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dan

闲散人员一枚 记录不该忘记的文字

二大爷 | 大国外交应该是什么样子

因为目前世界范围内疫情的爆发,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让人忽略了中美之间近来的磕碰。而事实上,中美之间裂痕之大、之深,可以说已经达到贸易战之后的一个峰值。而后果之严重,很可能在疫情缓和后会逐步呈现。在世界尤为需要彼此放下分歧,共同携手面对疫情的时候,中美关系何以貌似不可收拾?

这轮争端,最直接的起因源自双方的记者互逐。去年9月以来,从美国要求新华社、中国国际电台按照“外国代理人”登记开始,双方在新闻报道方面的分歧摆上了台面。在“亚洲病夫”事件中,中国驱逐了《华尔街日报》记者,美国立即要求中方媒体减少在美雇员人数,继而中方再次于3月17日驱逐美国三大报记者。

在紧张的气氛中,一条关于病毒起源的推特又火上浇油。

3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连续发出多条石破天惊的推特。他借美国CDC主任在国会听证会上的部分言辞,认为新冠病毒的起源可能在美国,并要求美国解释。最要命的是,赵立坚引申到去年10月在武汉举行的军运会,认为是美国军人在军运会期间将新冠病毒带到了武汉。

需要注意的是,赵立坚的这条推特在发送后,中国好几个驻外使节同时转发。

认为美国是病毒起源的说法在国内流传已久,贯穿始终,并不新鲜。但在国内无论你怎么说,最多也就是代表个人或者一部分人的态度。而赵立坚作为外交部发言人,言论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认知和态度,轻重完全不同。

果然,赵的言论立即引发美国政府和媒体的大反弹,上了美国热搜。美国国务院很罕见的召见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抗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其后和中国的通话其实也主要是这个内容,要求中方解释——美国人被骂很常见,但是这个锅太重,导致美国抗议这并不多见。

随后蓬佩奥和川建国分别就这个事发表了反驳言论。蓬佩奥故意在讲话中使用了“武汉病毒”这个字眼,而川建国更为尖刻,使用了“中国病毒”这个字眼。

坦率的说,蓬佩奥和川建国的说法都极为错误,病毒是全人类的威胁,刻意强调地域是类似于种族主义认知的偏颇。但是,你要把脏水泼给别人,导致别人反泼,这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今天我们不讨论到底谁有理,而反过来想想,一个国家的外交,目的和手段应该是怎样。

很多近年来看惯了战狼式叫嚣的人都以为,是不是中国人对外就一直是如此。其实不是。如果我们有心翻一下先秦,尤其是春秋战国时代的历史,你会发现那里面有你想都不敢想的中国外交史。

春秋战国时代是中国历史上的贵族时代,所以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外交处处体现一种文明气质。比如两国交战前,要互派使节按照《诗经》上的模板,诗书唱和,表达对敌人的尊重和不得以开战的苦衷,虚虚实实,刚柔相济——虽然很虚伪,但这种代表文明的体面实际上为胜败双方都留有回旋的余地。比如霸主齐恒公伐楚,开战前楚国使节说:“君若以德,谁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虽众,无所用之。”不卑不亢,化解战端。

从目前在《左转》《战国策》中保留下来的很多外交措辞中,你都可看出,即便是剑拔弩张,话也说得极为委婉,绝不直白更无粗鲁。即便是满清这种愚蠢的时代,他的很多外交使节其实都是很有涵养的,比如郭嵩焘之类的,知道自己国家的实情,绝不会惹火烧身。

外交语言作为代表国家立场和争取国家利益的工具,和普通人的用语其实是存在极大的区别的。外交语言的目的是为了争取国家利益的最大化,是为了缓和冲突而不是激化矛盾。所以方式和力度很重要,模糊、婉转、去攻击性这都是基本的要求。“深表遗憾”“寻求共识”“交换意见”等等词语其实都是暗含丰富的含义。所以我们以前经常会把一些正确的废话称之为“外交辞令”。这些文绉绉的词汇不仅是一个国家的体面和气度,更重要的是,它在瞬息万变的外交态势中,保障进退有度——尤其是你并不是最强者的时候。

这个世界最强硬的外交语言体系毫无疑问是北韩。天天要从地球上抹除别人,但是有用吗?

很遗憾的是,言辞北韩化居然也成了我们的问题。大部分人可能不知道,中美关系的定调要从差不多七十年前的“三视教育运动”说起。1950年朝鲜战争不久,上层就发出关于时事宣传的指示,提出“为了使全体人民正确地认识当前形势,确立胜利信心,消灭恐美心理,各地应即展开关于时事的宣传运动”——也就是所谓“三视教育运动”。这个“三视”是指:仇视美国、鄙视美国、蔑视美国。

这个宣传基调在中美建交,特别是邓小平的那句“跟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了”的论断后,一度有所缓和,但本质上并没有废弃。这就造成我们现在所见的很多矛盾的中国人——一方面不得不承认美国的强大,另一方面认为这只是强盗的强大,不会作任何文明或者制度层面的思考。大部分中国人都会感谢改革开放带来的好生活,但是基本很难把这样的生活和中美关系的改善联系起来——事实上,说后者是改革开放的外交压舱石所在毫不为过。

赵发言人这一条推特,代价很可能过于昂贵。对于本来就尚未从贸易战和记者互逐中缓过劲的中美关系,真可谓雪上加霜。在蔓延全球的史无前例的疫情中,事已至此其实从哪里发病都已经不重要,但这个锅并不是谁都愿意背。这种幼稚的甩锅方式,除了鼓动本来就不名一文的国内民族情绪,在国际上可谓招实祸而无实利,这其中的动机让人很难理解。

3月16日,美国贸易鹰派人物纳瓦罗接受采访称,美国将召回在中国的医疗产业链;3月18日,中国出口美国的部分商品关税上调至25%。脱钩的伤害是彼此的,但肯定有一个更重,更不能承受的。

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其实毋庸赘言。很多中国人在看热闹的时候很难想象,其实这和他们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闭关锁国,和美国为敌的前三十年,混得怎样不需要多说;改革开放,和美国为友的后四十年,得到了什么好处也不需多说。不承认不要紧,因为结果没几年就能见到。

最令人遗憾的是,在彼此的攻讦中,那道令人恐惧的铁幕已经在降下。无论川建国能不能连任,他开的这个头,业已形成美国两党和朝野的共识,很难逆转。如果一方的外交思路和政策不出现极大的改变,目前中美关系的裂痕,只会成为一代人无法跨越的鸿沟。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