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Version

既无故土,也不分南北。

脱欧后遗症:北爱尔兰议会翻盘,爱尔兰统一不再遥远? | 2022英国地方选举

「欧洲」作为身份认同与选票归属。
在5月5日举行的英国地方大选中,北爱尔兰的新芬党赢得了历史性的胜利。但仅仅几天后,北爱地方政府的权力分配、英国脱欧协定中关于北爱尔兰问题的北爱尔兰议定书等议题就成为了英国政治的焦点。本文讨论了新芬党胜利的原因,以及它的胜利对北爱尔兰意味着什么。
本文发表于2022年5月9日,原名为「Sinn Féin’s victory won’t bring a united Ireland right away – but it’s getting closer」。由Fintan O’Toole撰稿,新不莱梅编译。

2021年,在北爱尔兰成立一百周年的时候,鲍里斯·约翰逊在推特上说,「让我们强调一点:北爱尔兰现在是,以后也会是英国的一部分。这种关系不仅受到保护,而且会越来越紧密。」鉴于约翰逊的每一个声明都需要反着听,这句话也不例外。对北爱尔兰的联合派(译注:指支持北爱尔兰作为英国的一部分的人)来说,北爱尔兰成立101年大概会是他们的101室(译注:101室是奥威尔在《1984》中描写的一个地方,在这里囚犯会被自己最恐惧的东西所折磨),在那里,他们的所有噩梦都会实现。

上周的北爱尔兰议会选举结果以一种温和的方式让他们的噩梦成真了。新芬党的副主席米歇尔·奥尼尔不出意外将成为北爱地方政府的首席部长。这个噩梦并不来自于奥尼尔本人,而是她所代表的历史性时刻。在北爱尔兰,信奉天主教的统一派(译注:指支持南北爱尔兰统一为一个独立国家的人)第一次在选举中击败了信奉新教的联合派,将毕生精力投入统一事业的新芬党在第一轮投票中以8%的优势击败了约翰逊的盟友民主统一党。

在普通的政治中,一个政党的胜败并不意味着什么根本性的政治影响。但北爱尔兰从来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他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让大部分的新教信徒不必加入新独立的信奉天主教的爱尔兰继续留在英国;它与爱尔兰的边界更是为了让新教信徒占有永久性的多数、天主教徒成为永久性的少数而定。

从长久来看,这种安排就像历史上每一次的政治赌博一样,终究将面临失败。联合派早在1972年爱德华·希思任内达成桑宁代尔协议时便分裂了。从那时起,所有人都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只要北爱尔兰继续作为英国的一部分,那么北爱政府的权力就必须由联合派和统一派分享。这种现实最终被写进了1998年的贝尔法斯特协议,成为一种新的制度安排。

爱尔兰岛新教人口的变化,© Wesley Johnson

在这个意义上,联合派早已接受了他们无法独自掌权的事实。唯一让他们得以慰藉的是,贝尔法斯特协议规定,第一大党的领袖将出任「首席部长」,而第二大党的领袖将出任「副首席部长」。不过,这无非是一种无聊的文字游戏,因为实际上二者的权力是相同的。但这个首席对联合派来说总是一种安慰,只是听上去即使他们必须与统一派分享权力,他们总还是在权力中高人一等。

不过,连这个安慰现在也烟消云散了。

选举过程中发生了两件大事。统一派的领袖奥尼尔用有可能担任首席部长的希望鼓励许多天主教选民将票投给新芬党——这些选民原本会把票投给社会民主工党——脱欧则继续分裂和削弱着联合派。后者比前者与选举结果的关联性更大。因为新芬党的得票率仅有小幅上升,但民主统一党的得票率却让它看起来更加重要了。

在爱尔兰有一个悠久的传统,那就是选民将含泪投票给「我们的人」,不是因为选民有多喜欢他们,仅仅是为了不让另外一方上台。在2016年五月的选举中,就在脱欧公投的短短几个月以前,民主统一党拿下了29%的选票。

但是,周四的投票中,民主统一党只拿到了21%的选票。即使在它使出了杀手锏,即宣传除非新教徒都投票给他,不然新芬党一旦上台就会推动统一公投,它的得票还是大幅下滑了。讽刺的是,当民主统一党把焦点集中于几乎子虚乌有的公投时,新芬党却在统一问题上保持低调,并把竞选的焦点集中于社会议题上。

脱欧运动吃掉了自己的孩子,也让这种策略失效了。除了英国独立党,民主统一党是英国唯一一个台面上积极宣扬脱欧的政党。他们在英格兰花了大价钱宣传脱欧,并玩弄了英国国会的权力平衡把特蕾莎·梅拉下台,把约翰逊送上了首相宝座。甚至,他们还相信了约翰逊「除非我死了,否则我不会允许爱尔兰海上出现边界」的鬼话。

北爱议定书规定北爱尔兰在政治上仍是英国的一部分,但是经济上留在欧盟单一市场。由于北爱和爱尔兰之间不能存在硬边界,严格意义上英国必须在北爱尔兰和不列颠岛之间设立关卡,© Celtic Life International

诚然,这些并非是英国脱欧最大的成就,但这的确让民主统一党看起来很愚蠢。更重要的是,它同时疏远了两种非常不同的选民群体。一种是强硬的联合主义者。他们指责民主统一党所制造的北爱尔兰议定书无意中让北爱留在了英国已经渐行渐远的欧盟的单一市场里。他们把票投给了更小众的传统统一之声。另一些人是不想离开欧盟的新教徒们。他们把票投给了中间派的亲欧联盟党。

选举结果已经为北爱议定书的未来给出了答案。民主统一党、北爱尔兰统一党和传统统一之声这些反对这个议定书的政党只拿到了40%的选票。而新芬党、社会民主工党、联盟党等支持议定书的选票则获得了55%的选票。简单来说,如果约翰逊和英国保守党像多米尼克·拉布(译注:英国副首相、司法大臣兼大法官)所说的那样,「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单方面撕毁协定,以北爱尔兰人民的名义发动与欧盟的冲突,那他就是在撒谎。北爱人已经用选票给出了回答。

北爱尔兰的人口结构变化,© Wiki

既漫长又短暂的历史正在翻开北爱尔兰终局的序幕。统一不会马上变成现实,这仅仅是因为大多数爱尔兰人没有真正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但是,无论是人口结构的变化还是民主统一党在脱欧问题上的极端表现,已经开始改变整个北爱人的身份认同。只有傻子才会相信一个统一的爱尔兰即将到来,但也只有傻子才会认为一个统一的爱尔兰绝不会到来。

(责任编辑:新不莱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