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Version

既无故土,也不分南北。

乌克兰的极右翼正在为亲普京的法西斯主义者做推广

發布於
这些自称是反对俄罗斯的亚速运动「知识分子」们为什么会努力推广一个为普京唱赞歌的人的作品。
在关于乌克兰局势的讨论中,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极右翼」与「新纳粹」。我们想强调的是,正如之前我们编译的文章所提到的,乌克兰的极右翼问题不是俄国入侵的借口,但沉默也不会解决问题。我们编译了一系列有关的文章介绍有关的问题。乌克兰、俄罗斯以及极右翼问题涉及多个因素,彼此之间又有着复杂的联系,几篇文章很难提供一个全貌,但我们希望试图提供多个视角来看待这个复杂的问题。我们始终认为,可靠的信息是任何有价值辩论的重要基石。
本文介绍了亚速运动的思想来源之一。本文发表于2020年1月22日,原名为「Ukraine’s Far Right Is Boosting A Pro-Putin Fascist」,由小新编译。Bellingcat是一个由研究人员、调查人员和公民记者组成的,使用公开来源的信息和社交媒体来调查各种主题的独立调查媒体,从墨西哥毒枭的反人类罪到全球化学武器的使用与冲突都是他们所关注的议题。

2019年12月17日,乌克兰亚速运动的两名成员在乌克兰最富盛名的大学基辅国立大学莫希拉学院举办了一个「读书会」。根据他们的说法,校长安德里·A·梅莱舍维奇博士也出席了该读书会。于是,关于乌克兰最富盛名的大学正在助长极右翼进入主流社会的说法一时在社会上传得沸沸扬扬。

当天活动的照片,©  Bellingcat

不过,梅莱舍维奇告诉Bellingcat,莫希拉学院要求任何在图书馆举行的活动都必须得到事先批准,据他所知,有一名学生一周前曾试图寻求图书馆允许该活动举行,但馆长并未予以批准。

12月17日晚,梅莱舍维奇听说一群好斗的年轻人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止,在图书馆组织了一个未经批准的活动。但没人知道他们是谁。作为莫希拉学院的一员,他应该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由于他当天早些时候已经卸任,所以他只是以个人身份去听了演讲。

据他描述,当时有40人在场,其中两个人在房间的前排桌子上回答听众的问题,主要用乌克兰语进行。由于他只关心活动现场是否有「明显和直接的暴力威胁」,所以在确定现场是和平进行后,他只待了几分钟就离开了,并在事后向执法部门通知了此事。协助组织该活动的学生则因「违反在学校举办公共活动的既定程序和规定」很快受到了纪律处分。

这一说法与亚速运动的支持者发表的帖子不谋而合。12月30日,新纳粹组织Wotanjugend的帖子就提到,「一群强大的同伴以意大利革命战斗学生的优良传统,占领了图书馆的大厅」。

梅莱舍维奇说,他事先并不知道该场读书会介绍的是谁的书,也不认识作者是谁。

弗朗哥·弗雷达

佛朗哥·弗雷达和他的支持者坚持认为,他的政治光谱位于左翼与右翼之间。不过,现年78岁的弗雷达实际上常常与意大利极右翼最暴力的一端紧紧联系在一起。

1987年,弗雷达被指控要对1969年发生在米兰丰塔纳广场,造成17人死亡、88人受伤的震惊世界的爆炸案负责。2004年,意大利法院最终裁定其需对此负责。2000年,他和其他极右翼人士又被指控试图利用现已解散的「纳粹阵线党」重组墨索里尼的法西斯党,并最终为此入狱多年。著名的极右翼研究者安东·谢霍夫佐夫将他称之为「意大利最臭名昭著的法西斯恐怖分子之一」。

自20世纪60年代,弗雷达一直经营一家出版社,专门出版并推广纳粹人物及同情纳粹者的作品。这家出版社曾经出版过戈培尔、被称为「痴迷的反犹太主义者」的科留内·柯德雷阿努、纳粹思想家阿尔弗雷德·罗森堡、匈牙利法西斯分子费伦茨·沙拉西,甚至希特勒的作品。

1969年,弗雷达出版了《制度的解体》一书,该书提议在极左翼与极右翼之间形成一个联盟,以任何必要的手段推翻「资产阶级」国家。这本书出版以后,弗雷达被赋予了一个有些自相矛盾的称号:纳粹毛派。

