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essa

一個堅持寫作的人。

總覺得孤獨的影子裡藏了誰

發布於
血流成河

最近在 spotify 偶然聽到這首,可能是講故事的 podcast,只有短短幾分鐘,大概是一段失戀後的心境轉變,不想再待在這城市想到他,想要重新再開始。聽起來很令人心碎呢,很像曾經某時某刻的自己,有時忍不住多聽幾遍

剛剛和朋友聊到在 matters 發的文,沒什麼目的性,就是想梳理感受的文,我看了很有共鳴,其實我很久沒去寫這樣的文章,但在炸雞避難所留存了很多,每當有人提起他們知道炸雞避難所,是因此認識我的,我就忍不住要猜想是認識到哪方面的我

那裡沒有什麼實用性的文章,倒是有時傷心、有時發脾氣,更多時候冷眼看待周遭一切,一點也不覺得抱歉。

朋友這樣描述我的文章風格很有趣啊

是很難形容,比如說對不認同的觀念不假辭色,但對人對己都嚴格,對自己某些赤裸的部分也有毫不留情地犀利
似乎不太擔心自己和周圍環境的融入狀況,反而熱衷(?)把自己和環境細緻的切割開來
隨便複製一句,「廢」是資本主義高速運轉邏輯的對比,追求效能更好更新更強大的反面,意圖召喚那些有社畜自覺,與羞恥感一面拉鋸一面活得更頹廢的人。就會覺得,喔喔喔讚,我要看血流成河這樣

長久以來,都有人問過我是怎麼做可以不在意他人的想法,時間管理能力很好,可以做很多事情之類的,我不知道這是該慶幸還是值得開心的事,因為代價就是我至今都有淺眠狀況,以前以為是給自己壓力太多、有情緒問題,但就算是現在日子過得還算順心,學習、工作都很充實的我,還是淺眠多夢。

多夢,有時候我可以在夢裡改變選項,可以提案可以寫作,可以與人對質,總之劇本豐富到我經常覺得可以拿來當小說題材,但也表示早上醒來很累。對一些情節尤其印象深刻,就會搜尋關鍵字問周公,有些解釋或許真的滿準的,反映某些沒特別察覺但其實內心很在意的事情吧

我在 18 歲時,周邊就有不少 30 歲左右的朋友,經常喊著三十的焦慮,其實我至今也很不清楚這是什麼焦慮,但或許是這樣,如今年近 30 的我一點也沒有這種症狀,沒有所謂期望 30 歲要達成的成就。我都已經比人晚唸大學了,考試也零零落落,勉強有幾個能拿來說嘴的工作經驗,已經要偷笑了

我是一個沒有未來感的人嗎?

這問題我問過自己幾遍,給朋友倒酒時暗自揣測過,直到先前準備轉職時,好好讀了幾本關於未來的書,有職涯、生涯規劃,也有來自未來學家的建議,彷彿看了很多人們是怎麼重新校準自己生活的。以前的我大概會輕視這些努力吧,因為過度放大眼下的痛苦,以不可思議的感染速度,擴散到生活周遭看待的一切,因為十分憎恨自己本該做好,其他任務都有能力實現,偏偏這個就不行的無力感,幾乎吞噬過自己好幾遍。

18 歲時我在那個小山丘哭自己的無能,27 歲時我在公司想起來這一切時,還是覺得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經歷這些,大家都說你可以咬牙忍過就好的,但並沒有這樣發生。

人生中的某些關鍵事件,或許會影響一個人很久很久。在我身上的正面效果就是我活得很有效率,多工能力令人羨慕。但我也同時變得很沒有感情,可以一邊聊天一邊思考別的事情,不是真心想認識誰。

啊真是個怪人,很多人是這樣想吧,我是不在意,但我近期真的想練習,練習怎麼放鬆一些疏離,好好去傾聽一個人,傾聽一個人曾經破碎的樣子,希望不只是為了工作需要。有人需要被理解,但我不該只是基於感興趣而聽。

或許是出於生存意識的催促,我每年都覺得自己的某部分正在大翻新,這應該是好事吧,只是偶爾還是會有些傷心的念頭。奇妙的是,這種念頭居然在我最近看的日劇《喜劇開場》演出來了,相信「奇蹟之水」功效的哥哥拼命推銷給弟弟,你就喝下吧,無論弟弟怎麼勸也沒用

某一方面的我會想,是不是大家都喝了奇蹟之水好好的,就我沒有喝下呢?

你就喝吧你就喝吧

搞不好現在放在我眼前,我還真的會毫不猶豫喝下吧




標題致敬一本很喜歡的故事集,但好像把書弄丟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