司法中心的研究显示,仅2021年,来自三十五个州的政客就提出了150多项法案以「政治化或破坏州法院的独立性」,其中绝大多数由共和党提出。

其中一个策略是取消无党派的司法提名委员会,这将大大增加法官任命过程的政治性。另一个方法是增加司法选举中的政党支持。来自政党的一百万美元的广告经费将大大改变选举状况。这一切努力的中心是共和党州领导委员会。

共和党州领导委员会是一个全国性的政治团体。他们自称是「美国最大的共和党州领导人组织」。2014年,他们发起了「司法公平倡议」计划,支持与共和党结盟的州司法选举候选人。现在,他们已是影响关键州法院选举的最大资助者之一。布伦南司法中心的报告显示,该组织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为法庭选举支出了520万美元。

该组织的主要资助者包括美国商会、烟草业和一些世界上最大的公司,比如石油大亨查尔斯·科赫的科赫工业公司。(译者注:科赫和他的兄弟是共和党保守翼茶党和其他保守派运动的最大支持者)该组织的另一个最大捐助者就是「司法危机网络」。从2012年至2020年,「司法危机网络」向该组织捐款超过600万美元,是该组织2018年最大的资助者。

司法公平倡议的剧本非常简单。在州的主要筹款披露截止时间之后,他们会突然支出100万美元以上的资金来做最后一次政治广告。由于他们的对手很难筹集到相同的资金来对抗这样的宣传,司法公平倡议支持的人总能赢得选举。在他们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意识形态的先锋队代替经验悠久的法官控制了州法院。

堕胎权似乎已成为该组织运作的核心目的之一,因为他们认为,一个独立的法院将阻碍他们禁止堕胎。在蒙大拿州,由于州法院判决共和党人提出的州法院选举方法违宪,共和党籍的总检察长奥斯汀·克努森和州共和党合作抹黑州法院的声誉。

现在,克努森与蒙大拿州州长格雷格·吉安福特、参议员史蒂夫·戴恩斯和蒙大拿州共和党在州最高法院选举中支持一个声名狼藉的律师詹姆斯·布朗取代现任的大法官英格丽德·古斯塔夫森。反LGBTQ的基督教组织家庭政策联盟在蒙大拿州的分支家庭基金会主席杰夫·拉兹洛菲同样支持布朗。他说得很清楚,「在我们的努力下,支持生命的法官将在下一个选举周期当选。」

堪萨斯州是另一个斗争白热化的州。该州在法官选举过程中采取的遴选制度被认为能有效避免法院受到政治干扰。但是,被右翼立法者占领的州立法机构2022年投票通过了两项州宪法修正案,彻底改变了该州法官的选举模式,并允许外部资金的介入。反对堕胎和LGBTQ权利的基督教组织堪萨斯家庭之声支持这一修正案。

除此之外,堪萨斯州的共和党和反堕胎团体还筹集了超过120万美元,来推动一项推翻2019年保护堕胎权的州最高法院判决的公投案。其中大部分的资金来自堪萨斯州的大型教堂。

根据布伦南司法中心的统计,2021年28个州通过了65项法案,允许推翻法院判决或者禁止包括法官在内的州公职人员执行特定法律和法院判决,其中大部分与枪支管制或堕胎有关。

幕后资金介入检察官选举

在后罗伊时代,州检察长在如何执行州堕胎禁令方面拥有极大的自由度。例如,威斯康星州的民主党籍检察长乔什·考尔和密歇根州的丹娜·内瑟尔都表示她们任内不会执行堕胎禁令。所以,右翼的幕后资金也试图影响州检察官的选举。

大量的企业和右翼幕后资金涌入了州检察官的竞选过程,其中大部分来自共和党检察长协会。2022年,共和党总检察长协会在投票前的最后一次广告战中支出了70万美元来试图取代内瑟尔。2018年,该协会在对阵内瑟尔的竞选活动中花费了近300万美元,还制作了对内瑟尔的人身攻击广告。

20多年前,共和党州领导委员会建立了共和党总检察长协会。它的选举组织定位允许它从企业、幕后资金集团和个人那里募集无限的资金,然后用来帮助亲共和党的总检察长候选人赢得选举。共和党总检察长协会的企业捐助者往往和该组织资助的总检察长所提起和辩护的案件中拥有重大经济利益。

2014年,该组织在法律上从共和党州领导委员会独立出来。自此以后,司法危机网络就是该组织的最大资助者。截至目前,该组织一共获得了司法危机网络超过1400万美元的捐款,仅2022年第一季度就获得了100万美元。该组织还成立了一个非营利组织「法治辩护基金」,同样从司法危机网络获得了大量资金。《Documented》的报道已经指出,「法治辩护基金」在1月6日美国国会骚乱中发挥了重大作用。2021年1月5日,该组织在对支持者的自动电话中说:「下午一点,我们将前往国会大厦,呼吁国会停止偷窃选举结果。」

实际上,掌握州法院和总检察长是右翼组织的长期目标,废除罗伊不过是他们获得的其中一个短期回报。正如判决书中暗示的那样,同性婚姻、获得避孕药具甚至跨种族婚姻都饱受威胁。2022年的中期选举中,将有30个州总检察长和87个州法官席次进行改选。禁止堕胎、限制对公司的监管等利奥推动的关键议程,都将成为选举中激烈交锋的问题。

(责任编辑:新不莱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47每时每刻】后罗伊时代的美国:丧失堕胎权只是开始

后罗伊时代的美国:比1970年代更糟的未来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