《制度的解体》乌克兰语版本的宣传广告,©  Bellingcat

在弗雷达的作品中,有许多明显的反犹表达。在《制度的解体》第一章,弗雷达就狂言,「我们与重商主义的、财阀殖民主义的欧洲没什么关系,没什么可共享的。我们必须与犹太化的欧洲算账。」他对犹太教则更为敌视。

在书中,弗雷达说欧洲是一个「在妓院里卖淫并被各种意识形态感染了的老女人」,这些意识形态包括「犹太复国主义、共济会和犹太教」。在此之后,弗雷达提到了著名的犹太-共济会阴谋论。对弗雷达来说,这些并不是什么牵强的理论,而是摧毁欧洲的「可怕的幽灵」的一部分。

不过,弗雷达的重心仍然是通过任何必要的手段摧毁当代的政治秩序。「对一个政治士兵来说,纯洁可以合理化任何的强硬,冷漠可以合理化任何欺骗,战斗中非个人的印记可以化解所有道德忧虑……有必要通过促进、煽动、加速这种破坏的时刻,使目前的平衡和当今的政治秩序快速破裂。」

这些观点都反映出弗雷达所成长的年代特征。在1960年代到1980年代的铅色年代,极左和极右势力都试图发动恐怖行径来推翻意大利政府。当极左翼的极端分子绑架和暗杀官员时,弗雷达的极右翼同伙们策划了爆炸,试图把这些也归咎于左翼对手。他们甚至得到了意大利特工部门的帮助,有时「推波助澜,与新法西斯主义杀手合作,陷害左翼」。这不禁让人想起50年后的今天,在telegram上的新纳粹频道里,新纳粹们煽动「加速主义」,在社会中引起动荡、播种混乱,力图使得政府灭亡。

尽管弗雷达花了大量的笔墨描述如何推翻现在的政治体系,书中还是简单地描述了他的理想国。这个国家不仅读起来像极权主义者幻想的产物,而且很可能让一些人想起斯大林的恐怖统治时期。在那里,私有财产将被废除,各种「委员」将监管从外交和金融甚至到集体农业「联合体」的一切,工人将组成所谓的「联合体」管理委员会。「当一个团体的成员犯罪时,所有的成员将按比例进行惩罚」其强迫劳动,唯有定义模糊的「危害国家公共秩序和公共财产的严重罪行」,这种罪行将被处以死刑。

不过,对乌克兰亚速运动来说,最尴尬的莫过于弗雷达是普京的忠实粉丝。在2018年11月的一次采访中,弗雷达不仅对亲俄的意大利极右民粹主义者马泰奥·萨尔维尼赞不绝口,还对策划了吞并克里米亚和入侵乌克兰东部的普京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普京是白人中的霸者。我想到了斯拉夫人,他们赢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当然,他们是残忍的,但也是唯一能抵抗(犹太人)的人」。这也不是弗雷达第一次这么说。当2014年亚速营在乌克兰东部与俄罗斯支持的分离主义武装作战时,弗雷达就赞美了普京,「我的印象中,唯一体面的欧洲政治家就是普京。」

亚速营出版社

看上去,乌克兰亚速运动的支持者们都对此没什么意见。2019年底,亚速运动所属的文学俱乐部和出版社Plomin出版了《制度的瓦解》和其他文本的乌克兰语译本。这本书配有艺术插图,以200格里夫纳(约8.6美元)的价格出售。

《制度的解体》乌克兰语版本的封面,©  Bellingcat

这本书的封面上,出现了几个意大利新法西斯恐怖运动的旗帜。其中一个是印有斧头的「新秩序」的旗帜,其成员参与了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在意大利发生的一些恐怖袭击;另一个是印有纳粹分子常用的奥达尔符文的民族先锋队的旗帜,「该组织对1962年至1967年期间发生的15次恐怖袭击负责」;还有是白人至上主义者最爱的凯尔特十字架,被指控在2018年的驾车枪击事件中试图杀害6名非洲男女的一名极右翼分子就拥有一面印着这个符号的旗帜。

上图为新秩序的旗帜,左下图为奥达尔符号,右下为《制度的解体》乌克兰语版本的封面中的凯尔特十字架,©  Bellingcat

举办了该读书会之后,《制度的瓦解》的译本在其他地方四处流传。新纳粹组织Karpatska Sich在telegram上发布了自己成员行纳粹礼的照片,并鼓励其成员购买基督城枪手宣言的乌克兰译本。根据他们公开发布的帖子,他们于1月15日在伊万诺·弗兰克夫斯克市展示了该书。在照片中可以看到,与在莫希拉学院举办的读书会一样,Plomin的负责人叶夫根尼·弗利亚德尼克和谢尔盖·扎伊科夫斯基负责介绍此书。

