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止

the winter is coming

关于唐山事件我的一些感想

最近占据舆论场主导的是唐山当众围殴女性事件,起码在我的朋友圈引起了很多关注,但我起初并没有参与到对这一事件的声讨中。因为起码这件事并没有触动我,在我看来,这件事是错的,但也是普遍存在的。虽然我成长过程中并没有真实经历过的斗殴事件,但通过互联网和网络媒介,这些事情对我似乎已经不稀奇了。虽然这种发生在自己或周围人身上必然引起我的惊愕,但发生在互联网的另外一端似乎并不令人稀奇。尽管我也是河北省人,尽管唐山还是河北经济最发达的地方。

但其后我还是有了些感慨,正如我朋友圈所说,我更关注的是个人面对制度时的被压迫,而非个人与个人的关系。因为前者才是我们当前的主要矛盾。这种制度包括了经济政治、也包括文化制度。当然很多同学所批判的系统性厌女文化也是这种文化的其中一部分。

但这个事件揭示了我所一直疑惑甚至难以直面的问题,即如何塑造良善的民间自组织。在长期以来,以黑恶势力或土豪劣绅为代表的民间秩序支配者占据着国内很多人的想象,为国家扩张权力提供理由。但如果国家权力真的收缩,那么似乎这些势力的出现确实是不可避免的,远如中国历代交替时的人口大量消失,近如三十年来涌现的种种势力。

尽管我们可以讲,我们面对的一切都是目前的极权体制的恶果,无论是与权力勾结的豪强恶霸,亦或是民间人士对阻止邪恶的普遍畏惧心态。但当公权真的消失时,我们怎么可以去塑造一个更好的社会。当然社区建设是重要的实践,最好是社区建设运动可以和公权力的退缩同步,但历史往往不会给出如此优沃的条件。我决不希望会永远永远生活在如此不安与恐惧的极权政体下,但也深深畏惧又一轮治乱兴衰会带来怎样的灾难。这也是我近期对西方社会基层运作实践感兴趣的缘由。

 

另外观察舆论场,不知道对不对,我观察到的一个现象是男性更偏实然,而女性的诉求更偏应然。当然或许这只是既得利益者更保守的一种体现。但比如见义勇为现象,在女性舆论中会更主张应该见义勇为,而男性的发声,较为客观的会分析见义勇为的不利因素,而许多情绪化的发言会声称不关自己的事绝对不会参与。见到一则发言称,在场也不会参与因为不知道两者是不是有其他矛盾。但即使有其他矛盾,在公共场所以这种形式围殴都不是应被接受的行为吧。所以或许可以说男性更“冷漠”,但我觉得更符合其本心的说法应该是更接受现存的秩序与规则。包括对女性劝导多穿衣服、少深夜出门的,都将实然作为规则去接纳,认为遵循规则可以保证相对稳定的生活。

我不知道这样的现象如何形成,或许其实这并不是性别问题,因为家中女性长辈劝导自己尊重既有规则也是常态。或许只是因为我关注到的言论,女性以身边的文科高校学生为主,而男性则是网络平台发声者为主。但我想,这或许也和社会的性别分工有关吧。男性的社会化更强,享受更多的社会权利、承担更多的社会义务,因此被现有规则规训地更深?

 

另外可以观察到的现象是,虽然很多人口口声声马克思、社会主义,声称要阶级分析方法。但其实其思维方式与社会主义相差甚远,其世界观往往是个体的而非社会的,甚至是比较社达的。只会控诉女性在性别问题上的团结,并称为什么男性受侵害的问题没有获得相等的关注,但却以阻碍女性主义者的事业为务,而非以进行男性的团结为务。至于incel,还有待我进一步观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