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Version

既无故土,也不分南北。

不满的夏天:英国工人为什么罢工?

英国政府或许非常希望工人闭嘴买单以应对实际工资的下降。但工人们确实有另一个选择:他们可以组织起来,他们也这么做了。

6月22日,参加英国铁路、海运和运输工人工会(RMT)的铁路工人正式展开罢工行动。当天,英国一半以上的铁路完全关闭。火车司机没有参与此次罢工,但是代表火车司机的机车工程师和消防员工会(ASLEF)正就是否展开罢工行动展开行动。参加英国团结工会(Unite the Union)的伦敦地铁员工也参与了罢工行动并导致伦敦地铁的大部分服务受到影响。铁路工人将于6月23日与25日再次进行罢工。

因为罢工而空空荡荡的火车站站台,© WalesOnline

英国刚刚结束了长达12年的低工资增长和低迷的经济时期。现在,英国正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程度的生活水平下降。预计明年,英国经济将实现零增长,在所有发达国家中,只有受到经济制裁的俄罗斯的经济状况比英国更糟。

面对持续上涨的生活成本与冻结的薪资,6月18日,数万人参加了由英国工会中心(TUC)组织的「反生活成本危机」游行,要求政府采取措施。同时,包括皇家邮政、教师、NHS护士、公务员、刑事律师在内的各行业的工会都在准备或正在进行罢工要求加薪。

参加游行的人们手举「为所有人的生活工资」的标语,© AP

面对着英国正出现的「不满的夏天」以及接踵而至的罢工,鲍里斯·约翰逊说加薪不是解决物价飙升的办法,反而他希望工人为此做出贡献减少薪水。他警告说,「如果工资追赶不断上涨的物价,那么我们将面临进一步通胀的风险。这种情况我们已经在1970年经历过了。」

约翰逊提到了工资-价格螺旋(Price/wage Spiral),这是指一种用于解释工资上涨与通货膨胀之间因果关系的宏观经济理论。这种理论认为工资上涨会增加可支配收入,从而增加对商品的需求并导致价格上涨。价格上涨增加了对更高工资的需求,这导致更高的生产成本和进一步的价格上涨压力,从而形成螺旋式价格上升。

财政大臣跟从了这一说法,6月20日他强调,「人们必须认识到,如果我们要阻止通货膨胀,我们就必须全社会团结起来解决这个问题。」许多专家非常怀疑他们的说法。与之相反的是,专家们普遍相信限制工资的增长加剧了英国深层次的经济问题。

强调工资-价格螺旋的保守党政客们没有提到,自2010年保守党上台以来,国会议员的薪资已经上涨了28%。尽管这低于同时期34.2%的通货膨胀率,但是比起许多关键的公共服务工作者来说,他们的工资要高得多。

6月27日将开始罢工的处理刑事案件的出庭律师在其工作的前三年,平均年收入仅为12200镑。此前他们要求加薪15%,而法律援助连年缩减导致他们需要处理的案件堆积如山。愿意从事教师岗位的人也越来越少,因为根据财政研究所的计算,2021年教师能拿到的实际薪资比2007年少了8%,2022年的通货膨胀更让教师工资实际上比2010年少了19%。

正在召开罢工记者会的刑事律师,© FT

托儿所也面临严重危机。托儿所教师的平均薪资从保守党上台时的12514镑增加到14462镑,但考虑到通货膨胀,其实实际工资减少了近五分之一。但是,托儿费用急剧上升。对许多工薪家庭来说,将孩子送到托儿所的费用高到令他们望而却步。因此,许多在职父母,特别是年轻女性,被迫只能呆在家里或者减少工作时间。

尽管所有政客都把NHS称为抵御新冠的英雄,但是加薪却几乎不可能。健康基金会的研究发现,从2011年至2021年期间,医生的购买力下降了779镑,而护士的收入减少了1583镑。整个NHS的平均年薪下降了416镑。

除了公共服务的工作人员,其他行业也是如此。考虑到通胀因素,英国工人每月的实际收入比2008年低了60镑。2月至4月间,英国私营企业的员工实际收入下降了1.6%,公共服务的工人下降了4.5%。从历史上来看,这是200年来工资增长水平最差的时期。只有拿破仑时期,工人的购买力才如此之低。

英国智库新经济基金会(New Economics Foundation)首席执行官米亚塔·法恩布尔莱(Miatta Fahnbulleh)指出,「当生活成本上涨如此之快的时候,要求加薪是完全合理的。长达十年的薪资水平倒退让最不能承受价格上涨的人受到了最大的影响。这是我们看到如此多不满的根本原因」。

当前的英国通胀率是三十年来最高的水平。

法恩布尔莱强调,工资停滞反映的是英国经济的深层次问题。英国政府常年来忽视对技术、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投资。而限制工资的增长反而可能重蹈金融危机以来阻碍经济发展的核心问题。英国需要增加开支,这将有助于增加企业的收入并鼓励他们进行投资,让经济重新出发。因此,新经济基金会呼吁大幅提升最低工资,鼓励集体谈判。

《卫报》指出,工资-价格螺旋是基于理论而非经验证据。1975 年,当通货膨胀率达到25%时,体力劳动者的工资率以每年31.7%的速度增长,而所有员工的平均收入每年增长约28%。英国最古老的独立经济研究所国家经济和社会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副主任斯蒂芬·米勒德(Stephen Millard)则表示,鉴于实际上的薪资倒退,现在增加薪资根本不可能导致所谓的工资-价格螺旋。

米勒德还指出,英国工业占总经济的份额不到10%,投资份额是G7国家中最低的水平。政府过度忽视了自己在当前经济困局中的作用。「政府本来应该增加公共投资,但政府选择了财政紧缩。这些措施才让我们陷入了低增长、低投资率和低生产率的经济状态中」。

英国的公共投资占GDP的比例自2009年后持续下降。

英国《论坛》(Tribune)杂志指出,通货膨胀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种政治现象——这是一个谁来买单的问题。这个政府想让工人为生活危机买单,就像它让他们为之前的大流行和金融危机买单一样。英国政府或许非常希望工人闭嘴买单以应对实际工资的下降。但工人们确实有另一个选择:他们可以组织起来,他们也这么做了。

(责任编辑:新不莱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