2019 年 12 月,弗里亚德尼、扎伊科夫斯基和国家军团党的国际秘书奥莱娜·塞梅尼亚卡 在基辅亚速运动哥萨克之家的图书发布会上,©  Bellingcat

弗利亚德尼克是亚速营的退伍军人。许多崇拜弗雷达的人在他的脸书上留言,期待他多多宣传。他曾在脸书上抱怨电影《琼斯先生》过分频繁地提及了纳粹主义的罪行,此电影描述了英国记者加雷斯·琼斯在1930年代揭露发生在乌克兰的大饥荒。他还抱怨莫希拉学院平时的研究和课程中提到纳粹主义的暴行和「自由民主的积极方面」的频率太高,不符合他的喜好,而乌克兰书店里又有太多关于大屠杀的书籍。正如他曾在telegram中表明的,他并不排斥公开的种族主义。

2018 年 12 月,弗利亚德尼与亚速运动领导人安德烈·比列茨基在位于亚速运动哥萨克大厦的Plomin出版社举行的一次演讲中。书柜上方墙上的照片是罗马尼亚「痴迷于反犹太人」的科内利乌·科德雷努,©  Bellingcat

在他的一个telegram帖子里,弗利亚德尼认为非洲人的智商太低,连普通劳动的基础工作都干不了,并引用不可靠的种族科学称非洲人是「无用的人类材料」。2018年3月15日,他抱怨「愚蠢的黑人对最好的欧洲基因库进行了种族灭绝」,他这里所说的「欧洲基因库」是指津巴布韦和法国殖民地阿尔及利亚的白人殖民者。他还为基督城的清真寺袭击事件找了借口,「为欧洲人遭到世界性种族灭绝而复仇的欲望使得一些人采取了行动」。

在对2017年突然关闭的Iron March网站泄露的数据进行调查时,Bellingcat发现弗利亚德尼可能早在2015年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新纳粹。这些数据中有一些私人信息来自于自称亚速营的成员。此人在Iron March网站上的注册用户名是EugHagalaz,在2015年7月至9月发了许多消息给那些表示有兴趣加入亚速营的人。

发现这些信息后,Bellingcat在网上搜索了这个用户名与其它一些关键词。当在谷歌上搜索「Eugene Hagalaz」时,我们发现在Instagram上有一个使用该名字的用户。将该用户的个人资料图片进行反向搜索后,我们发现了与弗利亚德尼相匹配的图片,包括他的Facebook账户。

EugHagalaz和弗利亚德尼都是亚速营的退役军人,而弗利亚德尼的脸书也曾经被标记为Eugene Hagalaz;Eugene在Iron March的电子邮件地址以弗利亚德尼姓氏的前两个字母结尾。此外,根据泄露的数据,Eugene在Iron March发送的第一条信息是从乌克兰南部的米科拉夫发出的,与弗利亚德尼在同一个城市。除非这世界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巧合,否则那么这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据,弗利亚德尼克曾经在这个诞生了新纳粹恐怖组织Atomwaffen的网站上活动过。

虽然弗利亚德尼克只在Iron March上活跃了几个月,但这段时间足以让他与全球极右翼中的最极端分子接触。

2015年7月,一个网名为Odin的用户给弗利亚德尼克发来消息,「我是亚速营的狂热支持者,我想找个时间和你谈谈。想从你那里得到一些关于如何在美国领导民兵的建议。」弗利亚德尼克与Odin谈论了几次,给他提了一些关于跑步、夜行和爆炸物之类的建议。Odin的真实身份是新纳粹恐怖组织Atomwaffen Division(AWD)的创始人布兰登·拉塞尔,该组织曾对几起谋杀案、不成功的炸弹阴谋和一次暗杀企图负责。布莱登现因非法持有爆炸物被判入狱五年。

