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ny's Note

妳可以過著妳自己的時間。

【書】樹冠上

你有的就是那些剩下的信念與堅持,或者是那些說「NO」的時刻,那時候你可以說「我」大於一切,但這是僅剩的,不是把自己的家庭和所有一切相比,而是當範疇擴大到整個宇宙的時候。
  1. 非常,非常喜歡。
  2. 譯者後記讓我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力氣讓我如此輕盈的就滑近了這個美麗的故事,當然,當然本身故事就美極。第一個故事就是講一個家族裡,男人們就這樣一張一張的拍下那顆大樹。光是這件事,就是讓我著迷不已的點。
  3. 然後心動著每一個輕巧的故事。
  4. 有一點點要走到魔幻寫實的路,然後又拉回來,那樣魔幻寫實的緣由也許是因為我一點也不了解樹的世界。
  5. 樹好美,我幾乎可以理解每一個人愛上的原因,我幾乎可以聞到與觸摸到他們的感受。如果我光是想像都可以,那會不會其實,接觸是會讓人更無法抗拒?
  6. 我想過我是一個海的孩子,但後來我覺得自己愛上了森林,雖然是溫帶的森林。人都會變,我變成一個我不太認識的樣子,我變成了一個也許是更溫柔的人。
  7. 閱讀時看到之前在 《故事如何說再見》 中提到的The Town,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感覺好熟悉,然後一下子就進入了那個脈絡,我喜歡這樣在一本書一本書間的相遇,然後和理解自己的喜好更靠近一點。總有一天我要試著描述出我到底愛著的是什麼。
  8. 我想要是裡面的誰?但我沒有辦法為任何人犧牲自己的什麼。
  9. 最後書裡有一段,寫論文的亞當已經成家有小孩並且是個事業有成的心理系教授,他被FBI找到,太太要他把其他人供出來,但他不願意,太太不能明白有什麼比他的孩子更重要的。
亞當窩在牢房的床上,回想開庭一星期之前他跟他太太的對話。不管她對他依然心存多少愛意,那番對話已經將之化為怨怒與憎惡。如果我救了自己,我會失去其他東西。 什麼東西?露易絲輕蔑地說。亞當,你還有什麼東西?

亞當和老婆的差異,就是某些人和這整個世界的差異。我們也許說不清楚,你還有什麼東西?你有的就是那些剩下的信念與堅持,或者是那些說「NO」的時刻,那時候你可以說「我」大於一切,但這是僅剩的,不是把自己的家庭和所有一切相比,而是當範疇擴大到整個宇宙的時候。

這一切美極了。

在那一個我知道我的自我不是什麼,然後我願意為了一個什麼,保留那個還不明白的自我。

想再看一次,好美好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