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Version

既无故土,也不分南北。

钟摆的再一次摆动 | 2022年韩国大选

(edited)
东亚的社会总是上演同样的故事。

在刚刚结束的韩国总统大选中,国民力量(국민의힘)籍候选人、前检察长尹锡悦(윤석열)以25万票的优势小胜共同民主党籍(더불어민주당)候选人、前京畿道知事李在明(이재명)。以「两大党之外的选择」为口号坚持到最后的正义党(정의당)候选人沈相奵(심상정)以2.4%的得票率陪跑。这是韩国1987年民主化以来,竞争最激烈的一次大选。

尹锡悦在10日举行的胜选记者会上,© 朝鲜日报

五年前,携带着烛光革命(박근혜대통령퇴진운동)的民意与期许,文在寅(문재인)以557万票大胜洪准杓(홍준표)入主青瓦台。不过五年,韩国进步派以0.7%的微弱比例,再次把总统宝座让给了保守派。

韩国川普 VS. 韩国川普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李在明与尹锡悦都不是传统印象中老谋深算的政治局内人。相反,两人都曾被称为韩国川普。

李在明出身工人家庭,小学毕业后就去工厂打工,还曾因工伤留下终身残疾。1981年,他以奖学金生的身份考入中央大学(중앙대학교)法学系,1986年通过律师考试。在听了卢武铉(노무현)的演讲后,李在明成为一名人权律师。

李在明,© 六度网

后来,李在明投身政界,2010年,他以51.2%的得票率当选城南(성남시)市长。任内李在明是韩国政治史上首位把市政府大楼设为公众开放空间的市长,也因为在城南市推行福利政策而与时任总统朴槿惠产生许多冲突,成为韩国史上首个上街示威的地方民选市长。

他曾经说,「即使我可能不得不经历政治上的损失,但相信公众的集体智慧,并推动正确的事情才能带来结果。这就是我的风格。」他善用社交媒体、发表过激言论、煽动平民主义的行为,让他被媒体称为「韩国川普」。

如果说李在明尚且有地方执政的经验,那尹锡悦就是标准的「政治素人」。

1994年,首尔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尹锡悦进入大邱(대구)检察官办公室开始他的检察官生涯。在他的任职过程中,他曾侦办过起亚汽车前执行长郑梦九(정몽구)行贿案、国家情报院(국가정보원)在大选期间操纵舆论案等重大案件。2016年,他担任调查崔顺实案的特别检察官小组的调查组长。2017年,文在寅任命他为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长,2019年他又被提名为韩国检察总长。

促使他与共同民主党政府反面的关键事件就是2019年发生的曹国事件。曾任首尔大学法学教授的曹国(조국)因其向来高调抨击权贵,被称为「江南左派」。但2019年他被文在寅任命为法务部长后,却被爆出他的女儿挂名发表医学论文而作为特招生入读高丽大学(고려대학교)等丑闻,在35天的时间内辞职下台。

在曹国事件(조국 사태)的发展中,对曹国本人所涉案件的批判与曹国所欲推动的检察体系改革(废止深夜调查、改革因常常被指选择性办案而饱受争议的特别检察组等)纠葛在一起。

反曹国的示威,© AP

2020年11月24日,韩国法务部长秋美爱(추미애)宣布,将时任检察总长尹锡悦停职,并要求对其予以惩戒。这是韩国宪政史上,首次出现检察总长遭法务部长停职的状况。这被尹锡悦和其支持者视为对他侦办曹国案的报复。2021年3月4日,尹锡悦突然请辞韩国检察总长一职,并在辞职书中表明「一直以来支撑着这个国家的宪法精神和法治系统,正在遭到破坏。而后果正在由国民买单。」2021年7月30日,尹锡悦闪电式加入最大在野党,保守派的国民力量党,并在此后的党内初选中被任命为该党总统候选人。

在大选期间,尹锡悦主张自由放任的经济发展模式、要求美国在韩国重新部署核武、废除每周52小时的工时限制与最低工资等言论让他也被称为「韩国川普」。而他的政见中最受欢迎的就是「废除女性家族部」。

撕裂的20世代

根据出口民调所揭示的投票意向,20岁-30岁的韩国男性中,近6成投票给尹锡悦,而女性则正好相反,将近6成投给李在明。这种分裂,鲜明地体现出围绕着韩国大选,韩国社会中空前激烈的性别对立。

