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

写作者。

断章 | 有关于宗教的思考

發布於

以下用可愛的荒誕文學寫作:

傍晚,在天空和海洋的中間有一條水上的路,1先生和3先生在這條路上的一個十字路口相遇。

1:嘿,你好,先生,你坐在這塊石頭上幹嘛?

3:嘿,你好,我正在尋找耶路撒冷,我走到這裏,看到聖經中那個回頭的女士,我想這裏能找到一些答案,所以就在這塊石頭前等待……答案……對了,旅行者,你是要去哪裏?

1:沒有,先生,你坐在了這塊石頭上,你就坐在這個倒下的女士身上,她早就倒下了,該死,你坐在她的頭發上呢。

3:沒有啊,她就在我面前,你看,我現在正撫摸她的秀發,她的臉頰俊俏,雖然現在只是一塊石頭,耶路撒冷的女王,你什麽時候能開口告訴我,該怎麽離開埃及來到那個人們向往朝聖的聖域。

(3先生對著空氣撫摸著沒有的臉頰)

1:親愛的先生,我雖然不是一個教士,但是我沒記錯的話,回頭變成石頭的故事並不是在耶路撒冷發生,那是一座更苦難的城,被上帝用硫磺和火澆灌,逃出去的人如果回頭也會受到懲罰。

(3先生似乎沒有聽到,不言不語。繼續對著空氣做出撫摸的動作。)

1:我是一個旅行者,我的腳上已經結滿了疤,但是我像永世不得超生的普羅米修斯的詛咒一樣,在夜晚結上傷疤,而天空露出一絲光亮的時候,那些疤就開始撕裂,鮮血從縫隙裏流出,我無法不行走,因爲只有行走時候的疼痛更深的刺激才能讓我感到好受些,我的路似乎是一條行屍走肉的路,但是我接受了我的聖的祝福,我並不給自己布道,但是我接受了身體的疼痛。我今晚可以在這裏睡一晚嗎?如果你不覺得我打擾了你和那位女士交流的話。

3:哦,世界上真正的聖明只有一個,那是我們的上帝,雖然在不同的時候他會變成不同的人,在我5歲的時候他是一個祭司,在祭壇上爲我們祝福洗禮,在我7歲的時候他是一個拿著雷電的人,橫掃了整個世界,在我13歲的時候他是一個老師,教導著我們的所有,之後他做了一個法官,裁決著世界上的一切,這些我都親眼所見,我還看到他成爲上膛的子彈,機器裏的紙張,他無處不在。

1:一個總是變化的上帝啊。

3:也許因爲人們總是辜負他,所以到我青年的時候,他似乎變成了一個壞蛋,請寬恕我這樣說,但是我看到的就是這樣,他已經不再照顧他的人民,誰有都權力發怒的。而到我中年的時候,他再次成爲我的指引者,讓我來到了這條寬恕之路,而我正在尋找,耶路撒冷,我已經在這條路上找了7年了,前幾年我到了以色列,1年前我才找到這個石像的一些線索,這是上帝給我的啓示,我已經不會走啦,我會在這等到一些答案,耶路撒冷已經不遠了。

1:一個總是變化的上帝是分裂的,我現在同樣祝福你,佛祖保佑,耶稣保佑,真神阿拉保佑……

3:他們都是異教徒!

1:不,從你的話裏我已經知道了,是上帝在不同的地方幻化出的不同的人,我說那些就好像是重複地再說,上帝保佑,上帝保佑,上帝保佑,上帝保佑…………

(3先生把手放下,1先生坐到石像對面的地上,1先生用手抓著腳檢查腳上的傷口。然後許久……)

1先生開始說話:很早以前我得了腳上長疤的怪病,就像我前面說的。後來我聽說在世界上最高的地方可以找到治療這種病的神力,于是我便走向了珠穆朗瑪,跟隨著一步一匍匐的人流,將每步虔誠都刻在世界頂點。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