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

写作者。

賽博朋克?奇跡宮殿與華爾街賭場?

Published at

看著整個wallstreetbets事件,感覺這像極了雨果在《鐘樓怪人》中描述的,奇跡宮點燃了巴黎聖母院一般,來自底層的人們,發出巨大的聲音,衝到了代表著當下社會代表性的建築面前,然後用怒火將其破壞。

這是一個賽博朋克的社會,人們擁有壓抑的“自由”,這種自由被“錢”枷鎖,為了活著,人們必須要做很多不得不做的事,在整個社會流動中,人們不是奴隸,卻必須成為流水線中的一環,緊緊跟著社會的流動而必然前進。

人們辛苦的賺錢,但是錢永遠不夠,甚至隨著時間的推移金錢還被不斷的稀釋,似乎只有一夜暴富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就像是這個世界上各種熱烈的選秀節目,就像是《飢餓遊戲》中人們必須為了自己的生存而不得不戰鬥。

而wallstreetbets就是這樣環境中更極端的人構成,他們偏激,每天都在尋找一夜暴富的機會。他們奇怪,不安於原本的安定,只想著用盡各種方法去達成目的。他們憤怒,認為是社會制度的缺陷和不公造成了他們的失敗,但是他們並不想參與進這個社會制度中。

這些就像是奇跡宮殿中的底層,沒有達成自己野心與慾望的失敗者們,在一個不被關注的地方搭建了一個相互收容的場所,他們都並不聰明,但也都一樣都有頑強的生命力,因此他們發起了反攻,抓住一個漏洞,在安逸中早已習慣的上層沒有想到這樣簡單的漏洞,在最初根本沒有正視這樣一群人,以至於很快將更多這樣的人的怒火點燃了。

於是奇跡宮殿的那一幕在21世紀上演,怒火在高高在上的建築之上,他們獲得了一點勝利,然後所有湧進這個建築中的人們發出狂熱的聲音,這還沒有結束,他們追趕著華爾街暴打,哪怕用恐嚇,用暴力的語言,他們讓自由市場失效,那些愚蠢的華爾街券商們竟然關閉了交易,那些頭頭是道的冠冕堂皇失效了,面對這樣的攻擊,他們露出了完全的狼狽。

就像是奇跡宮殿的預言一樣,華爾街賭場也成為了一場預言,現在全世界更多的人參與進來,從美國開始,整個歐洲開始了不安分,這場火焰正在熊熊燃燒,在這個賽博朋克的社會中,大量的人們從壓抑中抓住了一個可能性,然後參與到了這場“革命”。

這是來自互聯網的反抗,就像雨果在《鐘樓怪人》中描述的印刷術帶來的對宗教建築的反抗,他們在不同的時代中相互映照著。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