近年来,韩国社会出现多起针对女性的暴力袭击甚至性犯罪事件。加上全球「我也是」浪潮的推动,韩国社会中女性不平等的相关议题一时成为主流议题。

不过,就在这样的热潮下,另一股声音也不断涌现出来。对许多韩国男性来说,教育与就业的压力逐步增加,特别是有越来越多的女性打破原来的「贤妻良母」的刻板印象进入职场与他们竞争。而只有男性需服的兵役,一方面巩固了男性气质,一方面又使他们在工作经验上丧失了与女性竞争的优势。而韩国社会仍然存在的「男性养家」的文化,许多20岁的男性都感受到不同程度的挫败。

「女性主义者将大韩民国的所有男性,都认作是『潜在的加害者』…她们是认同『可以歧视男性』的团体!」,© 新男性连带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女性主义者们不断强调「女性主义不是女性优越主义,而是让我们各自都能正常生活」,年轻男性却仍然认为「女性霸权」主导了韩国社会。知名的Youtuber,新男性连带(신 남성연대)代表裴仁圭(배인규)就主张,女性主义者们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与官途」,持续滋长「厌男」情绪。

尹锡悦原本希望争取中间选民与女性支持,延揽女性主义者进入竞选团队,但却迎来了党内的激烈反对与大规模年轻男性退党潮。在发现打「性别牌」有利可图后,尹锡悦迅速改变方向与国民力量统一口径,主张「结构上的性别歧视已不复存在。」而国民力量史上最年轻的党魁李俊锡(이준석)更主张「许多单纯的暴力事件,却被贴上性别标签,炒作成性别矛盾」。

韩国毕竟是一个性别严重不平等的社会,2020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显示,韩国在153国中位居108名,仅稍优于112名的印度。这些言论与「废除女性家庭部」、「强化诬告罪惩罚」等主张成功为国民力量带来了20岁-30岁男性的高度支持。

在真正解决问题的积极态度上,李在明确实是最有回应、也有行动力的实作派人物。以N号房事件为例,他认真地在京畿道成立了一条龙式的数位性犯罪被害人支援中心。他所在的共同民主党也多次在大选中批评国民力量的「厌女」言论。但是,共同民主党自身在性别问题上面临严重的后院失火,未必得到女性全心全意的支持。

文在寅竞选时,曾以「女性主义总统」为名义开展选举活动,并获得女性的高度期待。不过,自他上台以来,韩国女性的困境几乎没有任何解决。而执政的共同民主党的多名政治明星,包括被视为文在寅接班人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안희정),以人权斗士闻名的首尔市长朴元淳(박원순)都被爆出对下属性侵的重大丑闻。

特别是朴元淳的性侵案发之后,不少共同民主党籍的国会议员不愿承认受害人的「被害」身份,出言讽刺受害人「受保守阵营指使前来抹黑朴市长」,甚至还有回避其犯罪的帮凶至今仍然在进步阵营与李在明竞选团队工作,种种进退失据的难看场面,让许多女性记忆犹新。就连加入李在明竞选团队,担任共同民主党女性委员会副委员长的朴志玹也坦言,「共同民主党对自身性犯罪的反省仍不足」。

沈相奵在败选后的记者会上说,许多人在选后表示因为投票策略没有投票给他而选择在选后捐款给正义党,正义党在选后收到了12亿韩元,© 朝鲜日报

也因此,在20-30岁男性一致支持尹锡悦的时候,同年龄段的女性则显得踌躇不决,既不相信李在明能改变女性的困境,又怕尹锡悦上台不敢投票给支持性别平等价值的女性候选人沈相奵,即使因选情紧张而归队,最终也难掩进步派的颓势。而这不过是进步派阵营困境的一个缩影。

20年进步派执政的未竟之业

2020年,进步派在国会选举中进步派共赢得180席之后,就不断有声音主张「选举证明,国家面貌发生了转变」的20年进步派执政论。彼时,《韩民族日报》就曾在专栏文章中警告,「保守主流体制已经产生裂隙,生命力到了尽头。即便如此,韩国仍是一个『保守的国家』。」一语成谶,不到2年,进步派就丢掉了总统大位。

就开票结果来看,不难发现进步派除了在其根据地湖南地区(全罗南道、全罗北道、光州市)占优外,其他地方都面临选票大量流失的困境。

湖南地区是反对派领袖金大中的故乡,也是著名的光州事件(5·18 광주 민주화 운동)发生地。在民主运动被镇压、经济建设也长期集中于北部的情况下,湖南选民过去大多抱着「恨」的心态将票投给进步派候选人,2012年文在寅第一次竞选总统时,虽然在全国范围内落后朴槿惠3.6%的选票,但在湖南地区却拿下9成高的支持率。不过,这次情况稍稍有变,李在明的选前民调大多仅维持在5~6成,若非湖南出身的「政治候鸟」安哲秀(안철수)在最后一刻退选,倒戈支持国民力量使得湖南选民感到「被利用而遭到背叛」投票给李在明,湖南地区是否还能继续作为进步派票仓则有待怀疑。