另一个与弗利亚德尼克联系的是网名为TheWeissewolfe的用户。他询问亚速营是否接受英语志愿者。弗利亚德尼克回复说,「是的,当然接受。我们这里有艰苦的训练。」正如Bellingcat在内的多家媒体已报道的,TheWeissewolfe的真实身份是AWD的联合创始人、拉塞尔的室友德文·阿瑟斯,他在2017年因谋杀两位朋友入狱。受害者之一的安德鲁·奥内舒克也曾试图加入亚速营,并与亚速营的代表保持着联系。针对Bellingcat的采访,弗利亚德尼克仅仅回复「去死吧,俄罗斯特工」。

弗利亚德尼克的同事,25岁的谢尔盖·扎伊科夫斯基是Plomin的主编。他的社交媒体历史记录充满了公开展示的种族主义、新纳粹主义和反犹主义。2018年12月时,他曾经参加了基辅的新纳粹音乐节,并在他的Instagram账户上发布了几张照片和视频作为记录。这些照片和视频后来都被删除了。

扎伊科夫斯基2018年12月Instagram故事中的一张现已删除的照片。文本用故意拼错的乌克兰语(「Gitlar」)写成「希特勒万岁」。舞台上的乐队是新纳粹乐队Der Sturmer,以纳粹报纸命名,他的账户名字1488则为一个新纳粹运动中常见的数字,©  Bellingcat

2019年11月20日,扎伊科夫斯基在他的telegram频道中支持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他说:「一个黑人在办公室能干什么?他们身上有些东西是行不通的。而且都是马克思主义者告诉那些愚蠢的黑人,他们不应该像他们正常的祖先一样坐在棕榈树下,而是要乘坐公共汽车和支付抵押贷款。」

11月21日,扎伊科夫斯基再次在贴文中使用了2016年网上反犹太主义者流行的标记犹太人的方式,把犹太人的脸涂成蓝色,「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的历史变得更加清晰」。在当天晚些的帖子里,扎伊科夫斯基又提到,在要求将亚速营定义为「恐怖主义」的信上签字的美国国会议员中,有多少可以「涂成蓝色」,也就是有多少犹太人。

扎伊科夫斯基在他的 telegram 页面上发布的反犹太meme,©  Bellingcat

他并没有就此罢休。第二天,扎伊科夫斯基列出了签署该信的犹太裔国会议员,包括马克斯·罗斯。罗斯和其他有犹太血统的议员是乌克兰犹太人的后代,扎伊科夫斯基写道,他们是「幸运的人,在他们的时代躲过了哈达玛克大屠杀」。这是一场发生在17世纪的针对犹太人的大屠杀。

12月,扎伊科夫斯基又发布了一个嘲弄安妮·弗兰克的梗图,否认她是大屠杀的受害者。2020年1月3日,伊朗将军卡西姆·苏莱曼尼被美国暗杀后,扎伊科夫斯基又发布了一个被称为「毫无疑问是互联网上最流行的反犹太主义图片」来谴责这个暗杀行动。紧接着他又发布了一个民意调查,询问支持者是支持「犹太妓女」还是「一个印欧的穆斯林」。

扎伊科夫斯基于2020年1月4日在他的Telegam频道上发布的反犹太meme,©  Bellingcat

读书会后,新纳粹组织Wotanjugend在telegram上多次发帖庆祝这次活动。他们称,这是「打入知识分子的重要事件」。正如Bellingcat此前所写,Wotanjugend长期以来有不遗余力地促进和赞扬极右恐怖主义的历史,包括基督城枪手宣言的俄语翻译。顺带一提,在我们今年早些时候的调查之后,Wotanjugend的网站变得不活跃,赞扬基督城枪手的帖子也从他们的telegram频道中消失了。

同样明显的是,翻译和介绍弗雷达的作品是亚速运动长远计划的一部分,最终目标是在乌克兰将极右翼极端思想逐渐主流化。亚速运动公开敌视民主,对纳粹主义和极右翼恐怖分子的粉丝非常友好。他们在伪知识分子和伪学术的外衣下推行仇恨的议题。他们在网上吹嘘说,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翻译意大利民族先锋队的创始人斯特凡诺·德勒·奇耶的作品。该组织在20世纪60年代末策划了十几起恐怖袭击。

扎伊科夫斯基在图书展示之前分享的一个表情包,特洛伊木马中的“佛朗哥弗雷达的想法”被引入基辅大学,©  Bellingcat

不过,尽管他们声称自己毫不关心弗雷达的当代观点,但对乌克兰人来说,一个有趣的问题是,这些自称是反对俄罗斯的亚速运动「知识分子」们为什么会努力推广一个为普京唱赞歌的人的作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