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节”给你521个likecoins !“我那里的方言”提案“九分”完美宣告结束!

《歌聲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與共業

#我家鄉的方言# 學回阿爸的母語 — 在香港學東莞客家話

Neng能
回覆
葉啟俊@yipkaichuns

台灣的教材會教客家話嗎?如果會的話,那麼一定是要講的,也太棒了。不過台灣的小朋友要學的語言好多喔,有點辛苦XD

Neng能
回覆
葉啟俊@yipkaichuns

不会呢,是在学习classifier的时候读论文看到客家话这个特点的。客家话是中文世界里唯一一个会出现多个classifier(比如普通话,一句话中,只会出现一次“一本书”的“本”字),但客家话里好像可以出现2次?但是论文里主要在讲泰语,所以好不容易看到有人写客家话,就赶紧跑来问了。XD

Neng能

好奇客家話裡面classifier/量詞?的用法,在中文世界裡最特殊的一門語言。不知道作者能不能具體講講,謝謝。

“拒绝”与“自我”

Neng能

嗯,所以才說那個環境特別重要呢。

不過,我也覺得,後來主要是變成了一種心理限制。心理學也講,一個被壓抑的念頭會不斷擴大,有時候我們對他人的恐懼,也有這個意思在裡面。久了就變成了自我限制。可以通過問自己“我的恐懼到底具體是什麼?”慢慢訓練,我試了一下,結果是,發現好像也沒什麼好恐懼lol。。。

因為恐懼而催生的隱忍不是一種美德。

《「海係講咩話嘅?」:義第緒話在特拉維夫》中、粵譯

Neng能

补充一点是,当时他们排斥yiddish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是当时被屠杀的Ashikenaziti犹太人的母语,所以被视为了一门“软弱的语言”。想要逃避的、不堪回首的过去,这一层情绪其实很强烈,无法被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