除了湖南地区以外,其他地区的数据对进步派都显得更为不堪。2017年大选中,文在寅首次拿下的摇摆的中部地区(忠清南道、忠清北道、大田市、世宗市)与保守派票仓釜山市、蔚山市,这次几乎都拱手让人。而2011年之后就被视为进步派票仓的首尔市,去年4·7首尔补选结果中确认的「背离的民心」此次也未回到进步阵营。

细究其原因,恐怕也不难理解。

彭博新闻去年报道《鱿鱼游戏》时,曾用MZ世代(Gen MZ)形容如今的韩国千禧一代。这些出生在2000年后的年轻人在成长中所面对的是一个不公平加剧的社会。房价飞涨,难以置业,更遑论成家;薪水不断降低、竞争却愈发激烈;工作机会集中在首尔,但首尔的生活成本却不断升高。如此种种,使得这些年轻人抱持着一股强烈的怨气,许多男性更把这种怨气发泄到女性身上,认为都是女性抢走了自己的机会。

2017年,文在寅曾以「改变韩国」为口号竞选。带着「烛光革命」的民意胜选的他上任时曾被这些年轻人寄予厚望,希望进步派执政能改变这个不公平的社会。

「烛光政府做了什么?」,© 新乡日报

不过,改革收效甚微。雪上加霜的是,文在寅政府反而不断爆出丑闻。例如2021年,负责管理土地开发、住宅兴建与供应的韩国土地住宅公社(LH)就被爆出其职员利用内线消息炒地。而允许三星副会长李在镕假释的行为又被批评是「为有钱人量身定做特赦条件」,形同向财阀低头,毁弃烛光示威时凝聚的价值。而许多进步团体则批评,对朴槿惠下台导火索之一的世越号事件的调查多年来都没有任何结论。拥有近180个席位的执政党未能顺利完成「烛光市民」要求的改革议题,最终导致了时隔5年的政权交替。

朝小野大的未来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在大部分时间里,政策讨论经常淹没在对两位候选人及其家人在法律和道德上不当行为的愤怒指控里。尹锡悦的妻子被爆料学经历造假,李在明的妻子则被指滥用职权让公务员处理私事、用公务信用卡购物等等。

正因如此,这次选举中双方互相放出对方的黑料,让这次选举几乎变成了「讨厌程度大比拼」。纽约时报报道中,一名名为洪采英的选民就直言「尹锡悦很无知,李在明夸夸其谈,不值得信任,这次选举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选择。」

或许正因如此,尹锡悦在当选后放低了姿态,表示「这次选举是国民的伟大胜利,将会尊重议会,并与在野党共同治理国家,好好服务国民」。而这次近乎对半开的选举结果,也预示着尹锡悦政府的艰难时刻才刚刚开始。

首先,共同民主党与其它进步阵营在国会中仍然占有180席的绝对优势,若未能与共同民主党达成一致,尹锡悦可能只能眼看着在野党主导通过各项法案自己却毫无作为,变成彻头彻尾的植物总统。其次,0.7%的得票差暗示着共同民主党仍然有卷土重来的机率,特别是在即将到来的地方选举中,共同民主党仍然有可能借此机会重返执政之路。而作为外来者的尹锡悦与国民力量党内是否足够互相信任也有待观察。

不过,3月10日正好也是朴槿惠被韩国宪法法院裁定弹劾成立的五周年。回想起五年前进步派的一片欢欣鼓舞,不禁想起五年前民主劳总的代表所说的一番话:

「朴槿惠不只是一个人,他只是所属政治势力的代表。韩国人民不能只打倒朴槿惠,更要打倒全面执政的新世界党。在野党未必能摆脱财团的枷锁,不过,大概会比新世界党好一点。」

东亚的社会总是上演同样的故事。大规模的群众集结把威权的继承人赶下台,换来大概会好一点的执政党。每隔四五年你有机会犹豫挣扎,赢的时候你像僵尸一样等待下次选举,赢的时候你洗刷了屈辱,欢呼胜利。

「朴槿惠,退职」,© 이데일리

在光化门前的广场上,曾经有一张广为流传的手牌。正面写着「朴槿惠,退职」,人们读得朗朗上口。背面的口号大多数人念得有些结巴,「财团也是共犯」,或许这句比较难念。

文/新不莱梅

(更正:文中所配「烛光政府做了什么」的图片出处应为京乡日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