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芃隨筆

香港女生,傑斗 ,影視愛好者,自由工作者,背包客。 ▫️▪️▫️▪️▫️▪️▫️新 手 上 路 中▫️▪️▫️▪️▫️▪️▫️

《字療》

「我來了,我累了,我好了,我走了」-《擺渡人》
曾經有段時間,我的心情會很低落。
很多事情不適合與人傾訴,也找不到合適的人傾訴。

仰賴互聯網的力量,我會搜尋有關自己心情的文章,在排山倒海的結果裹找尋安慰心靈的良藥。相信作者發佈時也沒預料到,有那麼一天,他的文字治癒了在地球另一個角落的陌生人。

這過程有點像一個儀式,讓人主動傾聽自己的內心,坦白心事,尋求明白的人。這也讓我想到張嘉佳在《擺渡人》裹面的一句話「我來了,我累了,我好了,我走了」。

或許終其一生,我們求的是一位明白人,一位知己。

Search engine縮短了這個距離,超越了時空和地域的限制,把那個人帶到你面前,他可能是古代的詩人,可能是位影評人,作詞人,亦可能是個平凡的學生。無論他是誰,重點在於,他是當下把話說到你心坎裹的人。或許是這個原因,電影《her》裹的主人翁愛上了自己的Operating system.

任何載體都有input output system,文字可讀也可寫。古有詩人在官場失意寫詩,今有我在職場失意讀詩。那一刻,We connected.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